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國象小子
國象小子 連載中

國象小子

來源:google 作者:愛曉曉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李夢陶 遊戲動漫 莫小北

國際象棋是受眾國家最多的棋類運動,莫小北經過不斷的努力終於站上了世界之巔,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人生就是棋局,把每一步棋走好就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展開

《國象小子》章節試讀:

「今天要進行入學考核報名了,你要好好面試,是否能進這個學校就讀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莫天問邊給莫小北整理衣裝邊說。

莫長青還是決定不把莫小北準備到英才小學上學的事情告訴師姐朱小倩,他總覺得莫小北受到太多關注不好,四個月後的一年一度的勵志杯全國國際象棋大賽才是他綻放的舞台,這段期間只要他好好努力,進到國家隊還是有很大希望的。

莫小北拍了拍莫天問的肩膀:「放心吧,老爸,我能行的,你不要緊張。對了,李夢陶去的哪個班級呢?」

「你對你這個好朋友看來很上心啊」莫天問笑了笑「她上學早,現在是二年級,昨天我問了她媽媽,她去的二七班!」

「那我就去二七班找她!」

莫小北一個人在屋裡確實呆太久了,好不容易交到一個朋友就不想撒手。

「別光顧着找朋友玩,還要記得學棋!」莫長青大聲道。

「放心吧,爺爺,我會的。」

莫小北沖爺爺眨了眨眼睛。

這麼可愛又優秀的孫子,真是任誰都生氣不起來。但莫長青心裏還是隱隱擔憂,在他小時候,老師就告訴他,學棋一定要專心,不能三心二意,現如今,莫小北這麼選擇不知道是好是壞。他也不是一個固執的老頭,只是他太希望為中國國象事業爭取榮譽了。

他想起了當年省隊之間的那場大戰,能拿到冠軍就可以代表中國去參加世界職業聯賽,那場大賽是他在省隊最後一次比賽,也是他和最好的兄弟孟立人的最後一次見面。而那時候,朱小倩和陳書寬已經離開省隊,並不在隊伍中。

那次大賽安排在北方賽區風景秀麗的常春市,八隊人馬抓對廝殺,各進行七輪比賽,按積分排名,獲得冠軍的隊伍將前往吉隆坡參加世界國際象棋職業聯賽。這是在世界舞台展現自己最好的機會,各個隊伍都摩拳擦掌,誓爭高低。

那時候的通海省省隊並不是八個隊伍中整體實力最強的,但他們中間卻有一個在中國國象界個人排名能排進前三的人物孟立人,這無形中增加了隊伍的實力。至於孟立人為何要加入通海省省隊,眾說紛紜。

孟立人是一個十分專註國象的棋痴,他和老師們一樣,說的最多的就是學習國象一定要專一,不可分心,否則將一事無成。

那時候孟立人比較看好莫長青,有時間也會指點一二,所以莫長青一直對此心存感激。但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在大賽前期,莫長青就遇到了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並且還告白成功,談起了戀愛。孟立人很是失望,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孟立人當時也有許多崇拜他的女孩子,但都被他一一回絕了。國象在孟立人的心目中其實比國象在莫長青心目中重要的多。

通海省隊也因為孟立人的存在實力大增,莫長青在孟立人的點撥下也進步不少,莫長青也一直對此心存感激。在常春之戰中,在孟立人和莫長青的帶領下通海省隊竟勢如破竹,一路高歌猛進殺到了積分榜第二的位置。第一的位置是保持全勝的遼陽省隊。通海省隊之前在比賽中都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這次成績如此之好超出了教練和領隊的預期,大家上上下下眉飛色舞,興奮不已。而就在最後一輪,通海省隊和遼陽省隊狹路相逢,誰取勝誰將前往吉隆坡的關鍵環節,通海省隊內部忽然出現了問題,準確來說,是孟立人和莫長青出現了問題,賽後從此兩人分道揚鑣,不再相見。

