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蓋世天驕
蓋世天驕 連載中

蓋世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暗夜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迎雪 韓楓

上門女婿韓楓說,當我不再隱忍的時候,蒼天對我敬畏,大地為我顫抖,全世界都因我而瘋狂!展開

《蓋世天驕》章節試讀:

宴會廳里安靜了幾秒鐘後。

所有人就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哄堂大笑。

這個廢物,該不會是以為自己今天有幸,跟那幾位神秘大能共進一頓午餐,自己也成為人中龍鳳了吧?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還是燕京韓家的棄子,還是蘇家的上門女婿,一輩子都改不了。

是誰給他的勇氣,才提及帝王商會時,用那種輕描淡寫的語氣?

好像他一句話,就能讓蘇迎雪加入帝王商會似的!

「韓楓,你給我滾,馬上給我滾!」蘇老夫人忍無可忍,終於還是罵出口。

夏靈兒放下筷子,眉頭微蹙:「哥,這裡的飯菜,實在是不合靈兒的胃口,你送靈兒回去吧!」

「嗯,正好我也吃飽了,我送你回去!」韓楓說話間,已經站起身。

蘇老夫人的怒火,還在熊熊燃燒着。

可這兄妹二人,全然不放在眼裡。

已經有蘇家人忍不住想要動手了。

不過,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眼睜睜看着韓楓和夏靈兒離場。

因為他們怕髒了自己的手!

……

龍騰酒店門外綠蔭下,停着一輛黑銀雙色勞斯萊斯。

站在車前的,不是於猛虎是誰?

「谷主,靈兒小姐!」

於猛虎低着頭,像個犯了錯的孩子。

他是來請罪了。

完全是因為他擅做主張,才鬧得這麼轟動。

這違背了韓楓的命令。

以至於剛才他都沒敢去給韓楓慶祝生辰。

夏靈兒眼盲信不盲,趕忙說道:「哥,你不要怪罪虎子哥哥,他以後一定改!」

「靈兒小姐,你就別為我開脫了,是我違反了谷主的命令,我該罰……就算把我這個商門門主的身份廢掉也行,讓我留在江市,伺候您和靈兒小姐!」

於猛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他是個孤兒,自幼便受盡了苦難,八歲那年的寒冬臘月,他倒在冰雪天雪間,餓的奄奄一息,韓楓的出現,給了他重生的希望。

那時韓楓還是韓家大少,他也就成了韓楓的小跟班。

再後來,韓楓帶着他一起拜入鬼谷門下,勤學苦練十載。

於猛虎腦子愚笨,不夠靈光,可韓楓從未放棄過他,在韓楓上任谷主後,更是力排眾議,把他提拔成商門門主。

救命之恩、培育之恩、知遇之恩、提拔之恩……

於猛虎無以為報!

「想得倒挺美!」

韓楓在於猛虎屁股上來了一腳。

等夏靈兒上車後,韓楓背對着於猛虎,哭笑不得:「虎子,我罰你,就如同讓我自殘手足,上車吧,送靈兒回家!」

「嗯!」於猛虎用力點點頭,一直強忍的眼淚奪眶而出。

忽然,韓楓想到了一件事情,問道:「虎子,今年帝王商會,在江市預留了兩個名額?」

另無數商業巨頭趨之若鶩的帝王商會,也是鬼谷創建,於猛虎同時擔任會長職務!

「是,谷主有何吩咐?」於猛虎答道。

「路上再說!」韓楓坐在了后座上。

夏靈兒獨居在江市郊區的一座小院,倒不是蘇迎雪,或是蘇迎雪的父母,不願意跟夏靈兒住在一起,而是夏靈兒自己一再堅持。

小院不大,卻種滿了花花草草,寧靜舒適,遠離都市的喧囂,仿若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

