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格蘭自然科學院
格蘭自然科學院 連載中

格蘭自然科學院

來源:外網 作者:一行白鷺上青天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一行白鷺上青天 玄幻魔法

"/<>metaproperty=展開

《格蘭自然科學院》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瑪瑙湖小鎮,位於格蘭公國腹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粗麻布衣衫,來自極北之地的刺骨寒風,讓雷洛忍不住蜷縮了下身軀,恍惚失神的離開了教堂前,想着回家該怎樣面對父親的失望。
心情低落,傷心難過。
不知不覺,雷洛走到了小鎮的鮑勃麵包店門前,站在了排隊人群的後面。
抬起頭,雷洛看向店門口籠中的雙頭鸚鵡。
「喂,你這個飯桶,就不能少吃點,天天就知道吃,就是因為你,我才變得這麼胖,你就不能少吃點!」
鸚鵡另一個正在吃麵包屑的鳥頭回擊道:「閉嘴,你這個啰嗦鬼,再嗶嗶老子啄死你。」
被吃麵包屑鳥頭的眼神唬住,喜歡嘮叨的這個鳥頭一縮脖子,轉過頭後,發現正看向自己發獃的雷洛,沒好氣道:「看你爹呢?沒見過這麼帥的醍醐鸚鵡嗎!」
雷洛額頭上冒出黑線。
所幸前面排隊買麵包的人越來越少,很快就到了雷洛。
麵包店老闆是個身材高大肥碩的胖子,面頰上長滿絡腮鬍,居高臨下看着面前選購麵包的人,他就是今年通過奉獻金幣,搶走雷洛傳教士資格的鮑勃,小鎮的光明紳士。
玻璃櫥窗內,擺放着鬆軟香甜的白麵包,雷洛肚子不爭氣「咕咕」叫着,卻無奈指着一旁堆成堆的黑麵包道:「我要一公斤黑麵包。」
隨手接過雷洛遞來的二十枚銅幣,將一根又冷又硬的黑麵包拿出來,鮑勃眼神略過雷洛,瞟向後面的人。
雷洛拿起黑麵包,緊緊抱在懷裡,希望通過體溫讓它更鬆軟些,蜷縮身子,頂着刺骨寒風朝家裡跑去。
吱呀。
關上木門,雷洛拿出懷裡的黑麵包掛在牆上,朝爐火里加了兩根木柴,溫暖火光讓雷洛忍不住哆嗦了兩下。
咳咳咳。
病榻上的父親看向雷洛,努力做出祈禱姿態,低沉道:「感謝光明神,把我的兒子平安送回來。」
「父親。」
濃重的血腥味,雷洛望着正在接受醫生放血治療的父親,看向一旁眼神專註的醫生,關切道:「醫生,我父親怎麼樣了?」
醫生通過針管,將父親體內的血液釋放出來,流入木盆。
嘀嗒、嘀嗒,血液不停流淌,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帶走體內的污垢,通過虔誠信仰創造新血,戰勝病痛。
這個時代,放血療法是所有村鎮醫生的萬能治療方式,也是在偏遠地區那些請不起牧師施展光明祝福術的平民們,唯一治療方式。
醫生擦拭着帶血針頭,平靜道:「我已經釋放了他體內的污垢,下面就要看他對主的信仰是否足夠虔誠了。」
「父親一定會痊癒的!」
雷洛堅定道。
醫生沒有多言,拿着銀幣離開木屋。
雷洛的父親,是小鎮有名的獵人,如此才能花費銀幣,供雷洛去教會讀書識字,嘗試考取傳教士資格。
可惜今年秋天時候,父親遭遇到一頭魔獸襲擊,回來後傷口久久不愈,即使數次請醫生放血治療,卻還是未能治好傷勢,身子反而越來越虛弱,鎮上很多人暗地說他是對光明神的信仰不夠虔誠,才會如此。
也正是因此,雷洛才會去懇求牧師,讓自己成為傳教士,以證明父親是個虔誠的光明神信徒。
「考核結果怎麼樣?」
房間里壓抑得可怕,只有爐火燃燒的噼噼啪啪聲音。
面對父親的詢問,雷洛沒有回應,不敢看父親失望的眼神。
忙前忙後,默不作聲倒掉木盆里父親的污血後,雷洛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坐在床上,這才因為對父親的愧疚,傷心的哭了出來,責怪自己沒有成為神職人員,讓父親得到光明神的憐憫。
伸出雙手,雷洛看着自己手掌上漸漸浮現出的一絲絲溫暖光明,雙目失神。
祈禱之力,也叫光明之力。
光明神並非虛無縹緲傳說,每個虔誠信徒都能夠感受到它的存在,一些神職人員甚至能夠召喚它的部分力量,降臨於塵世,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光明之力、祝福術。
召喚這種力量的唯一途徑,是虔誠信仰。
