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晶龍之心
晶龍之心 連載中

晶龍之心

來源:google 作者:蘭枝兒蘭枝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蘭枝兒蘭枝兒 易容成普 現代言情

給你一把劍,能打敗巨龍嗎?給你五百個犯人,能一統星球嗎?給你幾個兄弟,能讓他們成神嗎?讓你長生不死,就能天下無敵嗎?如果你能,恭喜!你就是本書的主角!展開

《晶龍之心》章節試讀:

圓圓的明月像燈籠一樣掛在暗黑的蒼穹,毫不吝嗇的將光輝灑向凱爾星大地。陸地上偶爾點點燈光,是都城、村鎮的人或夜話,或織補,或研學,或對酒。茫茫的海水有時像暴怒的武士,使勁沖砍着礁石,有時像睡熟的孩子,酣然夢中。

鐵石城的黑夜一如既往的寧靜,濱鄰的黑海更是睡意濃濃,點點燈光也已熄滅,靜靜的夜亦鋪滿整個大地。

可能是噩夢將黑海驚醒,揮動着身體拍打着岸床,轟隆聲打破了寧靜的夜空,黑海驚恐的將身上的霧被拋向天空,烏黑的棉雲掙扎着,暴跳着,用電鞭抽打着無情的黑海,更多的霧氣被拋出,更多的棉雲堆積,沖向鐵石城上空。

鐵石城西邊的無命荒原被憤怒的烏雲包住,一道道閃電抽打着荒原的肌膚,伴隨着震天的吼聲,越來越急。

這時一個巨大的光點在閃電的夾縫中穿梭而下,像是被控制的流星,在離地面有十幾尺時徐徐落下,是一個巨大的金屬「圓盤」,一個小黑影從圓盤中走出,藉著閃電短促的光芒,環顧四周,看見有一棵高聳入雲的大樹,摸了一下手腕,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鐵傘,吃力的向大樹的方向走去,離開「圓盤」已遠,又摸了一下手腕,遠處「圓盤」緩緩升起,吹出巨大的氣流將泥土捲起,最後形成一個隆起的土丘將「圓盤」蓋在下面。

小黑影靠近大樹時看見不遠處有一間草房,隱約能聽見打鬥的聲音,藏身靠近,只見一男一女已經倒在血泊中,旁邊一個小女嬰蹬着雙腿不停的哭泣着,一個白衣蒙面人從躺下的男人身上揪出一顆寶石,哈哈大笑:「『凱爾之星』終於到了我手。」

隨着小黑影越來越近,白衣蒙面人手中的寶石突然亮起,發出耀眼的光芒,白衣蒙面人以為「凱爾之星」被自己覺醒,欣喜若狂。

「我才是你的主人。」

說完抱起女嬰閃身離開,當白衣蒙面人走遠時,「凱爾之星」的光芒又神奇消失。

小黑影上前扶起已經快要絕氣的男人,男人用遊離的雙眼看着黑影,指了指床下,「孩子,還有一個……孩子,長大告訴他,他還有一個……姐姐,臂上刺着……生命樹花。出賣我的是……是索……」還沒說完,垂頭離去。

小黑影看了看趴在床下的男嬰,兩隻發紅的小眼正盯着他,胖胖的小臉依然能看出不諳世事的驚恐。出生沒多久就要失去雙親,想起這次來凱爾星球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親人,自然也不忍讓這一幕在剛到凱爾星球的自己面前重演,於是掏出一小瓶藥水,灌到已經死去的男人嘴裏。扯下一塊布條,蘸着地上的血寫了幾個字:「你人已死,活着的已經不是你自己。」寫罷,放在男人身上,從床下抱出男嬰,撐着鐵傘消失在無命荒原中。

十八年後。

塌塌人都城鐵石城的塌塌學院內,塌塌長老普都陪着幾個年輕人在一起聊天。

普都微笑着問:「以後你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靈鳳嫣然道:「我要像女神一樣,保護天下所有女人不受男人欺負。」什麼時候都是她先搶着說話。

