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荒域倖存者
荒域倖存者 連載中

荒域倖存者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二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仁財 顧千千

這裡異形藏匿暗處,異獸縱橫山脈,甚至有些神話中的存在!而人類只能蜷縮在地圖一角,築起冰冷的高牆,龜縮於里我叫蕭,是個17歲的高三學生,畢業那天,發生了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讓我們全班人陷入了恐慌與迷惘之中……荒域……荒的大概不是草,而是人!展開

《荒域倖存者》章節試讀:

「快散開!」程自德大喊着,舉劍刺向了巨熊。

巨熊也是經驗老道的獵手了,舉起厚重的熊掌就拍向程自德。

這熊臂比劍還長,程自德只好躲閃,巨熊趁勢連續出擊,逼退了程自德。

抓住機會,巨熊迅猛的衝進人群,咬死了兩名同學,其中一個還是為數不多的女同學,昨天還向龍俊峰要魚的那位。

「不,不……怎麼會這樣?」蕭仁財的瞳孔驟縮,淚水夾在眼角卻落不下,在角落蹲着,痛苦的抱着頭,目睹着同學們恐怖的死相。

「阿蕭……」華威意識到不對,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逃跑,趁着其他倒霉的同學受到攻擊,他拉着蕭仁財逃出了山洞。

這頭巨熊的攻擊性實在太強了!若是放到地球,陸地上無敵,隨意一拍,就能將一名男生的脊椎拍斷。

有幾個運氣好的人不在巨熊的衝擊目標旁邊,抓住了生存的機會。

已逃出山洞的有六人,顧千千,紀花花,龍俊峰,林志江,黎小白,和一位名叫楊大力的男生,再加上華威和蕭仁財,倖存者有八人。

程自德望着洞內的九具屍體,心中滿是歉意,又看向牙齒血淋淋的巨熊,目光閃過殺意與怒意。

那兩團篝火照出巨熊好幾道影子,足以蓋過半個山洞,程自德舉着劍在洞口堵着洞內的巨熊,此時他臉上陰沉的可怕,他身後是倖存的八人。

若是單挑,他花點時間就能殺死這頭熊,但他沒辦法保護這麼多人,而如今被堵在洞內的是巨熊,立場一換,就不一樣了。

「你成功把我惹火了!畜牲。」

「附着!」程自德手中的劍染上火焰,斬向巨熊,熾烈的火焰讓劍的攻擊距離遠了一小節,本就害怕火焰的野獸心生膽怯。

這頭巨熊在這片森林也是經驗老道的頂級獵手,成功躲避了不少攻擊,可在洞內的他怎麼逃也逃不出程自德的魔爪,就像剛剛他屠殺這幫學生時一樣,在洞內的那些學生根本沒有退路。

儘管前幾次揮動火劍沒有砍中,但熾烈的火焰也讓巨熊吃了痛,毛皮燒得焦黑了幾塊,嚇得他戰意減少了許多。

巨熊望着程自德身後沒有戰力的眾人,決定拼一把。他妄想像上次一樣用巨大的身軀逼退程自德,然後迅速逃走。

然而他錯了,當他撲向程自德時,這個男人沒有再逃走。

他手中大劍揮動,身形已在巨熊身後……巨熊龐大的身軀迎面而倒,其脖子上一道深深的血痕非常的駭人。

「閃擊」

程自德念完後,口中吐出一口血,他超負荷了,這種身體狀態本不該施展任何低階以上的魔法了,用中階的「附着」已是他的極限,而高階的「閃擊」,是一種對身體有極高要求的魔法,而如今程自德那支離破碎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

如果用的不是這些近戰魔法,而是遠程魔法,他就不會扯壞傷口。

要是有足夠的魔法天賦就好了,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又慶幸他沒魔法天賦,如果他是個魔法師,估計早就死在「那個地方」了,跟他的隊友一起……