不斷擴大信徒,感召迷茫的人,加入到光明信仰,便能夠得到光明神更多青睞。
人類生活在一片名為星幕之地的地域,境內有很多公國,除了光明神外,還有很多自己的本土信神,但都只是光明神的屬神。
在人類諸多公國附近,還生活着一些熟悉的異族,常見的有精靈、矮人、侏儒、野蠻人等,不過大多也都已經被納入人類體系規則之內,相互融入,信仰也不衝突。
但在廣闊熔爐沙漠另一端,一片被稱作夜幕之地的恐怖地域,生活着一群可怕的異端生物,人類對那裡知之甚少,只知道那是歷任教皇登基後,都必將啟動十字軍遠征的邪惡之地。
除此之外,廣闊無際海域,一些海盜口口相傳,在那恐怖巨型海洋生物肆虐的無際海域深處,有着被其他智慧生物統治的遼闊大陸,甚至有人傳言看到過天空漂浮的城市,後都被認定是無稽之談。
不過,海洋深處生活着一些普通人根本難以想像的可怕生物,這倒是真的。
從失神中清醒,雷洛手中光明漸漸散去,稍稍疲倦喘息。
凡人召喚神力,對於身體是莫大的負擔,雖然雷洛召喚的這點神力,幾乎沒有任何戰鬥能力,也不能施展祝福,只能在一些沒有信仰的愚民面前展示光明神的存在,慰藉心靈,用於傳播信仰而已,卻仍然讓雷洛感到了一些睏乏。
由此可想而知,歷任教皇召喚光明神力所承受的負擔了。
搖了搖頭,驅散疲倦,雷洛拿出《光明盛典》,一遍又一遍誦讀起來,不斷堅定自己的信仰。
「光明神造物主創造天國,生活在天國的人類,因慾望打開原罪魔盒,致使人類墮入魔盒中,來到星幕世界,只有通過光無私奉獻,完成自我救贖,才能重回天國……」
「雷洛!」
門外傳來父親的呼喚,正在誦讀《光明盛典》的雷洛趕忙起身,朝父親的房間跑去。
「咳咳咳咳咳。」
父親靠着床榻端坐,並在床鋪上整齊擺放在幾件東西。
藉著火光,雷洛看清這幾樣東西,分別是一本書、一條奇怪的項鏈,一枚徽章。
雷洛扶着父親,抱怨道:「您應該多休息。」
父親是一個執拗的人,雖然身體已經在幾次放血治療後瘦弱不堪,甚至坐在床上都在顫抖着,但眼中的執拗卻仍然健在,低沉道:「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不可能熬過這個冬天了。」
「不!仁慈的光明神,一定會垂憐你的虔誠信仰,即使您被小鎮上很多人誤會,但光明神卻清楚您的虔誠!」
雷洛一直在竭盡所能逃避這個話題。
反倒是父親,看向雷洛的眼神變得前所未有柔軟慈愛,像是在看十七年前彌留之際的愛人。
「你母親是這個世上最虔誠的光明信徒,也是這個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她把一切都奉獻給了她所信仰的光明神,在難產的最後時刻,選擇了自我奉獻,犧牲自己,把她全部的愛留給了你。」
雷洛低頭,閉口無言。
十七年來,雷洛從未有過一次生日,因為那天是母親的祭日。
「至於我……呵呵,光明神的垂憐?」
突然,父親端莊虔誠面龐化為痛苦自嘲,淚水縱橫,充滿愧疚看着雷洛。
「偉大的光明神,又怎會垂憐一個身上流淌着世上最骯髒血脈的巫師後裔?」
巫師?
那種東西,不是早就被教會釘在十字架上全部燒死,成為傳說了嗎?
雷洛難以置信的看着父親,這是平日里連自己回來都要感謝光明神的父親嗎,竟然在說自己是巫師的後裔!
「你沒有聽錯,雷洛,你和我的祖先,正是那段黑暗時代,將黑死病播撒世間,恐怖肆虐,最終被教會一一釘在火刑架審判的巫師!」
噔噔噔噔!
雷洛不住後退着,不斷否認着父親的話,自己是光明神的虔誠信徒,怎麼可能和巫師牽扯到聯繫,這不可能!
傳說……
那是一個被死亡和恐怖籠罩大地的黑暗時代,巫師們掌握着常人難以抵抗的力量,他們收集小孩的血液和眼睛做邪惡實驗,他們肆意攻擊着一切光明教會神職人員,在那黑暗恐怖的巔峰歲月,他們甚至釋放了死亡瘟疫,可怖的黑死病肆虐,一度讓人類瀕臨滅絕!
城市屍橫遍野,村莊十不存一。
直到後來,隨着一個又一個巫師被教會釘在十字架上,他們詛咒着每一個人,直到火焰熊熊燃燒着他們的身體,凄厲的哀嚎聲久久不散,人類才漸漸得以生存繁衍下來,建立了一個又一個公國。
「這不可能!」
雷洛臉色蒼白。
「咳咳咳咳!我也曾質問過我的父親,他只留下一句話。」
隨着父親的咳聲,面色浮現不正常潮紅,掙扎道:「這裡永遠不是我們的家!」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格蘭自然科學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