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昏昏欲愛:慕少寵妻入骨
昏昏欲愛:慕少寵妻入骨 連載中

昏昏欲愛:慕少寵妻入骨

來源:google 作者:清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承燁 梁清歡 現代言情

一夕巨變,梁清歡從萬人寵愛變成落魄千金但為了巨額的醫藥費,她卻不得不向那個罪魁禍手低頭「對一個害得你家破產的男人還能這麼主動,梁清歡,你是真的愛慘了我」被各種折磨後,梁清歡輕笑,「要用這樣的方式將我困在你身邊,慕總又何嘗不是愛慘了我?」展開

《昏昏欲愛:慕少寵妻入骨》章節試讀:

第六章 別的男人陪她領證

一夜的時間說長不短,梁清歡幾乎一夜未眠,第二天看着鏡子裏面臉色蒼白,眼眶發黑的人,都差點認不出來那是自己。

慕承燁她太了解,從來說一不二,今天既然是約好了去民政局的日子,那麼如果她遲到的話,只怕梁天海會出事。

梁清歡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認命的化了個淡妝掩蓋臉上的憔悴,換上了一套還算喜慶的紅色連衣裙,才匆匆的出門打車前往民政局。

早上九點,民政局就已經有不少排隊等候着領證結婚的年輕男女了,自然也有等着離婚的。

梁清歡一臉淡漠的站在人群之中,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門口。

慕承燁還沒有來。

他少有不準時,今天居然會遲到,估計也是想要給自己一點難堪。

梁清歡淡淡的收回了目光,找了個位置坐下,閉目養神。

「哎你看,她也是來登記結婚的嗎?怎麼自己一個人,等好久了都。」

「噗,我覺得她是來離婚的,你瞧她一臉幽怨相。」

「……」

竊竊私語的聲音傳進耳朵,梁清歡睜眼,清透的大眼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嘴唇輕抿。

那邊一對年輕情侶正在排隊,其中女人眼角餘光正注意着她,和梁清歡對上眼後心虛的側頭避開。

梁清歡蹙眉,繼續坐着等,不少人目光落到她身上,她都會用冷然的眼神看回去。

時間難熬,她背脊僵直,手指輕微捲起。

怎麼還不來?

「抱歉,我們要午休下班了,麻煩你們下午再過來。」民政局工作人員看向梁清歡,神態莫名輕蔑:「這位小姐,看你在這裡很久了,如果不需要辦理業務麻煩讓開位置給需要的人,因為現在辦理業務的人比較多,那邊還有幾個孕婦站着。」

梁清歡起身,清冷麵容有幾分慍怒,她久久等不到慕承燁來,耐心已經被磨得差不多。

現在已經中午十二點……

「好的,我出去等。」她說罷便轉身往外走。

還沒走出門,就看到慕承燁的助理小吳急急忙忙的往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小吳出現,梁清歡下意識的看了看他的身後,不過可惜,他身後沒有那個熟悉的身影。

小吳一眼看到梁清歡,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

「梁小姐,是慕總讓我過來的,我帶你去辦理結婚的手續。」小吳說這句話的時候,多少有些尷尬。

估計也沒有幾個人結婚都是別人來代勞的。

梁清歡微微一愣,隨後冷冷的勾唇笑了出來,「怎麼?你們慕總忙到連結婚都不能親自來了?還要讓自己的助理來代辦,他是不是打算,洞房花燭夜,也讓你來代勞?」

小吳頓時臉色一變,「梁小姐不要開這樣的玩笑,慕總是臨時有急事,才不能來的。」

梁清歡也沒有多說什麼,嘴角勾着一抹嘲諷的笑,只當這是慕承燁又一個羞辱她的方式了,起身跟着小吳去辦手續。

慕承燁應該是提前跟這裡的工作人員打過招呼了,雖然來的兩人並非是本人,工作人員居然沒有多問,很快的給他們把結婚證辦好了。

拿着結婚證的時候,梁清歡嘴角嘲諷的笑意越發的濃重了些,她將結婚證丟給了小吳,「這個東西我就不留着了,既然結婚登記慕承燁都不出現,想來我這個慕太太也沒什麼分量,我先走了。」

