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之巔峰狂少
都市之巔峰狂少 連載中

都市之巔峰狂少

來源:google 作者:江邊儺送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周沖 武俠修真 蘇寒

石碑降臨,地球危難文化傳承,武道崛起小人物蘇寒有大情懷,保家衛國,征戰魔窟,覺醒武帝傳承,一步步登臨巔峰,拯救全人類展開

《都市之巔峰狂少》章節試讀:

舟行湖上,寂然無聲。

一聲長嘆,雲煙盡散。

魁梧身影逐漸沒入雲霧中,扁舟無風自動,徐徐而行,到煙雨湖的另一頭,這裡是江城人民公園,楓葉搖曳,染紅半邊天。

湖畔。

一名老者垂釣,面色紅潤,眉心有符文閃爍,筆直的釣竿,卻沒有下餌,依然悠閑自得,身邊溫一壺老酒,目光炯炯然。

「爺爺,你這次偷跑出來,大病初癒,風寒入體,對身體不好的。」不遠處,一名絕色少女嘟着嘴,不滿道,「釣什麼魚呀。」

少女十七八歲,身材高挑,明艷動人,小蠻腰盈盈一握,胸脯發育極好,尤其是靈動的眸子,泛着深秋里的一抹春意。

涼亭外。

一名中年男子警惕四周,太陽穴高高鼓起,呼吸之間,體內力量咆哮如龍,顯然是一名大高手。

「小姐,無需擔心,牧老是四品武者,雲省誰能傷得了?」中年男子聞言,搖頭失笑。

話音剛落,一陣風來。

一艘木船悄然出現在岸邊,三人竟然沒有察覺。

雲霧散去。

一名俊逸的年輕男子立於船頭,背負雙手,似擎天立柱,撐起整片天地。

「敵襲!」

中年男子眉心閃爍,手中出現一把鋒利的匕首,縱身一躍,悍然出手,刺向船上的年輕人,匕首未到,力量四射,湖面震蕩。

老者抬頭,目露精芒,看到俊逸年輕人,對視一眼,這一瞬間,臉色巨變,精神力接觸對方時,好似遇到了一股絕世強大的風暴,將他拉入其中,絞成粉碎。

「留情!」

老者心中駭然,作為四品武者,乃是雲省頂級強者一列,但看到俊逸年輕人時,生出一種蚍蜉撼樹的渺小。

忠叔萬萬不是對手。

可惜晚了。

秋煞劍!

中年男子乃是牧老的貼身護衛,三品武者,實力自然極為強橫,江城也難逢對手,可是對方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面前而沒有察覺,必定極為難纏。

一出手便是絕學。

中年男子施展秋煞劍,在深秋紅葉之中,釋放出秋風秋雨秋煞人的強大劍意,刺入年輕人眉心,想要一擊必殺。

牧老一聲留情,中年男子急忙收住力量,想要撤回卻是來不及。

噗嗤!

年輕人任憑秋煞劍襲來,無動於衷,眸子一閃,風起雲湧,煙雨湖瞬間天地變化,盡在掌控之中,方圓百丈,無盡生命之氣匯聚,宛如受到帝王召喚,一條青翠欲滴的如龍之氣瞬間凝聚,擊中秋煞劍。

秋煞劍發出一聲哀鳴,如同雞蛋碰石頭,寸寸碎裂。

中年男子口噴鮮血,倒在地上,駭然不已。

怎麼可能?

牧老神色凝重,快步上前,以最謙卑的態度道歉,躬身道:「這位先生,我下屬不懂事,誤以為您是刺客,得罪之處,還請諒解。」

「如果他之前不收回一半力量,現在已經是個死人。」年輕人瞥了一眼牧老,氣勢唯我獨尊,但卻毫無違和感,「我不會怪罪,畢竟你命不久矣。」

「胡說!」

絕色少女看到忠叔重創,心有怨氣,對方還大言不慚的說爺爺快死了,站出來,怒斥道,「我爺爺乃是四品武者,生命力強大,怎麼會死。」

年輕人自然是蘇寒。

他泛舟湖上,隨性而至,到了湖畔遭到攻擊,按照以前的作風,堂堂武王,華夏最頂級強者一列,榮耀不可褻瀆,這三人必死無疑,幸虧老者及時阻攔。

王之尊嚴,無人可冒犯!