一旁憨厚的獸超帶着濃濃的鼻音:「我啥也不想,就感覺想吃肉。」

靈鳳轉過身,指着獸超說起肉就合不攏的厚嘴:「從認識你,聽你說的最多的就是『感覺』和『燒肉』,看你的牙,牙縫比牙都寬,根本用不着牙籤,你這嘴就是為吃肉而生。」

獸超晃着大頭,憨憨的看着大家,「真的嗎?」

都抿着嘴,面帶微笑的着看他,最後還是靈鳳沒憋住笑出聲來。

笑完又問索正,「索正大哥你呢?」

索正收了笑容:「我想成為一個能保護大家平安的人。」

「是呀,等你做了我們塌塌人君王,好好的保護我們。」靈鳳說完轉頭看着蘭枝兒。

蘭枝兒道:「我以後要像我師傅一樣,想變成誰就變成誰。」說完一轉身將自己易容成普都長老,學着他說話的樣子,重複普都剛才的話,「以後你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普都長老自己都被逗樂了。

大家一邊笑,一邊把目光集中到站在大家身後冷眼旁觀的東谷身上。

東谷滿臉就像結了冰一樣,只有嘴唇沒凍住:「我想成為一名劍術高超的劍客,像男神一樣,用我手中的劍維護男人的尊嚴。」

靈鳳過來拍了拍東谷的胳膊,豎起纖細的大拇指。

普都長老又問自己的隨從龍天一:「天一你呢?」

龍天一摸着手腕上的金剛鐲子,一本正經的說:「長老,我是您的隨從,能為您,為大家盡微薄之力就知足了。」這摸手腕是他的習慣性動作。

「天一,如果不是你要做我的隨從,那你們幾個正好是小一輩中的『塌塌六子』」

索正向普都施禮道:「長老,先輩『塌塌六子』帶領礦工脫離了鷹人的奴役,獨立成族,我們怎麼能和先輩相提並論呢。」

靈鳳一聽高興的快要跳起來了,「我們就是小一輩的「塌塌六子」,雖然我們沒有先輩的豐功偉績,但我們還小,長老,是吧?」

普都長老慈祥的看着大家:「大家還年輕,以後有好長的路要走,冥冥中,自有凱爾神伴你們左右,你們都年滿十八,在各自的修行方向都有了一定的成績,東谷修的《劍經》,是年輕一輩中劍法最好的,靈鳳修的是《敏捷經》,所以身法最好,獸超修的是《力量經》,自然力氣最大,龍天一修的是《智慧經》,而蘭枝兒則選擇了我們塌塌人獨有的《變身經》,能夠易容,索正修的是《長生經》,也是最難研習的經文,因為長生不僅要有強健的身體,還要胸懷寬廣,不過我相信你們都能在各自的修行道路上成為佼佼者。」

靈鳳想起經書後面都有一個字,她研修的經文後面有一個「罪」字,不解的問:「長老,經書後面的字是什麼意思。」

普都捋着花白的鬍鬚說道:「《劍經》後面是個『合』字,《智慧經》後面是個『知』字,《敏捷經》後是『罪』字,《力量經》是『覺』,《變身經》是『昏』,而《長生經》是個『死』字,我們塌塌人把這叫做「昏知罪死覺合經」,這都是通往最高境界的必經之路,因為從來沒有人修行到最高境界,所以具體的意思只能靠你們自己去悟了,還有,其他六族都有本族特有的經文,中山人特有的經文是《醫藥經》…….」

