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國利劍
護國利劍 連載中

護國利劍

來源:google 作者:梁山老鬼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孟旭 林羽 都市小說

他是北境狼軍的首領!叱吒世界的殺神!十五年前,遭大伯陷害,家破人亡,幸得沈家搭救十五年後,戰神歸來!快意恩仇!沈家的活命之恩,我願以一生償還!林家的破家之恨,提刀縱馬滅你滿門!展開

《護國利劍》章節試讀:

駱長風很憤怒。

牧北王,身份何等尊貴!

當世,誰敢動牧北王的虎鬚?

今日,沈家這些鼠輩,竟敢在牧北王面前如此放肆。

他,如何不怒!

駱長風不掩殺機,那冰冷的目光,讓沈家眾人心神俱顫。

不自覺間,眾人已經讓開了包圍圈。

「長風,退下!」

林羽微微抬手,臉上波瀾不驚,「拿禮物來。」

駱長風怒氣不消,恭敬的將禮物遞到林羽手中,不甘的退到林羽身後。

林羽雙手捧着禮盒遞到沈雨農面前,「爺爺,來得匆忙了些,也沒來得及精心給您準備禮物,就讓長風替我備上一份薄禮,還請您老不要嫌棄。」

「小羽,這可使不得,太貴重了!」

沈雨農連連擺手,卻是不接。

別人不知道駱長風是誰,他還能不知道嗎?

即使不看,他也知道,禮盒裏面的禮物,定然價值連城。

堂堂朱雀軍主,一份禮物,可買沈家,又怎會是虛言?

「區區薄禮,不足掛齒。」

林羽拉起沈雨農的手,將禮盒放於他手,誠懇道:「便是能買下整個江北的禮物,也比不得您老的活命之恩。」

看着手中的禮物,沈雨農不由雙目濕潤。

「也罷。」良久,沈雨農收下禮物,「那我便用你這份禮物,來解我沈家的燃眉之急,也算是讓你還了我當年的人情,以後,你不欠咱們沈家任何東西!」

「爺爺,你糊塗啊!」

沈玉書緩過勁來,滿臉不屑的叫道:「你還真相信他這破爛玩意兒能買下咱們沈家啊?他就是緩兵之計,想要……」

突然,一道凌厲的目光自駱長風眼中激射而來。

那目光,猶如死神凝視。

沈玉書心中一顫,後面的話,已經卡在喉嚨。

林羽抬手,示意駱長風收斂,又向沈雨農說道:「我欠您老人家的,一輩子也還不完!」

「別這麼說。」

沈雨農搖頭,眼中布滿淚花,「就憑這幫畜生今日的所做所為,你不殺他們,就算你欠我們沈家十條命,你也還清了!」

他心中明白。

若是別人敢這麼對林羽,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林羽的忍讓,全都是看在沈家當年的活命之恩的份上。

林羽搖頭笑道:「爺爺,咱們都是一家人,不說這些話。」

「誰跟你是一家人,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沈玉書又一次忍不住跳出來,指着林羽沖沈家眾人大叫道:「大家別被他的花言巧語騙了,趕緊把他綁去林家,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駱長風一怒未平,一怒又起,立即捉刀上前,渾身殺機瀰漫,「上前一步者,死!」

