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高達SEED之群星
高達SEED之群星 連載中

高達SEED之群星

來源:google 作者:鹹得不能再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基拉大和 遊戲動漫 風間星羽

每一個坐上高達的人們都會踏上戰鬥的道路,然而戰鬥的終點卻無人可以知曉望着夜空,閃耀的群星才是最終的歸宿展開

《高達SEED之群星》章節試讀:

先返回大天使號的星羽剛從駕駛艙探出頭,就看到了圍在機體下面的瑪琉艦長一行人。

「我想,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風間星羽少尉。」開口的是娜塔爾少尉。

瑪琉艦長伸出手制止了娜塔爾。「我說過話依然有效,我們不會追問你的秘密,也不會泄露你的秘密,在我們抵達基地之前,決鬥高達依舊是屬於你的,風間星羽少尉。」

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可一直繃緊的神經突然鬆弛下來直接讓星羽暈了過去。

「沒有什麼問題,應該只是疲倦造成的眩暈而已。」醫務室的軍官給出了自己的檢查結果。

「呼。」以為星羽受傷的瑪琉鬆了一口氣。

「瑪琉艦長,我認為必須要調查清楚,讓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呆在船上並且給他如此大的權限我認為不妥!」娜塔爾並沒有放棄自己的立場。

「娜塔爾少尉!我是艦長,他是隸屬奧布曙光社的士兵,不受我們管轄你明白嗎!並且在這種時候了,你想要讓大天使號單獨面對那三台MS嗎!至少在我們安全抵達之前,任何人都不允許逼迫他,明白嗎!娜塔爾少尉!」瑪琉艦長難得的發了脾氣。

娜塔爾沒有再繼續堅持:「明白了,瑪琉艦長,但是當我們歸港後我會把此事上報的。」

瑪琉沒有再多說什麼,揮了揮手:「都抓緊時間休息去吧,下一次戰鬥隨時可能發生,養好精神做好準備吧。」

穆走下機庫的時候,已經歸艦的強襲高達還沒有開啟閘門,整備士馬德克正在對立面喊話。

「怎麼啦?」走到旁邊一問,只見馬德克神情困惑地轉過頭來。「沒什…..只是那小子遲遲不肯下來。」猜到大概情形的穆徑直走過去操作外部鎖,強制打開了閘門。

基拉的雙手還緊握着操作桿,整個人僵直在座位上。穆從艙口探進去半個身子,靠向他旁邊。

「好了!基拉·大和!」一叫出他的名字,少年整個身體震了一下,喉嚨發出一個聲音,彷彿這時候才想起來呼吸一樣急促地喘氣。

忽然間,穆覺得這個孩子有點可憐。對這個孩子來說,這幾乎是他的初次上陣,可他們因為這個孩子高人一等的能力,竟然幾乎忘記這個孩子甚至稱不上足齡,也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就被突然丟進了戰場。

「已經結束咯,小兄弟,做得很好….」穆將少年像黏在操作桿上的指頭一根一根的扳開來,然後輕輕敲基拉的頭盔。

「我跟你都沒死,戰艦也平安無事,做得非常好。」

基拉眨了眨眼睛,僵硬的身體這才開始動了起來,穆露出了父親般喜悅的笑容。

這一刻,基拉開始劇烈地抖動身體,穆溫柔地拍打他的肩膀。在他心裏,這一刻的少年只是個年幼且容易受傷的存在。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這如同兒戲一般的戰鬥,可惡!」威薩利斯號上,克魯澤小隊的隊員伊扎克看着尼科爾帶回來的戰鬥錄像咬牙切齒。

「就是這個人搶走了我的戰利品,還這樣羞辱我們!」伊扎克一拳打在座椅上。

在他們看來,不管是上次米歇爾的錄像還是這次尼科爾的錄像,裏面的決鬥高達都是戲耍一般和他們戰鬥,明明可以一擊必中,卻先露出破綻給你機會,然後慢慢地接近你的機體,一步一步給你壓力,最後從精神上徹底摧毀你,就好像貓捉耗子一樣隨意。

克魯澤隊長看着尼科爾發給他的錄像也是一臉凝重:「不可能有人有這樣的天賦,僅僅這麼短的時間就從一個差點被殺掉的新手,變成了一個比千挑萬選的紅衣還出色的機師。但是如果他是真的故意的,為什麼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號人。」

「克魯澤隊長,這是發自本國的。」通訊兵將打印出來的電訊交給克魯澤。

克魯澤拿過來瀏覽了一遍,是「plant」的最高決策機關:評議會的出席命令。議會正為他們破壞「海利歐波里斯」的事情吵翻天。

「反正『威薩利斯』損壞成這樣也很難有什麼作為,把阿斯蘭從『伽莫夫』叫回來和我一起返回本國,讓『伽莫夫』繼續追擊。」克魯澤迅速做出了指示。

大天使號中,醒過來的星羽正在查詢着這個世界的歷史,想要融入這個世界就得先了解它不是嗎?