話沒有說完,一個報事人慌張的跑過來,「長老!索榮丞相緊急召您去議事。」

普都正色道:「什麼事?」

「看樣子,十分緊急。」

普都匆匆離開後,靈鳳瞪大眼睛問獸超:「傻大個,你不是感覺一向很靈嗎?你感覺有什麼事?」

獸超怔怔的看着大家:「嗯……我……我怎麼感覺有大事要發生!」

塌塌大殿里,丞相索榮神色慌張,手裡拿着一疊快報,不等大家坐好就開口說:「剛得到快報,我們的鐵礦接連噴出了熔漿,礦洞全部被毀。」

準備坐下的大臣們「唰」地一下又都站了起來,塌塌君王索道這幾天偶感風寒,手裡的藥瓶驚落,藥丸撒落一地,但無人顧及。

「什麼?所有精鐵礦沒有任何徵兆都噴出熔漿了嗎?」

丞相索榮肯定地答道:「是的!簡直難以置信!」

「全部被毀?死傷多少人?」

「據統計,死傷已達一萬多人,並且還在上漲。」

君王索道顫抖着雙手長嘆一聲:「哎!真是天亡我塌塌人,如此多的死傷,讓我怎麼面對我的子民!」

丞相索榮想起給七星帝國朝貢精鐵的日期將近,躬身道:「大哥,給七星帝國上繳的精鐵還差10萬司,而且就剩一個月的時間,礦洞被毀,我們從哪裡湊這麼多精鐵?」

「我們七星大陸分化成七大種族,中山人、魚人、林中人、雪人、高商人、塌塌人、鷹人,三百年前,鷹人征服七族,建立七星帝國,七族中百分之九十的精鐵出自我們塌塌人,除了鷹人外,帝國的精鐵基本全由我們供給,這次的精鐵是用於改良七星軍裝備的,為馬上舉行的 『七星軍演』做準備,軍演五年一屆,七星君王對此事極其重視,以他的性格絕不會讓我們推遲上交精鐵的時間。」

「是呀!七星使者前幾天還來催促,說如果我們到期交不出精鐵,就要……就要罷黜君王,另選賢能,嚴重點還要出兵鐵石城,消滅我們塌塌人,早有消息說帝國要結束各族自治的局面,一統七星大陸,這不是給帝國出兵的理由嗎?」

君王索道一擺手,「我君王的位置倒不重要,可因此讓塌塌族毀在我的手上,那我就是千古罪人。」說完,轉身看着大殿上供着的「塌塌六子」的舍利,拜倒在地,「塌塌先祖,我族遭此大難,您們讓我如何處置,您們顯顯靈,幫我們度過此劫吧!」

眾大臣上前跟着要拜時,有人驚呼:「先祖舍利哪去了?」

「啊!」

「剛才還在,轉眼怎麼不見了?」

他們都長跪着把身子探前,有揉雙眼的,有一直瞪圓就沒眨過的。

君王索道驚慌的連跪帶爬,來到供奉台前,伸手抓起扣着先祖舍利的透明寶石罩,用手摸了摸供奉台,先祖舍利竟然不翼而飛,回頭吃驚的看着眾大臣。

「君王,我剛才一直盯着,先祖舍利自動消失了。」

索道怔了半響,一屁股坐到地上:「啊!難道我塌塌人真的要滅族不成!」

普都長老急忙過來扶起索道,讓他坐到椅子上,索道仍然滿臉茫然的回頭看着空空如也的供奉台,「君王,這或許是個吉兆!」

君王索道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看着普都,「此話怎講?」

「君王,值此塌塌人大難臨頭之際,『塌塌六子』舍利不翼而飛,可能是六子已經顯靈。」

其他大臣也都點頭贊同,索道又對着供奉台拜了又拜,這才凝神問道:「目前的情況大家有何對策。」。

丞相索榮上前說道:「大哥,自由貿易城中立城還有庫存精鐵一萬司,可這遠遠不夠呀!」

索道略頓一下,說道:「這是杯水車薪,雪人不是為了修建寶石塔預定了一萬司嗎?把中立城的庫存全部給雪人吧,我們塌塌人存亡之際,更不能失信於其他六族。」

一向膽小的代理軍機大臣索茂(索道的三叔)說:「可我們一個月內根本籌不夠十萬精鐵,不如向七星帝國陳明實情,任憑處置,族人在這次匪夷所思的礦難中已死傷過萬,若再和五萬七星軍兵戎相見,我們幾無勝算,最後的結局還是一樣,這樣或許能免得生靈塗炭。」

「是呀!」

「嗯!說的有道理。」

幾個大臣都附和着。

丞相索榮大怒道:「三叔,您作為軍機大臣,掌管塌塌三軍,您怎麼能夠說出這樣的話,您忘記了我們塌塌人的祖訓了嗎?『萬物紛爭,塌塌永存』」索榮故意把祖訓八個字說的特別大聲。

「侄兒,我也是為了十萬族人着想,我一大把年紀了,即使死在戰場上也在所不惜,可也得為了塌塌女人和孩子們想一想,在礦難中,女人已經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親,難道還要讓女人和孩子們拿起武器和我們一起去疆場殺敵嗎?」