「聽說你去見了遼陽省隊的人。」莫長青低着頭問。

孟立人嗯了一聲,沒有否認。

「明天就要和遼陽省隊比賽了,你還去見遼陽省隊的人。你是怎麼考慮的。」

「沒什麼考慮,好好下棋便是。」

「你就沒想過你這麼做會讓人指手畫腳,讓別人心裏不安嗎?」

「為何?」孟立人不解。

「你就不怕別人誤會遼陽省隊在買通你讓你明天認輸嗎?」

「如果你的女朋友讓你認輸,你會認嗎?」孟立人反問道

莫長青心裏一驚。大賽前夕他的女友的確和他說過這事。他女友作為遼陽省最後一屆的主力女隊員,對吉隆坡的渴望不亞於莫長青。但莫長青當時沒有作出明確表示,只是孟立人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那如果遼陽省用你可以加入他們的條件來換取你明天的認輸呢,你會認輸嗎?」莫長青接着道。

「不會。」孟立人想都沒想。

「是嗎,可是就算我們全力以赴也未必能贏得了他們,他們現在開出這個條件還不如就坡下驢。錯過這次登上世界舞台的機會,可能就失去了最好的揚名立萬的機會!」

「在你心中,下棋是為了揚名立萬嗎?」孟立人漠然道。

莫長青大聲道:「不是每個人都只管下棋都不在乎什麼名聲,也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那樣不食人間煙火!整個比賽我都沒見女友一面,明天都要比賽了,你還去見對方的人,你連避嫌都不會嗎?你知道別人會怎麼說你嗎!」

孟立人看莫長青像看一個陌生人:「我只是和遼陽隊的熟人交流棋藝上的問題,這需要避什麼嫌。我下棋從來問心無愧,為何要顧及這麼多。」

「這是比賽,是生死攸關的比賽!」

「沒有什麼比賽是生死攸關的,在我眼中只有棋下的好與不好。」孟立人淡然道。

「這誰能知道,也許你和遼陽省隊都談好條件了,當然什麼都無所謂了。」莫長青輕聲說出這話其實自己心裏也很後悔,孟立人來省隊的時候對他的幫助最多,他也知道孟立人應該不會是這樣的人,可是他太渴望登上國際舞台,以至於一下子頭腦發熱,說出了此般傷人的話。

「你說是就是吧。」孟立人說完轉身開門離去。

莫長青想說聲對不起也來不及了。

第二天的結果眾人皆知,通海隊孟立人和莫長青兩位主將兵敗如山倒,其他人更是丟盔卸甲,輸得一塌糊塗。遼陽隊如願以償得到了去往吉隆坡的名額。這次比賽過後也是莫長青最後一次見到孟立人,他好幾次想當面和孟立人道歉,可總找不到恰當的機會。後來孟立人也沒加入遼陽省隊,在國象界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而莫長青也從此退出了通海省隊,自己在家專心教棋。這次大賽成為了通海省流傳多年的佳話,但也成為了莫長青心中最大的遺憾。

回過神來,莫小北已經隨莫天問出門了。莫長青不知道莫小北上學後沒把時間全部傾注在國象上是好是壞,莫長青想起孟立人的話「一天為國象人,一輩子都是。」但願莫小北不要忘了本心,他是國象人,一輩子都該為國象作出他應有的貢獻。

英才小學。

門牌豎得高高的,門前擺放着迎春花,顯得大氣高貴。

很多學生跟着家長絡繹前來,把門口擠得水泄不通。

莫小北一臉興奮,他終於可以認識很多小朋友了,他不再是孤單一個人。

莫天問倒有些不安:「這麼多人,也不知道明天考核的是什麼項目,要是考不過,那還得另找學校了。」

莫小北安慰他:「沒事,爸爸,我會努力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莫天問摸了摸莫小北的頭,有這樣一個懂事又優秀的兒子是他此生的驕傲。

旁邊一個矮胖的中年婦女聞言忍不住譏笑:「你這家長怎麼當的,英才小學的考核項目都不知道,你們怎麼做準備的。趕緊回去吧,準備好了再來。英才小學往年的慣例當然是國際象棋選拔比賽了,這國際象棋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的,像你們這樣的,去也是白去,我家兒子為這英才小學都學習國象三年了,你們這樣的哪行,趕緊回去吧,你這家長也不長點心,盡耽誤孩子。英才小學這樣的重點小學不是說進就能進的。」