房頂漏了,夏靈兒本要打電話找小工,於猛虎卻擼起袖子,爬到了房頂上。

夏靈兒和韓楓坐在石凳子上,茶香四溢。

「哥……」夏靈兒端起茶杯,卻欲言又止。

「靈兒長大了,跟哥說話,也要斟酌一下。」韓楓打趣道。

「哪有,我是說虎子剛剛好傻,無論如何,你也不會真的責罰他,可他還是給你跪下謝罪。」夏靈兒莞爾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你剛想說的不是這些。」韓楓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

「嗯!」夏靈兒不置可否,她瞞得過時間任何人,唯獨瞞不過韓楓,「哥體內的陽毒愈發重了,哥和嫂子的關係還是停滯不前,靈兒擔心!」

韓楓笑了笑,卻不以為然。

造化弄人。

三年前他身受陽毒,來到江市後,卻意外發現蘇迎雪竟是萬中無一的極寒之體。

極寒之體可解陽毒!

不過,需要二人……

「自我入贅蘇家以來,我本以為不怒不怨,不爭不搶,就會讓蘇迎雪對我日久生情,只是現在看來,我大錯特錯了!」韓楓自嘲道。

除非蘇迎雪自願,否則他不會強求,這是作為一個男人的底線!

「不然,嫂子對哥已經生出了感情,只是連她自己都還未發覺,哥也不夠主動。比如說,今年嫂子還專門給哥備了生日禮物。」夏靈兒輕輕搖搖頭。

「是么?」韓楓有些茫然。

「之前哥確實錯了,沒有哪個女人喜歡一事無成的溫柔。假如哥早就攤牌,讓嫂子知道你的能量通天,她早就被你俘獲了芳心。嗯,我想嫂子有在猜測今天的轟動,是不是跟哥有關係。雖然我看不見,但是我確定,有那麼一剎那,嫂子看哥的眼神都變了!」夏靈兒無比欣慰,韓楓再怎麼細緻入微,可終究是一個男人,只有女人才懂得女人。

「哦!」韓楓訥訥點頭,心卻加快跳動了幾下。

隨即他攤開左手掌心,因為陽毒所侵,一條發黑的絡脈,就像是一條黑色的長蟲,無時無刻不在生長,正通向他的心臟。

等到蔓延至心臟,韓楓也不知命運如何,是生,是死,還是……

他只知道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情未做。

伴隨着韓楓黑耀般的眼眸,射出一道道寒芒,周圍的溫度彷彿也跟着驟降。

夏靈兒能夠清晰感受到韓楓的情緒變化,也知道韓楓在想什麼,「哥,快三年了,你始終放不下,今天你念我的名字時,還在前面加了韓家,可你明明對韓家恨之入骨!」

「不,我恨得不是韓家,我恨得是那些奪走我東西的人!」韓楓眼中攢動着無盡的怒意,彷彿身體里有一隻洪水猛獸,即將覺醒一般。

「十二歲那年,鬼谷招收了十萬名外門弟子,我為了能夠讓韓家更上一層樓,毅然決然帶着虎子加入其中。十年,我咬緊了牙關,歷經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磨難,打敗了一個又一個對手,最終方才脫穎而出,成為鬼穀穀主,然而當我滿心歡喜,滿身榮耀歸來,爸媽卻慘遭毒手,假如……假如我早回去半個月……」

說到這裡,韓楓已然哽咽。

就算他是鬼穀穀主,卻也做不到讓父母死而復生。

「哥……」夏靈兒不知該如何安慰,唯有陪着韓楓一起落淚,祭奠養父養母的在天之靈。

「是,我乃鬼穀穀主,不把韓家看在眼裡。可是本該屬於我的東西,我不會拱手讓人。一年,一年之後,無論蘇迎雪是否愛上我,陽毒解與否,我都要回韓家,拿回本該屬於我的一切!」

韓楓勾起嘴角,發出『桀桀』笑聲,溫文爾雅下,殘忍暴戾在隱隱滋生。

無論是夏靈兒,還是房頂上的於猛虎,全都不禁頭皮發麻,彷彿被扼住了咽喉,難以喘息。

他們知道,整個華夏的天,要變了!

《蓋世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