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連載中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來源:google 作者:此舟非彼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念 現代言情 許硯衡

十七歲的悸動是少女不經意間印在晚霞里的側影;十七歲的心動是少年為保護她留在額角上的疤痕你問我什麼是喜歡,我會給你講晴朗天空中的一朵小雲,講田間草地上的一陣清風,講燥熱的夏天如何一點一點變涼,講那個特別的十七歲會有怎樣的驚喜出現,但偏偏不講他沈念在十七歲里遇到了特別的他,而許硯衡的人生從此便多了一個要保護的人只因你曾經給我我一個家,所以我才想有個家你只知道我喜歡夏天,卻不知你是我的整個夏天展開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章節試讀:

時間總是晃得很快,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五月的盡頭,除了天色一天比一天暗的晚之外好像與平日里也沒什麼不同。

學校門口電子屏幕上的高考倒計時已經從最開始的100變成了5,還比原來加粗了一倍。

沈念早上到學校的時間還是和平時一樣,她到時已經有很多學生在操場上大聲讀書。身邊的人也都急匆匆的,完全沒有之前的散漫之態。

這種緊張氛圍讓她總感覺過兩天要參加高考的是自己,下意識的跟着旁邊的人小跑起來。

「要不我明天來早點去找你?」許硯衡走在女孩後面,看着前面的人走着走着突然小跑起來。

「啊?不用不用,只是這氛圍弄得我還怪緊張的。」沈念知道此時的自己看起來應該挺好笑的,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這種莫名緊張。

還好自己還有一年的時間。

也許在其他同學眼中像他們這種企業家的子女從小就有着優越的生活條件,不用費絲毫力氣就能得到其他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

有的人也會在背後悄悄議論,沈念這麼努力學習一定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想要讓別人羨慕她。

沈念不傻她知道別人會怎麼說自己,但她從來不在乎,因為她知道他們沒有經歷過她所經歷的,所以她不怪他們。

只是沈念心裏很清楚,她和那些普通的學生一樣,高考是一個不錯的改變命運的機會。

她想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課上,李海東又一次發了火,他苦口婆心的勸那些後排的同學能不能賴好學一點,不要等到了高考那天才發現自己腦子裡只有曾經上課時做過的夢。

他總是喜歡把一個問題說來說去的,幾乎每一天都要強調一遍,弄的全班同學都能預判出來他下一句要講哪句話。

只是今天李海東在原來的基礎上又說了兩個新問題,一個是要進行分科補習,要求全班同學務必參加,另一個是大後天要進行月考,由於高考要佔用考場的緣故可以放三天假。

全班歡呼,他們總是善於選擇性聽到好消息,後排的人被驚醒,一臉迷糊還不忘問旁邊的人發生了什麼。

下課後,那張分組名單被班上的同學傳來傳去。

「念念,你在化學組,我在數學組,許硯衡在英語組。我們放學三人組不會就此解散,成為歷史了吧。」惟妙捂着臉假哭,比起不能一起回家,她更害怕自己以後美好的課後時光只能淪落到與數學長相廝守。

惟妙物理化學在班裡也算得上是前幾名,大部分題都能舉一反三,唯獨數學一塌糊塗,據說是小學時期有一個不講衛生的數學老師講課時把菜葉子噴到了她臉上,自此便對數學產生了陰影。

「沒事的妙妙,依我對班主任的判斷她堅持不過兩個月。」沈念拍了拍惟妙的肩,安慰她道。

惟妙嘆了一口氣,「但願如此,那念念我以後就不能等你回家了,你也知道我們家老頭打起電話來沒完沒了。」

沈念點頭應允,她知道惟妙可是從小被當成寶貝寵大的,晚回家一會電話就能響個不停。

英語老師是個不到四十歲的女人,因為著急接孩子放學和其他瑣碎的事情所以一般結束的都很早。

所以許硯衡的小組總是第一個結束的,之後他便回到班裡替沈念整理好書包坐在位置上等她下課。

物理老師是個老頭,講課不緊不慢還沒有時間觀念,差不多每次都講到底下的人實在坐不住了才放大家離開。

沈念捏了捏自己發酸的肩膀,收拾好東西回到教室。

整個教室里只有許硯衡一個人趴在桌子上。

睡著了?

沈念走近彎腰湊近他的臉,不得不說,長得確實很好看,睫毛長長的。

沈念用手輕輕碰了一下他的睫毛。看見許硯衡的眼睛微微顫抖了一下趕忙收回了手。

許硯衡本來就沒睡着,只是感覺眼睛突然癢了一下,睜開便看見小姑娘趴在自己臉前。

「我下課了,我們可以回家了。」沈念的語氣輕輕的,生怕吵到了他。

許硯衡起身接過沈念手裡的書裝進書包里跟在女孩後面關上燈走出了教室。

「要不你明天下午就不要等我了,物理老師下課很晚的。」沈念建議到,畢竟讓他等自己這麼久心裏過意不去。

「沒事,不管多晚我都等你。」

看到許硯衡如此執着,沈念作罷。

許硯衡感覺沈念今天還挺高興的,不知道是不是弄懂了一道一直不會的題,一路上話比之前多了許多。

「那明天早上你想吃什麼?三明治可以嗎?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好。」

「如果,我是說如果不好吃那你也不能說出來。」

「好。」

「考試完放假我們和妙妙還有我的一個朋友一起去野營吧,剛好上次沒去成。」

「好」

「你能不能別總什麼都說好,你可以拒絕我,或者說我覺得你說的不行……」

「我覺得你說的挺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