「三叔,為了塌塌族的存亡,每個人都應該這麼做。」

軍機大臣索茂鬍子都撅起來了,「你這是為了你丞相的烏紗帽!不是為了塌塌族人。」

君王索道見狀,厲聲喝道:「你們都別說了!現在是想辦法來應對危機,而不是你們鬥嘴的時候,我絕不會讓塌塌人毀在我的手裡。」

索茂聽罷,拉長臉站在一旁不敢再言語。

可大臣們一時也想不出辦法,在那裡干著急,大殿里頓時死氣沉沉。

就在這時,報事人跑進來說「君王,外面有人要見您,說能解決精鐵一事。」

大殿的氣氛頓時又活躍起來,交頭竊語:「誰?誰能解決十萬精鐵?」「不知道呀!」「不知道是哪位高人?」

君王索道面露喜色,急忙站起來:「哦!是什麼人?」

「君王,是普都長老的隨從,叫龍天一。」

索道君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誰?」

「君王,是普都長老的隨從龍天一。」

索道和眾大臣這才確定,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普都,普都也是一臉懵懂,心想,這孩子搗什麼亂,這麼多大臣都無計可施,你一個隨從貿然覲見,能有什麼辦法。

眾人的想法和普都一樣,索道君王看着普都,面露不滿之色,但這個隨從說能解決精鐵一事,反正大家也無計可施,不如聽聽他有何高見。

「讓他進來吧。」

不一會,龍天一進到大殿先行君臣之禮,「君王,各位大臣在上,隨從龍天一給您們叩頭了。」

眾大臣都看着龍天一,看年齡二十五六的樣子,俊俏的臉上鑲着兩隻像能發光的雙眼,皮膚微黑,能看出年輕人少有的成熟,中等身材,雙腕上有兩個黑的發亮的金剛手鐲。

索道一擺手,冷語道:「起來吧,你說能解決精鐵一事,你倒是說說有何良策?」

「君王,小的在殿外聽侍衛們議論,說全部礦洞被毀,心想上交七星帝國的精鐵一定不能如數籌齊,為我塌塌族人安危擔憂,所以貿然覲見,小的認為這十萬精鐵就在熔漿中。」

眾大臣面面相覷,索道也一臉茫然,「此話怎講?」

「君王,由於礦洞熔岩噴發,精鐵石都被融化,可精鐵礦石比其他熔岩要重,所以隨着熔岩流出後,基本沉在熔漿底部,如果熔岩冷卻,從底部就可以直接挖出精鐵石,這樣比我們在礦洞開採的效率還要高上幾倍,只要我們動員全族之力,待幾日後熔岩冷卻,就可得到大量的精鐵礦石,且成分極高,所以我說十萬精鐵就在熔漿中。」

普都一聽,恍然大悟,哎!我怎麼就沒有想到,急忙上前說道:「君王,龍天一說的確實有道理,精鐵礦石被融化後會隨着熔岩流出,我們直接挖取礦石要比從礦洞里要容易的多。」

索道快步來到龍天一面前,抓着龍天一的雙臂,「你可是救了我們塌塌一族,我們這麼多大臣都沒有想到這一點,你說吧,你要什麼獎勵,本王都答應你,要不我升你到文書房任職,你看怎麼樣?」

龍天一跪倒,堅決的說:「君王,您的好意龍天一心領了,但小的只想陪着長老身邊,做一名隨從。」

索道把龍天一扶起來,看着龍天一,「你確定要做一名隨從?」

「君王,小的確定。」

索道看了看普都,無奈的說道:「那我封你為五星隨從,呆在普都身邊,這總願意了吧!」

龍天一謝了恩,站在一旁,普都現在才是五星長老,這多了五星隨從,普都也謝過君王。

索道下達了全族動員令,交給丞相索榮。

索榮看這件事終於妥善解決,長出一口氣,忽然又想起一事,「既然大家都在,還有一件事需共同商議,也是剛接到自由貿易城中立城的快報,由於鐵礦一事過於緊急,就沒有說這件事。」

「什麼事?你說吧。」

「這幾天中立城有流言說『不老水』要重現人間。」

「不老水!」

所有大臣所有大臣再度震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