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荒古煉神
荒古煉神 連載中

荒古煉神

來源:外網 作者:青石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青石

五大諸天,荒輪古極。燭照幽熒,十紋現世。地府逃魂寄生死體,亦修百重輪迴,名震蒼穹。過屍魂,闖玄關,極域屠蠻荒,彈指星碎,氣吞萬古,一舉封神。造就女媧補天,燧人取火,后羿射日這等洪荒神話,只在談笑之間。展開

《荒古煉神》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從各個方面來說,南昊現在真的風吹即倒毫無抵抗,面對六百道力的凶狼也沒懸念,可這場五狼古刑,造就了太多不可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白魔血狼咆哮着撲了過來,南昊雙腿發軟走不動路,只能任由古狼遮雲蔽日般襲來。

南昊手心竄出微弱的道力,相比之前使用的,要更厚重一些,手心都在閃爍着質樸的光華,就這麼抬起手,與古狼雙爪相接!

「結束了。」

南州恢復了平靜,將茶水一口喝光,這場五狼古刑看得他口乾舌燥。

台場上有些人歡呼,有些人哀嘆,但都一致認為,南昊扭轉不了這個局面了。

白魔血狼一爪下去就有六百道力,足夠將磐石劃成粉碎,哪怕他修鍊了古岩決,修為實在差的太遠,根本無法阻擋得住。

「一個野種,南王府可由不得你囂張!」

南通這才鬆了口氣,滿臉都是報復的快感。

不過很快,笑容和氣氛,同時凝固在了五狼古刑的刑場上。

古狼雙爪與南昊雙手碰觸後,預想中撕成碎片的畫面沒有出現,準確來說手爪並沒有碰到一起,而被南昊手心的特殊力量阻隔。

緊接着,古狼前爪開始了岩化,而且以不可遏制的速度全身蔓延,從爪子到頭部,從頭部到腿部,到尾巴。

不過五秒時間,剛才還兇悍的白魔血狼,變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岩石獸雕!

它的姿勢甚至還保留在前撲的狀態,跟馬抬起前蹄嘶鳴一樣,只是這幅畫面,會永遠的保留下去。

全場鴉雀無聲,落葉可聞。

「解。」

南昊走到岩石化的古狼身側,手心貼在粗壯的腿部,咔嚓一聲石雕出現裂縫,化為漫天石灰,一陣大風吹來煙消雲散!

「玄術.覺醒?!」

南州捏碎了杯子,又一巴掌拍碎了桌子,鐵青的臉扭曲猙獰。

南通僵硬的表情停滯了,張着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這就是南昊的最強底牌,玄術覺醒!

在弱的玄術,哪怕是人品低級,也分化玄,覺醒,感知,控神,至尊古體五個階段,正如古岩決的介紹,可岩化天地萬物,宇宙蒼穹!

有岩尊的幫助,很快進入第一階段,也就是全身岩化的化玄,牢獄中岩尊幫忙打通了第二階段的穴位,成功覺醒。

但是本身修為不夠,只能覺醒一次,幸好關鍵時刻馬叔送來了獸王骨,兩種力量相輔相成,完成了一場驚心動魄又無比精彩的古斗!

「不可能他三天前才從玄塔拿的古岩決.不可能.」

南州憤怒中心顫的低聲咆哮,想要覺醒玄術何其困難,普通古武者要修鍊幾十年方能做到,而南昊只用了短短三天。

「抱歉,貌似讓你們失望了。」

南昊滿身是傷骨裂多處,卻神清氣爽酣暢淋漓,扭了扭脖子抱着頭往刑場外走去。

五狼古刑如果將古獸全部殺死,那就會獲得自由,以古神的名義洗刷冤屈,誰也不能阻攔。

「南昊.南昊南昊!南昊!」

短暫的寂靜了十幾秒,全場觀眾又重新開始了瘋狂叫喊,整個刑場都在顫抖。

這一場五狼古刑可以載入史冊,北荒古都不知多少年沒出現過這種沸騰的景象了。

「小雜種!」

一邊倒的吶喊和讚揚,更是讓南州失去了理智,哪怕是不尊古神,也用盡了所有道力,震斷了七八根木柱往下方衝去,勢必要在這時將他擊斃。

「哎」

一張乾枯的老手貼在他肩膀,南州立刻清醒了許多。

「父親.我.」

「大局已定,奈何不了了。萬眾矚目下擊殺,您就會成為南王府的污點。」

南決身為南王府五老,卻有一雙毒蛇般的眼睛,散發著寒光看南昊正在對叫喊的妹子送飛吻,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其兒是我孫子,你覺的我會放過他?先平靜兩天。」

