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紅塵尊主
紅塵尊主 連載中

紅塵尊主

來源:google 作者:秦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風 都市小說 韓穎

神秘電話出現,秦風面臨生死抉擇:接聽,可以救人,但卻受到控制;拒絕,看似自由,卻定會有人死亡面對一個個神秘電話,他化身無名英雄、化身女校訓導師、化身低調小保安,拯救一個個本該死掉的人不過,為什麼這些神秘電話讓他拯救的都是可怕的?展開

《紅塵尊主》章節試讀:

「麻痹,有急事看美女的屁股吧!」
一個大漢伸手戳着秦風胸膛:「給老子滾後面去,在墨跡,抽死你。」

秦風急的都快瘋了,額頭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滾落。

兩個紅毛年輕人突然丟掉手中的雜誌,兩把鋒利的片刀出現在手中。

「滾開!」

秦風大怒,一把抓了這個大漢腦袋,用力推開。

大漢怪叫一聲,一捂臉,秦風趁機從他身邊衝出去。

「我去!」
大漢捂着臉,扭頭看向秦風:「哥幾個,揍!」

大漢話還沒說完,整個人一下子懵了:

不遠處,剛剛擠開他的年輕人手中拎了一根纖維素棒球棍,瘋狂的沖向兩個手持片刀的年輕人。

「尼瑪這是要拍電影?」

「幸好剛才見這位哥哥霸氣側漏,我讓路了,否則,就要挨敲了。」

大漢後怕不已,撒腿就跑。

砰!

小巧輕便的棒球棍重重的抽在一個紅毛青年後背上。

一棍子下去,這紅毛青年慘叫一聲,直接趴在地上哀嚎不已。

另一個紅毛青年根本不管秦風,只是揮舞片刀瘋狂的朝一個身材高挑,身材火辣的泳裝女生砍過去。

「住手!」

秦風大怒,對方的片刀是朝那個女生脖頸砍過去的,如果不加以制止,這女生的脖子絕對會被砍傷,如此一來,後果相當嚴重。

泳裝女生懵了,她雙手拿着排球,獃獃的站着,忘記了逃跑。

利刃距離泳裝女生不過三尺遠,秦風距離紅毛青年還有三步。

利刃距離泳裝少女一尺遠,秦風仍然沒有追上對方

眼看利刃就要砍在泳裝少女白暫的脖子上,秦風瘋狂咆哮:

「吼!」

手上一道紅光浮現,棒球棍子呼嘯飛出,瞬間抽在紅毛青年頭上。

「啊!」

紅毛青年慘叫,身子踉蹌,撲通一下摔在地上不斷抽搐。

「啊!」
泳裝女生捂臉尖叫不已。

秦風也顧不上那個女生,撿起棒球棍子就朝遠處跑去。

路過最先被他敲到的那個紅毛青年時,對方手持片刀一臉瘋狂的盯着他。

不,應該是盯着他身後的泳裝女生。

來不及考慮太多,怕被人圍住,秦風繼續朝遠處跑去。

然而,剛剛跑了七八步,他就聽到身後再次傳來尖叫聲。

扭頭看去,他頓時眼眶瞪裂,悔意滔天。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仍然有女生被毀容?」

秦風懵了,因為,第一個紅毛青年,衝到剛剛被他救下的那個泳裝女生跟前,揮舞了片刀瘋狂的劈砍在女生身上。

「不!」

秦風發出懊悔的咆哮,一瞬間,他感到的不是憤怒,而是無盡的後悔:

要是我剛才徹底把這個紅毛打暈,他絕對不會再傷害到其他人了。

要是我提醒女生們一句,或許

太多的要是,太多的或許浮現心頭。

這一切,盡數化作無盡怒火徹底爆發。

瘋狂的衝到那個紅毛跟前,棒球棍子再一次狠狠地抽下去。

咔嚓!

一棍子敲在紅毛手腕上,硬生生把紅毛手腕打斷。

砰!
砰!
砰!

棒球棍子好像雨點一樣落在紅毛身上,棍棍到肉,棍棍含怒。

「土鱉,你敢打我?
我讓我哥弄死你!」
紅毛咆哮,搬出一個個人名威脅。

但,秦風仍不理會,他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紅毛。

紅毛的叫聲越來越低,最終微不可聞。

等秦風停手,環顧四周時,偌大的沙灘上人群混亂,所有人都瘋狂逃跑。

扭頭看了一眼那個遍布刀痕的泳衣女生一眼,看着對方蒼白痛苦的小臉,他心中的悔意更濃。

他很想衝到女生跟前幫她止血,但,聽到遠處傳來的警鈴聲,他一咬牙,轉身就跑。

穿過混亂的人群,染血的外衣脫掉,包裹了扭曲的棒球棍,隨手丟到路旁垃圾車中。

很快,就有環衛大媽騎走垃圾車。

走走停停,兜兜轉轉,直到華燈初上,他才一身疲倦回到出租屋。

說是出租屋,其實就是一間地下室。

剛進房間,他就看到地上支了一張桌子,上面擺了四五種炒菜。
同時,本來凌亂無比的房間,也變得整齊無比。

「這是我的房間?
我記得我吃飯的時候用紙箱做桌子,房間亂七八糟,根本沒有這麼整潔。」

等他再看到本應該丟在床上的髒亂衣服被人清晰,掛在一旁的鐵絲上時,更加疑惑。

咔嚓!

房門再一次打開。

秦風扭過頭去,看到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面容精緻,身材傲人的女孩進來了。

女孩手中提了一袋子橘子,她看到秦風後,俏臉上浮現一抹微紅,連脖子都紅了。

這個漂亮的女孩,是那個給他電話的韓穎!

「你回來了?」
韓穎扭捏的放下橘子,走到秦風跟前。

「有你的電話!」
韓穎小臉通紅,眼睛緊閉,雙手輕輕的拉開裙子的領口,露出半截雪白。

這畫面,要是一般人看到了,早就衝上去,一頭埋進雪白中瘋狂啃咬了。

但,看到那一抹雪白當中的手機時,秦風苦笑。

伸手從女孩胸前拽出那個手機,隨手放在耳邊。

韓穎睜開眼睛,連忙整理好領口,像是一個受屈的小媳婦一樣,靠在門邊,十指糾結在一起,低頭沉默。

「當你揮動棍子沖向那兩個紅毛時,就代表了你已經選擇跟隨我。」

機械的聲音響起,秦風聽着卻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為什麼知道那兩個紅毛會殺人?
為什麼會!」

神秘人機械的聲音響起:「噓不要問那麼多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