不再多想,他提着劍走到掙扎着的巨熊身旁,冷笑了一聲,「呵,剛剛不是很威風嗎?畜牲。」

這一次,他將劍插入巨熊的喉嚨,沒一會,這個龐然大物就沒了聲息。

「嘁,才用了這點魔力就支撐不住了,咳咳咳咳,休息一會……就……」程自德暈倒在了巨熊的屍體上,他的血液如墨入水,在腹部的繃帶上染得潮紅

「大叔!」楊大力見狀不對,焦急的喊了一聲。

……

天空剛有一抹紅暈浮起,冷颼颼的空氣打在眾人臉上。

洞口外,一塊大岩石下,華威靠在蕭仁財身上睡著了,顧千千則跟蕭仁財背靠背坐着。顧千千時不時就能感覺到蕭仁財短暫的顫抖。

紀花花和黎小白相互依偎着,抵禦着寒冷的風。

楊大力抱着暈過去的程自德,只有華威睡著了,眾人在半夜驚醒之後,更因為沒有了溫暖的篝火,一宿沒睡。

龍俊峰和林志江則是一臉懷疑人生的表情,靜靜的坐在洞口處,不敢進去,兩人就這樣坐在洞口聊了一夜。

洞內的火光早已熄滅,巨熊的屍體早已變得冰冷,那張開的血盆大口一直沒合上,花白的眼睛也沒合上。

巨熊的屍體旁,有九尊……完整的也好,不完整的也好,同學的屍體就這麼靜悄悄的擺在那,沒有聲響。

「嗯……」呢喃了一聲,程自德緩緩睜開了眼睛,這一睜眼,就看到抱着他的楊大力,璀璨的笑容。

嚇得整個人一哆嗦,連忙從楊大力身上起來。

「大叔,你終於醒了!」楊大力的聲音將華威驚醒,洞口的兩人也欣喜的望了進來。

「咳咳……」程自德的口唇乾燥,才發覺自己傷口又裂開了,他無奈的看了眼繃帶上的血跡,昨晚他也太拼了。

「我不該懷疑你們的。」程自德低聲說道,連離他最近的楊大力都沒聽清。

「大叔,你剛剛說啥?」

「沒什麼,我現在不宜進行大幅度的動作了,你們誰來個人把這頭巨熊處理一下,把熊肉取出來。」程自德撿起地上的劍,看了眾人各一眼。

「我來吧!我力氣大!」楊大力想碰這把劍已經很久了。

「好,好重。」楊大力從程自德手裡接過劍,然後在巨熊身旁處理了起來。

程自德也沒閑着,帶着楊大力進山洞之後,從死人身上扒下來四件衣服,當然都是扒男的,畢竟是都只穿了件襯衫。

……

山脈中,一行人再次出發了,一支長長的隊伍,現在短了一半,只剩九人。

林志江和華威各自手上都提着兩袋巨熊的血肉,血淋淋的袋子是用同學的體桖做的。

血腥味很危險,可能會吸引來野獸,但也好過沒有下一餐,這個險也只能冒了。

領頭的程自德嘴裏有點血跡,但不是自己的,是巨熊的獵物,那頭鹿的血,並在屍體堆旁架火,烤鹿肉,與眾人飽餐一頓,這作為早餐可以說是很幸運了。

這才出山洞,走了兩個小時,程自德就發現不對勁了。

「昨天有人展開了大規模的搜索……恐怕是那些野人,我們激怒他們了。」程自德說道。

「那怎麼辦啊?」龍俊峰問道。

「還能怎麼辦,逃唄,小心點,一句話也別說了,接下來謹慎點行動,不要發出聲響,『新人類』的耳朵……可是很靈光的。」

……

儘管他們已經察覺到了野人們在搜查他們的下落,但也沒有更好的應對措施。

大概只行走了一個小時,就被一個尖臉的野人發現了,他吹起了號角!

「呼~唔!」

「不好,快跑!」程自德頂着再度裂開的傷口,帶頭奔跑了起來。

集合是需要時間的,那個尖臉的野人一邊追逐在眾人後面,一邊吹響號角,呼喚着同伴們。

跑了整整半個小時,已經離開野人部落非常遠的距離了,除了程自德,眾人已經精疲力盡了,眾人流的是汗,程自德流的是血。

那個尖臉野人卻只是喘氣,在後面等待着其他野人的到來。

「我們這是怎麼他們了?這麼窮追不捨。」龍俊峰咒罵著。

程自德沒有回答……蕭仁財把別人年老的族長給欺辱了,而他把一個看起來有點身份的女人給殺了,最後他們把別人存的肉給搶了。

可以說是……仇深似海,被綁起來烤了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