南昊剛回到房間立即昏迷,消息也以迅雷之勢傳遍了整個北荒域,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古刑成了美談。

打死了五匹高出本身四百道力的古狼,奇蹟般的逆襲。

很多人認為他的古神血脈仍在,繼承了南王之風,也有人說他背後有高人指點。

眾說紛壇,但改變不了事實,南昊這個曾經的笑柄,古武脈被廢的野種,成了最近最火的古鬥士。

醒來已經是三天後,房間里已經被古葯和禮品堆滿了,老馬與一個中年人正在攀談。

「南王府居然捨得送我這些東西?」

「這是其他家族的捐贈,一顆都不屬於南王府。也是聽說你幾天前才舉辦了成人禮,這就相當於給你送禮了。」

「您是?」

平常根本無人看望的古獸飼養處,今天稀罕的第一次來了個人。

「我可是借了你一柄弓。」

中年人神秘一笑,「大元古都,大元氏元弘義,見過少年英雄。」

「弘義叔見笑了。」

南昊頗為尷尬,但看到這滿房間的禮物,還是有些感慨。以武為尊的世界裏,實力就是一切。

「我們大元古都在過上幾個月會有一場規模盛大的古斗,到時候有空的話記得來參加。」

大元古都距離北荒古都有些距離,也是北荒域中著名都城,其實力相比南王府也不遑多讓。

元弘義沒有多呆,簡單的說了兩句就離開此處,按照北荒古都的性質,根本不可能有人借他兵器,否則會被南王府整的家破人亡,那時就猜測是其他都城的人。

至於大元古都的古斗沒太在意,雖然從五狼古刑中勝利,卻不代表他實力很強,說到底白魔血狼也是古獸最底層,南州幾人也沒想到他會一夜崛起。

很快的,祭神會的聲潮又超過了古鬥士,這種大型祭祀活動一年只有一次,而且每次都有一個絕世天才會誕生。

去年的時候,白靈府白蛟在祭神會上得到祖神指引,天賦翻了好幾倍,甚至被神宗看重。

南王府梧木府也同時誕生了前所未有的奇才,南王府南馨,也是打斷南昊經脈的妹妹,梧木府梧鳳,聽說也是個小美人。

總之這三人,代表着北荒古都,北荒域。甚至有人說,他們終會走出這千萬里大荒,進入神族從而封神之類。

古獸飼養處在北荒古都郊區,距離南王府非常遙遠,最近這段時間眾人準備祭神會,也沒人過來找他麻煩,一個人倒也清凈,天天都在後山修鍊古武。

空中忽然閃爍過一絲青紅色火焰,整個野外武場都帶着翡翠光澤,火光衝天而下,剛好落在南昊身邊。

「疼疼疼」

一個紅髮嬌美少女就這麼華麗的從天落下,珍貴的綾羅綢緞將嬌軀勾勒的凹凸有致,肌膚瑩白模樣俏麗,絕對算得上北荒域少見的小美人。

看到南昊正瞪着眼睛觀賞,立刻跳起閃到一邊,雙臂抱胸揚着頭,一副傲嬌色。

「誒,那誰,你過來。」

少女跟個高貴的小鳳凰一樣仰着頭嬌音喊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天上掉下來的野生妹子?」

南昊拍了拍臉,這運氣也忒好了吧?不知道能不能抱回家。

「你才是野生妹子,你全家都是野生妹子!」

少女高昂着小腦袋嬌斥道,「告訴你,本姑娘可是梧木府梧鳳,你這種賤民怎麼可能知道有多高貴?!」

「你再高貴也得拉屎撒尿吧。」

南昊細看幾分,便認出來少女,很小的時候在南王府曾經見過一兩次,還曾叫過他南昊哥。

她是梧木府的小公主,與南王府南馨齊名,兩女從小斗到大,相互之間火藥味十足,同時被神宗看重去了外地精修。

這時回來明顯是祭神會。

「野賤民,梧木鳳族才不會做那麼骯髒的事情!」

梧鳳俏臉泛起了一絲羞紅,美眸抬起打量了幾分,「你是.南昊?」

很快就認出來了南昊,一頭銀髮的辨識度太高,別說梧鳳,北荒古都里沒有一個不知道他的,畢竟是南王恥辱,兩族恨不得將此事宣傳的人盡皆知。

「你不是南馨打廢了嗎?怎麼你又有修為了?真是可憐呢,還不到一千道力。」

「你應該很痛恨南王府和你那愚蠢的妹妹吧,很好,你已經是本姑娘的盟友了!」

「誒,誒,別走啊。」

梧鳳跟個連珠炮似得說個不停,南昊心煩不已,索性離開此處,少女蹦蹦跳跳的跟在身後。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荒古煉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