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詭異武俠:我的人生模擬器
詭異武俠:我的人生模擬器 連載中

詭異武俠:我的人生模擬器

來源:google 作者:我不想說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不想說謊 石輕

石輕穿越到了武俠世界,卻是命不保夕!前有異鬼殺人索命,後有殭屍嗜血瘋狂!更有吃人的人魔在暗中潛藏!就在石輕感慨命運悲慘時,人生模擬器系統開啟!只要殺死這些詭異,便可以開啟人生模擬!當石輕進行千百次人生模擬之後,站在世界之巔的他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秘密…展開

《詭異武俠:我的人生模擬器》章節試讀:

【三天後,你並沒有逃走,只是暗中和村長勾結,以肥皂的製作方法換取半年的時間,村長答應了,隨即故意打傷劉閑,以重傷的名義將劉閑獻祭給村神。】

【一個半月後,你在這期間足不出戶修鍊《劉氏拳譜》,你對其頗有心得,已將其修鍊至圓滿境界,你感覺秘籍對身體的增幅到達了瓶頸。】

【半夜,異鬼如約侵襲雙劉村,你提前躲了起來,村長等人沒有找到你,綁了一個村民準備獻祭,你將提前準備好的火油點燃了村神廟,村長等人一時無法進入,不得不通知村西的劉老頭。】

【你看着匆匆趕來的劉老頭與異鬼激戰,你繞後前往村西,你又在路上遇到了那座院子,你很吃驚,因為你是從山腰的梯田一層層跳下來的。】

【你對這個院子感到恐懼,想要逃離,卻被院門大開後飛出的紅綢帶纏住脖子,你奮力掙扎卻無濟於事,危急關頭,你想起氣血可以傷鬼,你咬破舌尖,將血噴到紅綢帶上,你解除了危機,倉皇而逃。】

【你驚慌失措誤入一片竹林,你見到了一個破爛的木屋,木屋上方寫着「劉氏宗祠」四個大字,一股邪風吹來,你死了!】

【模擬結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項。】

【一,一個半月後的功力境界。】

【二,一個半月後的武道經驗。】

【三,一個半月後的人生記憶。】

「這…」

石輕真的被一個半月後的自己給驚到了,一個晚上不僅火燒村神廟,引來劉老頭,在逃跑途中還遇到那個詭異非常的院子,一晚上的經歷可謂十分豐富。

『尤其是最後死前遇到的竹林,那裡居然有着劉氏宗祠的存在,他可記得雙劉村的宗祠可是在接近山頂的地方。』

「不對!」

石輕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雙劉村…雙劉村…,難道指的是兩個劉嗎?」

「我似乎發現了一個隱藏的秘密啊。」

將手搭在肩膀上,石輕活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肩膀,對於該選什麼他有些猶豫。

選一的話,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無論是對抗劉威還是路上的怪異,他都更有把握,他可是看到了上面所說的舌尖血破紅綢帶的記錄。

選三的話,無疑會更了解村西出口的情況,對於他接下來的逃跑會很有幫助。

思慮再三,石輕還是選擇了一,頓時一股相較之前略小的暖流在石輕的身體內流竄。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上肢的骨頭傳來一陣**瘙癢的感覺,看來自己下一步就是鍛骨了。

石輕站起身來,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頓時一陣如同鼓點般的骨頭摩擦聲出現,巨大的舒適感讓石輕不禁發出**…