「清揚!」

牧老色變,孫女和忠叔境界不高,自然感覺不到蘇寒的可怕,但他可是四品武者,感知最為明顯,眼前的年輕人極為恐怖,一念之間,天地色變,體內隱藏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絕對不可招惹。

「孫女牧清揚太年輕,不懂事,冒犯先生,實在對不住!」

牧老背脊發涼,手中的釣竿落在地上,急忙拱手,陪笑道。

蘇寒看向牧清揚,暗自點頭。

詩經有云: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牧清揚確實配得上清揚之名。

「爺爺!」

牧清揚跺腳,極為不服氣,但抵不過爺爺嚴厲的目光,悻悻不敢說話。

牧老見蘇寒沒有動怒,暗鬆口氣,忐忑問道:「先生,敢問您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蘇寒一眼看穿牧老身體隱患,冷冷道:「讀聖賢書,悟聖賢道,以殺止殺,心有魔念,不出一個月,你將精神錯亂,聖賢之術反噬而亡。」

牧老渾身一震,神色無比激動,顫聲道:「先生可能救我?老朽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蘇寒對牧老沒興趣,不過既然遇到便是緣分,點頭道:「明日等你魔念達到最頂峰,我可出手根除。」

「謝先生。」

牧老欣喜若狂,急忙行大禮,除了自己,家裡人都不知道,多年來,他雖然實力強大,坐鎮牧家,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但早已經埋下隱患,隨時可能走火入魔。

前個月大病一場,便是精氣神紊亂,具現物失控,走火入魔,差點死掉。

蘇寒能洞若觀火,絕對不是一般人。

留下聯繫方式,蘇寒準備離開。

牧老珍而重之的收起聯繫方式,又問道:「先生,不知道您有什麼要求,雲省之大,老朽的話還是管三分用處的。」

確實,作為雲省第一家族,牧家老爺子,民間團練總教頭,三個兒子在軍政商系統中均是巨擘一般的存在,他一句話,雲省沒有辦不成的事情。

「俗人。」

蘇寒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牧老,冷冷道,「貪戀權勢,心境不穩,四品入五品永無希望。」

不待牧老說話,蘇寒一步沒入雲霧,消失不見。

以蘇寒如今的身份地位,牧家雖然在雲省很強大,但想要覆滅,不過翻手之間,怎麼可能在乎牧老的條件。

牧老渾身一震,愣愣看着蘇寒離去的方向,默然不語。

牧清揚心裏不爽,忍不住哼道:「爺爺,這人太自大了吧,竟然不把牧家放在眼裡。」

牧老目光複雜,許久之後長嘆一口氣,苦笑道:「此人深不可測,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必定大有來頭,絕對不是牧家可以招惹的。清揚,記住了,以後遇見他,必須保持絕對恭敬。」

「爺爺。」

牧清揚不解,疑惑道,不知道爺爺為何對那名年輕人如此忌憚,以牧家的權勢地位,完全沒有必要吧。

「你看周圍。」

牧老搖搖頭,嘆息道。

牧清揚環顧四周,突然,俏臉巨變,呆若木雞。

但見方圓百丈,除了三人所在之地,萬物寂滅,甚至連一草一木,全部枯萎。

宗師!

牧清揚心中駭然,想到一種可能性,只有傳說中的宗師,才能動用天地之力。她剛才差點得罪一名少年宗師,給牧家招致大難,不禁渾身發冷。

武者,是這個世界的修行者。

聖賢石碑尋找氣感,於古文化傳承找到契合自己的意境,開啟武者修行之道。

牧清揚是天才少女,取詩經而得意境,十八歲已經三品境界,極為清楚武者的每一步多麼艱難,宗師乃是六品之上的巨擘,天地間真正的大人物。

此時。

蘇寒走出公園,背負雙手,步行在煙雨巷子,漫天紅葉,遙想當年,周沖叔叔帶他來到橘子洲頭,指着淼淼煙雨湖,說想要成為人上人,不受世俗約束,一定要成為強大的武者。

叔叔。

我如今位列王者,已經做到。

而你卻永遠看不到了。

瞿媚。

這次回到江城,絕望才剛剛開始。

不僅瞿媚,凡是參與過暗害周叔叔的人,江城其他四大家族肯定脫不了干係,不論是誰,不管多麼強大的背景,定要飛灰湮滅。

「就是他!」

蘇寒想着替周叔叔報仇的事情,不遠處傳來一道激動的叫聲,一股強烈的殺氣傳來,抬頭望去,但見一群人快速將他截住。

劉洋面色猙獰,眼神怨恨,指着蘇寒,叫囂道:「謝大少,他就是蘇寒,殺死頂天的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