眾人哪裡受得住這以無數敵人的鮮血淬鍊出的殺氣。

哪怕有心去綁林羽,卻也不敢上前一步。

別林羽沒綁到,丟了自己的命,那就虧大了。

「退下。」

林羽沖駱長風揮揮手,淡淡一笑,「我還需你保護?」

駱長風不甘,正欲說話,林羽的目光已經掃了過來。

駱長風不敢再言,憤憤不平的退下。

沈雨農滿臉鐵青的走回屋內,很快,雙手捧着沈家的家法棍走出來,怒視眾人道:「誰再敢說綁小羽的話,就算小羽不殺你們,老夫也要大義滅親!」

看着那根沾了不少沈家人鮮血的家法棍,本就被駱長風嚇破膽的眾人更加膽寒,紛紛往後退去。

沈玉書獨木難支,也不敢再說要綁林羽去林家。

鎮住眾人,沈雨農又苦笑着看向林羽,「小羽,我不知道今日的沈家和沈家人,還配不配高攀你,你若要解除與卿月的婚約,爺爺沒意見,也絕對不會怪你。」

聽到沈雨農的話,沈卿月頓時大喜。

原本還擔心爺爺不同意解除婚約。

沒想到,他現在竟然親自提出來了。

林羽正欲說話,沈玉書卻搶先一步說道:「爺爺英明!退婚後,卿月就能清清白白的嫁給孟旭了!」

林羽聞言,皺眉看向沈卿月,「孟旭,就是你心儀之人?」

他已見過孟旭。

孟旭,實非良人。

「才不是!你別聽他在這裡亂說。」

沈卿月沒好氣的瞪了沈玉書一眼,搖頭道:「我想跟你解除婚約,不因為任何人,只因我們根本沒有感情!他想我嫁給孟旭,無非是想借和孟家聯姻來緩解我們沈家的燃眉之急。」

「原來如此!」

林羽釋然而笑,又向沈雨農詢問,「沈家的燃眉之急,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說了,不說了。」沈雨農擺擺手道:「有你這份禮物,足夠解沈家的燃眉之急,這點小事,你就別操心了。」

見他不說,林羽不再強求,眼角餘光瞥向駱長風,「長風,你可知道?」

駱長風身為朱雀軍主,耳目遍及南方七省。

他也知曉沈家對自己有恩,沈家的事,他應該知曉一二。

「大概知道。」

駱長風點頭,「一年前,沈家資金鏈斷裂,沈家經不住孟家的威逼利誘,從孟家借來一億高利貸,而後,孟家暗中使袢,讓沈家再次陷入困境,無力償還貸款!如今,利滾利,沈家已欠孟家五億!孟旭對沈小姐有意,想藉此逼迫,讓沈小姐屈從於他。」

林羽皺眉。

一年時間,一億貸款變成五億。

這何止是高利貸!

這分明就是孟家設的局!

「以我的名義,給孟家帶句話。」

林羽負手而立,沉聲道:「我替沈家,百倍償還,孟家,可敢要!」

「屬下立即去辦!」駱長風領命。

「等等!」

林羽叫住他,「將孟旭帶來。」

「是!」

駱長風立即拿起手機退到一邊。

「小羽,你不用這樣。」沈雨農輕嘆一聲,語重心長道:「莫為這點小事,壞你名聲。」

「壞我名聲?」林羽搖頭而笑,「孟家,還不配!」

他的名聲,是以百萬敵人的屍骨壘起來的。

區區孟家,也配壞他名聲?

聽到林羽的話,沈玉書頓時不屑的撇撇嘴,嗤笑道:「裝逼上癮了是吧?」

「我叫你閉嘴!」

沈雨農震怒,抄起家法棍就向沈玉書打去。

沈玉書躲閃不及,頓時疼得齜牙咧嘴,看向林羽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恨意。

「爺爺,不必動怒。」

林羽輕拍沈雨農安慰,目光再次落向沈卿月,「你若真想退婚,現在就可以擬定退婚文書,我隨時都可以簽字。」

沈卿月點頭,歉意的看向林羽,「謝謝你的理解!」

林羽頷首微笑,又道:「退婚之前,我要告訴你,我是牧北王。」

「牧北王?什麼牧北王?」

沈卿月嘟囔一聲,高興之下,也不細細探究,認真道:「我想退婚,跟你到底是誰沒關係,我在車上就跟你說過,是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交集,沒有感情基礎。」

聽到沈卿月的話,沈雨農不由搖頭輕嘆。

這傻丫頭啊!

她可知道,她拒絕的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啊!

終究還是高攀不起啊!

但願,她知道「牧北王」這個三個字的含義之時,不要後悔!

「好吧!」

林羽不再多言。

「唉……」沈雨農重重一嘆,又拍着林羽的肩膀道:「這退婚文書,還是你來擬定吧!是你向我沈家退婚,而非我沈家向你退婚。」

向牧北王退婚?

誰敢?

只有沈家高攀不起牧北王!

「爺爺,你糊塗啊!」沈玉書無視老爺子噴火的目光,高聲道:「我沈家雖然家道中落,但在江北,也是有頭有臉的!被這個林家棄子退婚,我沈家豈不是遭人恥笑?這婚,必須退,但是我沈家向林羽退婚!」

「放肆!」

一聲暴喝,突兀響起。

駱長風目眥欲裂,一步踏出,腳下青磚碎裂,「牧北王身份何等尊貴,何時輪到你沈家向牧北王退婚?你們,置牧北王顏面於何地?敢辱牧北王,先問問我手中的刀答不答應!」

話落,長刀終究出鞘。

刀勢一出,滿院樹葉無風而動。

一片寒意,籠罩沈家。

眾人心中震顫,瞬間嚇得不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