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荒島我為王
荒島我為王 連載中

荒島我為王

來源:google 作者:藍藍的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輝 蕭晴 都市小說

一場船難,讓我成了美女上司的......展開

《荒島我為王》章節試讀:

第3章

我拉着行李箱,趁着一個海浪打來,身子一歪,手臂撲騰了一下,便憋着氣,沉入了海里。

蕭晴在後邊好不容易走到海邊,見到我忽然被海浪打的不見了,整個人都懵了,急的眼淚都下來了。

「張起,你怎麼了?不要嚇我!你出來啊,你要死了,我一個人在這裡可怎麼辦?!」

蕭晴一屁股坐在沙灘上,大喊道,那聲音特別絕望。

我在水裡聽的心裏很舒服,瑪德,你不是討厭我的很嗎,現在知道沒有哥哥我,你不行了吧?

這樣想着,我心底嘆了口氣,覺得讓這小妞哭的太狠了也不好,就連忙抓着行李箱朝海邊游去。

眼見我竟然好好的回來了,蕭晴頓時紅着臉止住了哭,有些尷尬,她把臉撇過去,一副不想理我的樣子。

可是我手裡提着的行李箱,明顯又讓她很好奇,於是她只好偷偷的拿眼角來瞅我,那樣子看得我很想笑。

蕭晴這樣的冷傲女神,在公司里平時都是板着一張臉,像塊冰似的。要是不流落荒島,我哪裡能看到女總裁這小女人的情態?

把行李箱拖上來後,我趕緊打開,裡頭是一堆打濕的衣服。

見到這些衣物,我非常高興,這個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海上的風越來越冷,這些衣服,放到篝火上烤乾了,會有大作用的。

要知道,在野外生存,食物和保暖是兩大主要問題。

而更加讓我驚喜的是,除了一些濕掉的衣服,我還在這行李箱裏面,發現了不少零食!

雖然都是一些薯片,果乾之類的東西,但是對於飢餓的我們來說,不亞於找到了寶藏!

本來我是準備在海邊找點蝦蟹什麼的來吃,現在看來倒是可以節省一些力氣了。

我和蕭晴兩個人當即是打開了一袋果乾,狼吞虎咽了起來。

不得不說,有東西吃的感覺真的太棒了。

不過,我沒有讓蕭晴把食物都吃掉,而是吃了一些後,剩下的都保存了起來。

一次性把食物吃完,無疑是非常愚蠢的,誰知道救援什麼時候才來?

這一次蕭晴倒是很聽我的話,沒有反駁。

除了食物,行李箱裏面,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比如一些針線,一個男人的證件等等,這些東西我沒有亂丟,而是先放到了一起,興許哪一天就能派上用場呢?

等我們兩個人拖着行李箱回到篝火邊上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好在天上的星星很亮,我們的篝火也燃燒了起來,還很溫暖,我和蕭晴兩個人迎着海風,一起烘烤那些濕掉的衣服,聽着遠處叢林里傳來的蟲鳴鳥叫。

有道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這場景竟然讓我覺得有點溫馨,就好像我們是出來度假的一樣。

和蕭晴這樣的大美女在野外露營度假,這可是做夢才能發生的事情啊,現在竟然實現了。

當然,如果她不是那麼嫌棄我,我們再發生點更加美妙的事情,比如男女之間最原始、最本性的活動,那就更好了。

可惜,這個想法無疑很不現實,自從發生了海邊那件事,蕭晴越發的防備我了,時不時警惕的看我一眼。

趁着烤衣服的功夫,她還突然跟我說,「張起,你不許再對我有想法了!這樣吧,只要你在荒島上不亂來,而且聽我的話,等我們離開了這個破地方,我就給你一大筆錢,二十萬怎麼樣?」

蕭晴的確很有錢,年紀輕輕就成為了美女總裁,她自身能力是很過硬的,當然也離不開家裡的關係,蕭晴的老爸可是泰輝實業的董事,資產十幾個億,那是響噹噹的大老闆。

用白富美這個詞來形容蕭晴,都嫌有些小家子氣了。

也難怪,像她這樣公主一樣的女人,怎麼會瞧得起我這種農村來小屌絲呢?

追她的男人,哪一個不是身價不菲,出身高貴。

「別扯那些空頭支票了,聽你的?那我們怕是很快就死在這荒島上吧!」

我呵呵一笑,不想搭理她。

這傻妞,讓她烤個衣服,都笨手笨腳的,幾次差點釀成火災,要是沒有我,她恐怕很難在這荒野存活下去。

而且,這荒島給我的感覺很不好,就彷彿一頭沉睡的野獸,讓我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聽她的,不可能。

「你什麼意思,我怎麼就會害死你了。怎麼,從海里撈起來了個行李箱,就拽起來了,有什麼了不起!說不定我明天運氣好,也撿一個呢!」

「行吧,我等着你去撿一個。」

我聽的有點想笑,今天就算沒有撿到這行李箱,我自信也是可以在荒野上找到食物的。

而像她這樣嬌生慣養的小公主,那可就未必了。

出身高貴又怎麼樣,家裡再有錢又怎麼樣?

在這荒島上,大家都是一樣的人,你是個女人,我是個男人,僅此而已。

這裡可沒有什麼家庭背景,沒有財富之別!

沒有再搭理蕭晴,我趕緊把烤乾了的幾件衣服,鋪在沙灘上,勉強當做一個床鋪,舒舒服服的躺了下來。

蕭晴見狀,也有樣學樣,跟着我把幾件衣服鋪在沙灘上,不過她笨手笨腳的,鋪個衣服也鋪的亂七八糟。

最後還是我看不過去了,幫她弄好了床鋪。

我們兩個並排躺在沙灘上,腳邊是溫暖的篝火。

而那個行李箱被蕭晴放在了我們中間,她說明天早上行李箱要是不見了,一定要打死我。

我說,「到時候你別自己爬過來了,反倒怨我。」

「你少噁心人了,我怎麼可能往你那邊爬?」

我沒搭理她,實在太困了,很快就睡著了。

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還沒睡多久,就聽到這女人在耳邊一直喊我。

我睜開眼睛一看,蕭晴已經坐了起來,使勁捏着我的手,慌張的說道。

「張起,你聽!樹林那邊是不是有什麼聲音,我好害怕!」

《荒島我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