聞聽此言,莫天問心裏不禁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國際象棋不正是莫小北擅長的嗎。

莫小北皺了皺眉頭:「爸爸,是不是我的國際象棋還不行啊,這英才小學有那麼多高手,我是不是還要抓緊練棋啊,原來爺爺說的話是對的,都怪我不懂他的苦心。」

莫天問被莫小北的話搞懵了:「你不是一對八車輪戰都贏了嗎?」

莫小北道:「就爺爺那個水平,他找來的人水平還不如他,除了那個朱小倩奶奶還行,但他們是不是很少下棋,水平太差了啊。」

什麼,八位大師級別,一個世界前八,被莫小北說成很少下棋,水平太差!這也難怪,他很少出門在外,都不知道國象界的事情,以為他爺爺是國象很差的人也不足為奇。

莫天問苦心了一下,也不好多說什麼:「那你是要打退堂鼓了?」

「那可不行,我可是和夢陶說好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遵守這個約定。」

「加油吧,兒子,老爸支持你!」

莫天問舉了舉拳頭。

那個矮胖女人又笑話道:「別到時候打擊了孩子的信心,這很難再建立起來的。別一時衝動悔恨終生,國際象棋的門檻可是很高的,來英才小學考核的學生高手如雲,可都是省里後輩人才的風雲人物,我勸你這個家長再考慮考慮,我看這孩子也挺聰明的,回去再好好準備一年,或許明年碰運氣能進去也說一定。」

莫天問笑了笑,沒有說話。

矮胖女人看勸不動,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這樣的家長她見得多了,都是一時腦熱,到時候一考核,孩子都是嚎啕大哭出來的,無一例外。

負責接受報名的女老師就坐在英才小學最大的教學大廳的台階上。教學大廳裏面坐滿了人,外面也是人山人海,估摸着有上千號人不止。

女老師馬不停蹄地問着孩子的具體情況,登記好後馬上又叫了下一個。英才小學不愧是傳統名校,如果不進行考核篩選,慕名而來的學生怕是要把學校撐破了。

輪到莫小北了,莫小北一上去就跟女老師說道:「我要去二七班,可不可以?」

底下的人一下子都笑了起來,這孩子也太可愛了。連學校的門檻都不一定能邁進,現在就想挑班級了,而且還是越級。

莫天問神情有些尷尬。

女老師也忍不住笑了笑:「能挑選班級的是明天考核的冠軍哦,你能做到嗎?」

莫小北「哦」了一聲有些灰心。

「能贏一場也不行嗎?」

底下的人笑的更大聲了。只贏一場鐵定被淘汰了,還想挑班級,這孩子是不是沒做準備,沒準備就想進省里數一數二的小學,簡直痴人說夢。

莫天問臉漲成了豬肝色。

為了不打擊孩子的信心,女老師還是微笑着道:「不可以哦,只贏一場可能還需要回去多練練,沒關係,只要努力,英才小學的大門永遠為優秀的人開着。加油,孩子。」

底下有人說道:「趕緊回家先練練吧,報了名又不能考進,浪費一個報名名額,還浪費大家的時間。」

莫天問氣的站了起來,

說話的是一個濃眉大耳,滿臉油膩的中年男子,腆着啤酒肚。

「你說什麼!」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機會人人均等,怎麼說是浪費名額和大家的時間?」

那中年男子毫無顧忌的大笑起來:「你們連國象是什麼都不懂吧,你們還要在這裡占別人一個名額,這不是浪費名額是什麼,難不成你們以為這東西能速成,立馬就變成絕世高手了?」

莫天問正要據理力爭,那女老師出言制止了:「底下的人不要喧嘩,登記的順序都是預約好的,沒什麼好吵的,登記到八百人其他人就明年再早點預約吧。」

那中年男子自覺無趣,灰溜溜地也不再言語了。

莫天問沒想到上一個小學這麼難,學校設了門檻有多高不說,家長之間也是勾心鬥角,互相埋沒對方,就為了自己的孩子能進好一點的學校。家長這麼努力了,可孩子自己不努力又有何用,到頭來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國象小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