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傅太太只談情全文免費試讀
傅太太只談情全文免費試讀 連載中

傅太太只談情全文免費試讀

來源:外網 作者:許傾城傅靖霆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許傾城傅靖霆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傅太太只談情全文免費試讀》章節試讀:

葉文涵被他盯的有些心虛,但不肯服軟,尤其這麼多人看着。
葉家地位在這裡擺着,傅靖霆總要給她,不,是給葉家,留面子。
想到這裡,葉文涵下頜抬起,「不是她的東西,想帶走,沒門。」
男人眼睛眯起來,問她,「什麼東西不是她的?你手裡的耳墜?」
葉文涵攥緊自己手掌,將那枚耳墜死死攥住。
傅靖霆將她手指掰開,從她掌心裏拿起那枚耳墜,「我給了就是她的。不值錢的玩意,你生哪門子氣?」
「不值錢的就算丟了也不給她。」葉文涵有些委屈。
他能哄她一句,已經給她莫大的面子。
還這麼不依不撓,傅靖霆耐心全無,整個人臉色透出一股子陰鷙的冷。
「段恆,送葉小姐回家。」
段恆忙湊過去,軟拉硬拽的把葉文涵請走。
心慌,想吐,眼前發暈。
許傾城有些撐不住了。
她抓住保安的胳膊,用力到指甲都快陷進去,「麻煩扶我到廳外,我頭暈。」
她臉色蒼白,冷汗岑岑。
傅靖霆將人扶住,問她。「怎麼?」
「暈血。」
男人眉心一蹙,他手臂扣住她的腰身,「送你去醫院。」
「不用。」許傾城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按住他的手臂,阻止他欲要抱她的動作。
女人臉色不好,但卻依然丟給他一個勉強算是嬌媚的笑,「傅少,你不想明天安城的新聞上出現你和我的名字吧?麻煩幫我叫個司機。」
傅靖霆瞅着她,他突然彎腰就將人抱了起來。
「我不允許,誰敢發我的新聞。」
「……」那就好。
許傾城放心了,她有些乏力的閉上眼睛,側了一邊臉靠向男人的胸膛。
不是想在人前做出一副依偎親密的假象,而是這樣能減緩她的頭暈。
耳朵里能聽到男人有力的心跳聲,與另一側耳垂綿綿的疼痛交織讓她有些分不清是疼痛在跳,還是他的心臟在跳。
只覺得這短暫的依附可以讓她不用那麼緊繃。
傅靖霆垂眼看去,她面容姣好,五官精緻,笑時媚到你骨頭裡,不笑時臉上透着股子冷,冷到你心坎里。
這會兒她單手捂着耳朵,偎在他懷裡閉上眼睛,收了滿身的張揚利刺,乖的像是蜷縮着身體撲在主人腳邊的小貓。
傅靖霆輕曬,藏着爪子的小貓,冷不丁撓你個花臉。
醫生檢查後要做清創。
酒瓶棉掃在耳垂上的一刻許傾城想爆粗口,她猛地把頭偏開躲過,臉上表情失控的十分精彩。
傅靖霆忍不住笑了聲,手機舉起來衝著她拍照。
許傾城腦皮層一陣一陣兒的,痛覺神經太敏感,她不想矯情的說她怕疼,但是她真的怕疼。
眼睛瞪着醫生鑷子夾住的酒精棉,全身都在拒絕。
上了年齡的醫生十分不認可的蹙眉,「不清理創口怎麼檢查,要看看是否要做修復,耳朵的地方多重要,影響美觀,你忍一忍就過去了。」
許傾城受不了這種酒精蟄蟄喇喇的疼,像是有蟲子在咬她耳朵,她還不能碰,不能撓。
但是,醫生有一句說到點了。
她不要留疤,不要不漂亮。
女人對美貌的追求那是其他生物無法理解的。
兩股力量在腦袋裡交纏打鬥,許傾城覺得這事竟比她去爬傅靖霆的床更加難以接受。
雖然當初她低估了疼痛的含量,但是過去了就覺得還能忍。
醫生有些不耐煩,她抬手招呼傅靖霆,「你別站旁邊看,過來搭把手。」
男人挑挑眉,沒拒絕,走過去,「怎麼做?」
「按住你媳婦的頭別讓她亂動。我這很快就清完了。」護士比了個動作。
媳婦?!
兩人視線剛好相對。
許傾城開口,「我不是他媳婦。」
「哦,男女朋友?」醫生又問。
這一對,容貌氣勢旗鼓相當。怎麼看怎麼養眼。
傅靖霆站到她面前,女人坐在凳子上,發旋只到他胸下,他手掌按在她頭頂,另一手擋住她半邊側臉。
「也不是。」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護士有意轉移她的注意力,不斷問問題,手上動作卻也迅速。
許傾城下意識腦袋往一側躲,被男人的手擋回來,他的手掌寬大,幾乎將她的臉全部覆蓋。
他聲音冷淡,「別動,忍着。」
許傾城無處可躲,整張臉突地埋進他懷裡。
女人的五官立體,隔着襯衣壓進他的肌膚里,腹部肌肉下意識收緊,感受到她略微掙扎的摩搓。
攀在他胳膊上的手指掐着他,感覺她渾身都在抖。
醫生動作很快,「好了。可以自然癒合,也可以做一下美容修復。看你自己選擇。」
許傾城鬆口氣,額頭似乎出汗了。
她臉抬起來。
醫生笑着看她,「這麼怕疼?生孩子的時候可怎麼辦?」
「……」
這醫生腦洞太發散,她耳垂清個創,能給扯到生孩子上去。
許傾城半響憋出倆字,「不生。」
傅靖霆垂眼,因着這倆字低頭看她。
「那多可惜,你們長這麼好,孩子一定也好看。」
說了他們不是男女朋友關係。
這醫生沒長耳朵。
許傾城白眼快翻到頭頂去了,懶的再回復。
她鬆開扣着傅靖霆的手,抬手下意識想揉下耳垂,又不敢碰,幾次抬起又放下,臉上就生了怒意。
她臉上冷着,怒氣從眉眼間悄無聲息傾瀉。
不知道該說葉文涵是聰明還是腦殘,經她這麼一鬧,不用許傾城自己再宣傳,現場的大都知道她與傅靖霆這不清不楚的關係了。
許傾城不在乎自己名聲,現今這局面也容不得她在乎,名聲不好換來利益她也樂見其成。
但這不代表她被人欺負了,疼的鑽她頭皮她還能忍下不還手。
傅靖霆靜觀她的微表情,莫名覺得有趣。
醫生看這倆人沒什麼搭理她的意思,也不問了。
許傾城起身,她手扶了扶一側的檯子,有點輕微暈眩。
暈血加疼痛,折騰的她不輕快。
男人手臂纏上她的腰擁着往外走。
許傾城詫異偏頭看他,那眼神彷彿在說,喲,傅少,這麼好心?!
傅靖霆就笑了,他突然伸手去掐她受傷的那隻耳朵。
許傾城嚇得身體都要僵住了,她偏頭去躲,因着方向的緣故,整個人被迫縮進他懷裡。
謹慎盯着他的手,「你幹什麼?」
她眼睛圓瞪的樣子,像是炸毛的貓,如果她脖子上有一圈毛,傅靖霆有理由相信,現在也是炸起來的。
他眉角挑了挑,放下手,「不幹什麼。你這表情不錯。」
許傾城,「……」
神經病。

《傅太太只談情全文免費試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