「基因改造?新人類?」看着電腦上的資料星羽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明明已經獲得了更優秀的進化方向,你特娘的還覺得別人是異端?覺得別人是異端就算了,直接弄死啊,還想着養豬,你覺得一條狗養大了一頭老虎能讓老虎乖乖幫它捕獵嗎?」

「還有所謂的『調整者』也是離譜,別人都把核彈扔你家門口了,你還想着跟別人談判,你又不是打不過,就以星羽這些天的感受以來,要不是有基拉這個系統bug在,大天使號都開不出那衛星,那衛星也不用炸,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

「這都什麼腦迴路。」星羽是越想越想不明白。不過不管這場戰爭在他看來有多麼的可笑,此時幾乎所有的人類都已經被捲入進來卻是無法忽略的事實,想要安心地生活下去,平息這場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星羽少尉,一起吃飯嗎?」休息室的門打開,基拉和他的小夥伴出現在了門口。

自從星羽駕駛決鬥高達回來之後,他們的關係開始變得親近起來,星羽這才知道為了想幫助基拉,那幾個少年都加入了軍籍成為了大天使號的一員。

「果然還是孩子呢,這不是把基拉越逼越緊嗎?」星羽看到幾個少年還很自豪的臉龐默默搖了搖頭。

不過幾個少年還是非常友好的,星羽也很樂意和他們交朋友,除了那個被基拉從救生艙帶回來的芙蕾讓他有點討厭,還是一副大小姐的樣子,根本沒有身在戰場的覺悟。

「諾,等我關了電腦馬上就來,你們先去吧。」

「那你快點來,我們幫你佔好位置。」

關掉電腦伸個懶腰,感受着自己身上發生的改變,或許自己真的可以平息這場戰爭,只是就憑自己一個人是不是太困難了?

就在早上醒過來之後,星羽就發現自己的大腦像是開了竅一樣,思維變得敏捷了,神經反應更快了,注意力更集中了,精神也更好了。

並且在他的有意嘗試下,只要能接觸到,所有的機械他都可以將自己的思維同步進去直接操縱。不過越是巨大的機械就更費精力,想要操縱大天使號這樣巨大的戰艦現在還無法做到,只是把自己的思維和大天使號聯繫在一起都非常困難。

「基拉,你要戰鬥到什麼時候呢?」吃過飯回到房間的星羽勾起了話題。

「什麼時候嗎…..?等這場戰爭結束應該就可以了吧。」基拉的語氣也不是那麼肯定。

「那你覺得這場戰爭怎樣才能結束呢?」

被問到的基拉一下子陷入了迷茫,他並沒有思考過這樣的問題,在他眼裡,「戰爭」還是一個非常新鮮的詞語。

「不管怎麼樣,果然還只是個少年而已呢。讓我來告訴你吧,能結束一場戰爭的理由只有兩個:要麼是一方徹底消滅了另一方,或者情況更壞,交戰的雙方都因此被毀滅了,明白了嗎?」

聽到回答的基拉張大了雙眼,身體一下子坐直了起來。他從未想像過這樣的結局,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那你呢?你又要怎麼做呢?你也是不想戰鬥的吧!」基拉希望從星羽這裡得到答案。

「當然,除了這兩種結果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有一股凌駕於戰爭雙方的力量來強行解決爭端,所謂的暴力其實也只能用暴力來解決罷了。」

「還是必須要戰鬥嗎?…..」基拉明顯不滿意這樣的答案,頭埋在胸前看不清他的臉。

「喂喂喂,你那是什麼反應,相對於必須有一方被消滅的結果來說,第三種方法已經是會少非常多的犧牲的了,你該不會是想沒有任何代價的解決爭端吧?」

基拉並沒有再給出回應,重新蜷縮起身子用被子將自己整個裹在裏面。

還是自己想當然了。

本來星羽認為自己一番循序引導,基拉就會被自己的穿越者之力吸引住,然後自己再向他灌輸一下爆種的意識讓他早點覺醒早點結束戰爭。

雖然明知道就算自己不這樣做基拉也會走上這條路,但是星羽還是想快一點:自己可不是像基拉那樣的主角,早點結束戰爭就早點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