「呼…還得繼續努力啊。」

【當前源點:15點,是否使用人生模擬器?使用一次消耗3點源點!】

「是!」

【兩天後,你半夜準備逃離雙劉村,被早已守在外面的劉威等人截住!】

【你用私藏的機關弓弩射傷了劉威的狗腿子劉閑,並且和劉威拼了十多招,你用強橫的力量打跑了劉威。】

【你仍然打算從村子西邊出去,路途中你小心翼翼,在轉過一個彎路時,你發現了那座詭異的院子。】

【你沒有魯莽上前,你用火石點燃了一側的雜草,夏日風借火勢很快就燃了起來。】

【你躲在遠處,看着劉老頭從院子內出來滅火,你偷偷繞路而過,在經過院子時並沒有受到襲擊,你意識到劉老頭可能在看守這個院子。】

【你下山後一路朝着雨鄉鎮的大路前進。】

【你發現了路上少有鬼怪,你在路途中遇到了正在連夜趕路的慕氏商行,你提出了想要加入商行的請求。】

【慕氏商行的領頭人在確認了你不是詭異以及只有鍛體境的實力之後,只答應你可以跟隨車隊前進。】

【半年後,你來到雨鄉鎮已經有四個月,期間你利用身上的肥皂開了一家小店,你賺了一小筆錢,慕氏商行看中了你的肥皂配方,你藉此加入了慕氏。】

【兩年後,你在慕氏學習了《青柳劍法》,你以小成劍法進階鍛骨境,慕氏三小姐驚訝於你的練武資質,打算收你為自己人,你答應了。】

【三年後,你鍛骨境大成,被慕氏三小姐慕小卿派往烏雲鎮擔當此處慕氏商行的管事,你前往途中路過雙劉山,你死了!】

【模擬結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項。】

【一,一個半月後的功力境界。】

【二,一個半月後的武道經驗。】

【三,一個半月後的人生記憶。】

「選一!」

頓時一股將要摧折骨頭的力量從石輕體內迸發,石輕連忙將床下的木棍放在嘴中咬住。

「咔擦咔擦…」

密密麻麻如同雨點般的骨頭碎裂聲從石輕體內傳來,劇烈的疼痛使得石輕眼前一黑,差點暈了過去。

石輕咬緊牙關,劇烈的疼痛使得他面目猙獰,整個身體都在快速的抽搐中,原本死死抓住的床單直接被巨大的力量撕成碎片。

『不行!不能再發出聲音了,否則把外面看守的劉威等人吸引過來就麻煩了。』

石輕極力壓抑着自身的痛苦,但手腳不斷的抽動還是引起了外面劉威等人的注意力。

木屋外,劉威一行人聽到了木屋內動靜。

劉威的狗腿子劉閑上前問道:「威哥,這裡什麼動靜啊?」

劉威站在屋外的一處小山坡上,雙手挺在胸前,面容平靜的說道:「誰知道呢?或許是石輕忍受不了三天後的獻祭正在自殺呢。」

「啊!?那可不得行,我得去救他!」

劉閑頓時有些慌亂,直接跑向木屋,上個月他父親下山時被變異的野獸咬死,他直接搖身一變成了孤兒,若不是村長等人有意逼迫石輕就範,那上次的抽籤毫無疑問的會落到他的頭上。

劉閑跑到木屋面前伸手就要推門,卻發現門後面被什麼東西抵住了,他急忙晃動木門,卻始終難以撼動。

「走遠點!」

劉威一把直接將劉閑推到一旁,差點沒站穩的劉閑不僅沒有生氣反而一臉欣喜的看着劉威,他知道,威哥要出手了。

只見劉威抬起右手,緩緩將其放在門面上,隨後猛地一按,只聽「咔擦」一聲,門後的橫木竟然應聲而斷。

打開門後,眾人一擁而進石輕的小木屋,卻只見床上的石輕面色通紅,全身被汗液打濕,整個人正在不停的在顫抖。

劉威雖然不喜歡這個奪了他風頭的外鄉人,但見他如此痛苦,他搖了搖頭,『沒必要和將死之人置氣』。

劉威走到床前,粗魯的將趴着的石輕翻了過來,卻發現石輕的身體居然十分沉重,再看到麻衣下若隱若現的肌肉,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就在此時,石輕的身體突然不再抖動,下一刻,劉威看到石輕對着他露出了八顆潔白的牙齒。

「我在等突破,你在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