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連載中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

來源:google 作者:秋意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安沐 凌晟宇 現代言情

一場意外,令正上大學的喬安沐與桐城最富有的男人凌晟宇牽扯在一起為了母親,她委身於他,他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庇護是交易,還是深情?多年後,等兩人再次重逢,能否再續前緣?展開

《豪門情深:凌少的秘密》章節試讀:

「喂。」

凌晟宇清冷的聲音在電話那端響起,只有短短三個字,還是他一貫命令的口吻,「來公寓。」

「好。」

喬安沐回到寢室,窸窸窣窣地穿衣服,儘管她努力不發出聲音,許薇薇還是被她吵醒了。

「小沐沐,大清早的你要去哪裡?」

「去醫院,對不起,吵醒你了。」

許薇薇揉了揉眼睛,從床上坐起來,「怎麼了?阿姨出什麼事了嗎?」

依喬母現在這種情況,時常會出現一些突髮狀況,這種現象畢竟在以前曾經有過無數次。

所以,許薇薇才會如此發問。

「沒事,你不要擔心。」

「如果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好的,你安心睡吧!」

從寢室里出來,才感覺外面依舊是寒風刺骨,雖然睡了一覺,她感覺好多了,可腦袋還是有些昏沉沉的,嗓子依然疼得厲害。

想想上周末才剛剛跟凌晟宇見過面,在以前,他好像還沒有如此頻繁地聯繫過她。

他最近很閑嗎?

新聞上不是說,凌氏剛剛競拍了一塊地,最近正式跟德國最大的洗化品牌進行了合作,他應該會很忙吧!

作為凌氏的掌門人,也許有些事不需要他親力親為。

這樣一路想着,等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站在了公寓門口。

打開門進去,一眼看到凌晟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身深灰色的商務西裝,矮几上堆滿了文件,彼時,他正埋首在這些文件之中。

看到這樣子的他,喬安沐覺得剛剛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他怎麼會不忙?

喬安沐只看到他的側臉,他鼻子高挺,嘴唇涼薄又稜角分明,這個角度看過去,令她想到了中學美術課本上的某座雕塑。

他沒有看她,這令喬安沐有些尷尬。

就在她躊躇着要不要上前的時候,凌晟宇開口吐出了四個字,「感冒好了?」

「啊?好……好了。」

濃重的鼻音還是出賣了她。

凌晟宇這才扭頭看過來,喬安沐身上照舊裹着一件劣質棉衣,頭上戴着一頂白色的絨線帽,帽子一直蓋到眉毛,只露出兩隻大大的眼睛,彼時,正看着他,雖故作平靜,可眼裡難掩怯意。

他看着她,記憶中那個站在醫院裏又長又昏暗的走廊里的女孩與眼前的女孩重疊在一起,令他一時有些恍神。

雖然跟凌晟宇在一起已經快兩年了,可他每次這樣盯着她看的時候,喬安沐心裏還是會發慌。

有的人天生就是王者。

「過來。」

喬安沐乖乖地上前,走到他面前,他伸手扯住她,她站立不穩,倒在了他的懷裡。

他低頭看着她,他完美的五官在她眼前不斷放大,喬安沐閉上了眼睛。

想像的吻並沒有來,她感覺一隻寬厚的手掌撫上了她的額頭。

喬安沐尷尬地睜開眼睛,凌晟宇一雙狹長的眸子正在她的眼前,裏面依舊無波無瀾。

喬安沐掙扎着坐起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凌晟宇抓起手機,對着聽筒簡短地吩咐:「麻煩讓周醫生過來一趟。」

掛了電話,又轉頭對喬安沐說道:「去換身衣服。」

卧室衣櫥里擺滿了她的衣服,春夏秋冬四季,家居服、運動裝、睡衣、正裝各種款式,林林總總堆滿了櫥子,可喬安沐很少穿。

只有在這裡的時候,她會選一套睡衣或家居服,其他的她從來沒有動過。

喬安沐來到卧室,找了一件灰色衛衣和同色系衛褲換上,隨手扎了一個丸子頭。

換好衣服,正好聽到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很快,凌晟宇敲響了卧室的門。

喬安沐打開門,看到他和一位慈祥的長者站在外面。

「周醫生,麻煩您幫她看一下。」

周醫生點了點頭,幫喬安沐做了一系列檢查,「上周我給這位小姐開的葯,是不是沒有好好吃?」

喬安沐不知該怎麼回答,如果她沒記錯,葯應該還在外面餐桌上。

「感冒引起了扁桃體發炎,我再給開點消炎藥,這次你可一定要按時吃喲,要不然可就麻煩了。」

都說醫者父母心,喬安沐忙點頭應着。

周醫生給她開好葯,溫特助就帶他離開了。

房間里只剩下她和凌晟宇,喬安沐想解釋一下的,可又不知如何解釋。

好在凌晟宇也沒追問她,他盯着她,然後指了指桌子上的葯,「先把葯吃了,然後睡一覺。」

明明是關切的話語,從他的嘴巴里說出來,喬安沐只聽出了命令的味道。

吃過葯後,喬安沐竟真的很快睡著了。

喬安沐是被外面的說話聲吵醒的,醒來後,看到天光已大亮。

窗外的陽光一掃連日來的陰霾。

外面房間隱隱約約傳來凌晟宇和溫特助說話的聲音。

溫特助站在凌晟宇面前,正在跟他彙報工作。

「凌總,南方工廠的貨已經供上了,薛總那邊這兩天一直頻繁地聯繫我,表示想跟您見一面。」

「回了。」

「劉副經理那兒呢?」

「先不要打草驚蛇。」

「好的,我明白。」

「今天還有什麼安排?」

「中午跟德國方那邊有個視頻會議,晚上,太太約了葉小姐,讓您務必回老宅。」

「中午的視頻會議挪到下午,晚上的晚宴你幫我推了。」

「這……太太那邊怕是……」

凌晟宇抬眸看了他一眼,溫特助咬牙道:「好。」

聽到溫特助開門出去,喬安沐從床上起來,打開門卻正跟往裡走的凌晟宇撞在了一起。

喬安沐摸着自己的鼻子,剛才正好撞在他堅硬的胸膛上,鼻子一陣酸痛。

「醒了?」

喬安沐點了點頭。

「出來吃午餐。」

兩人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擺着豐盛的午餐,餐盒上印着凌氏酒店的LOGO。

喬安沐沉默地吃着,因為感冒的原因,美味的菜肴放進嘴巴里,味同嚼蠟,沒什麼味道。

只吃了一點兒,她就放下了筷子。

凌晟宇抬頭看着她,然後指了指她面前的米飯:「把這些吃完。」

喬安沐再次拿起了筷子。

現階段,凌晟宇的話於她而言就是聖旨,她不敢不從,他可是她的金主爸爸。

凌晟宇專心地吃着東西,他好似是無論做什麼都非常專心,偶爾抬頭看她一眼,喬安沐拿着筷子,每次夾一顆米粒放進嘴巴里。

凌晟宇微皺了皺眉,依她這樣的吃法,這碗米飯吃完,怕是要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