說完也沒有給小吳時間反應,梁清歡快步的走了出去。

等出了民政局,看着外面明晃晃的陽光,梁清歡的眼淚才忍不住落了下來。

五年了。

她曾經多少個日夜都想着可以嫁給慕承燁,只是如今終於如願了,她也半點都不覺得開心,反而覺得難受的厲害。

小吳急急忙忙的拿着東西追了出來,幾步跑到了梁清歡的面前擋住了她的去路,「對不起梁小姐,慕總吩咐了,結婚證拿到了以後,馬上接你回去慕家,梁小姐還是不要為難我的好。」

梁清歡聞言眉頭不由得蹙起,看着面前的小吳,「他讓你帶我回家?」

「是的,梁小姐請吧。」小吳點了點頭,做了個請的手勢。

梁清歡遲疑了片刻,還是順從的跟着小吳走了。

如今的慕家大宅,就是當初梁家的房子。

梁家破產以後,名下的不動產都被慕承燁用手段弄了去,連公司也落在了慕承燁的手裡。

此時看着面前熟悉的房子,梁清歡的心裏有些不能平靜。

不過心裏波動再大,她臉上卻始終半點表情都沒有。

小吳偷偷的看了她一眼,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他不知道一會兒到了家裡看到那畫面,梁清歡會不會受刺激,不過這些不是他應該過問的。

將梁清歡送到了門口,小吳就直接離開了。

梁清歡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緊閉的大門,吸了一口氣,才伸手推開了門。

屋裡很安靜,沒有看到半個傭人。

梁清歡目光在屋裡一掃,不其然的看到了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人影,遠遠的看過去,只看到慕承燁那高大的身影,此時靠坐在沙發上,一手搭在沙發靠背上,看上去倒是愜意。

這就是小吳說的有事?

梁清歡嘴角扯了扯,看了一眼玄關,卻意外的看到了玄關處有一雙紅色的高跟鞋。

那不會是她的鞋子,而且看那樣子,應該是穿過的,鞋底還沾了些許的泥土。

梁清歡眉頭皺了皺,不動聲色的朝着慕承燁走了過去。

還沒有走到客廳,一道身影就從洗手間走了出來。

似乎是有些詫異在這裡看到梁清歡,她驚呼了一聲,有些怯生生的開口,「清,清歡姐,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看清楚面前的女人的瞬間,梁清歡頓時就什麼都明白了。

怪不得慕承燁沒有出現在民政局,怪不得小吳說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原來,是他心尖上的白月光回來了。

「慕承燁沒有告訴你嗎?我們今天剛剛領了結婚證結婚了,現在我是他的太太。」梁清歡對着杜若芯笑得溫柔,聲音不大不小,卻正好讓慕承燁也聽得清楚。

慕承燁眉頭微微皺了皺,卻沒有阻止的意思。

聽到梁清歡的話,杜若芯臉色倏地一變,渾身止不住的顫抖着,眼淚簌簌的滑落下來,她捂着嘴,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只是看着梁清歡,滿臉的痛苦。

梁清歡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濃郁,「看來你們還有不少話要說,我剛好也累了,先上樓去休息了,你們慢慢聊。」

梁清歡說著抬腳就朝着樓上走去。

不過她才剛剛走出兩步,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慕承燁,就淡淡的開口了,「誰說你可以離開了?」

梁清歡腳步一頓,眉頭微蹙的看向了慕承燁。

「承燁……」杜若芯淚眼朦朧,同樣看向了慕承燁,聲音因為傷心而微微顫抖着,那模樣還真的是我見猶憐。

「乖,過來。」慕承燁眼底的冷意瞬間收斂,臉上是梁清歡從未見過的溫柔神色。

梁清歡的心不由得微微一沉,慕承燁這分明就是故意給她下馬威,提醒她,哪怕是成為了慕太太,在他的眼裡,她也依舊什麼都不是。

梁清歡的唇角一勾,臉上的笑意更甚。

看着梁清歡臉上的笑意,慕承燁的心裏卻是半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反而是一陣的煩躁。

他真是恨透了她此時臉上的冷淡和嘲諷。

杜若芯人已經走到了慕承燁的身邊,慕承燁伸手一拉,將她拉入了懷裡,任由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梁清歡眉頭跳了跳,淡淡的開口,「慕總讓我留下,就是為了讓我看這活春 宮嗎?不過可惜了,我沒有什麼興趣呢,畢竟,我還是要注意胎教的,給孩子看這種東西,怕是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