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醫神
都市醫神 連載中

都市醫神

來源:google 作者:玄遠一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曼文 都市小說 陳堅

十六年煉獄般的磨練,註定讓他成為站在巔峰的男人!哥就是無所不能的全能神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展開

《都市醫神》章節試讀: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還想不想找你的其他未婚妻了?想就閉嘴!」沈曼文沒法對陳堅解釋,當下狠狠瞪了陳堅一眼。

看到沈曼文發火,並且以尋找自己未婚妻為要挾,陳堅識趣的閉嘴了。

只是,陳堅心裏卻是在感嘆,舉頭三尺有神明,城裡人就真不講究這些嗎?

不管怎麼說,誓言在陳堅看來,是比承諾更高等級的存在,他可不會輕易發毒誓!

陳堅救了沈曼文,可沈曼文的一系列行為,讓陳堅很難理解,再加上林家悔婚的事情,讓陳堅心裏徹底堅定了一個想法:城裡人,不講究!

「林家似乎真不知道你說的信物是什麼!」沈曼文駕車拐了個彎之後,問道:「不還給你信物,你真的不跟林家解除婚約?」

「其實,我也不知道信物是什麼!」陳堅如實說道:「你也看到了,我是打了電話之後,才知道有信物的事情的!可我必須要拿回信物才能還給林家婚書,解除婚約!」

「吱」!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

沈曼文冷不丁的急剎車,差點讓陳堅一腦袋撞到前面去。

「什麼?你不知道信物是什麼?」沈曼文一臉震驚的神色,心裏已經開始打如意算盤了,要不就隨便找點東西,說是信物,表明自己的身份,跟陳堅解除婚約?

「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陳堅沒好氣的說道:「我有九個未婚妻,總有人知道信物是什麼,林家要是敢拿假的信物騙我,遲早會露餡,我也必然會再次找上林家的!」

陳堅這番話,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澆在了沈曼文的腦袋上,讓她清醒了過來。

是啊,這個傢伙有九個未婚妻,說不定哪個未婚妻就給了真的信物,拿假信物糊弄他,怕是遲早要露餡。

這條路,走不通,還是老老實實幫他找白玉去,希望白玉能履行婚約!

沈曼文再次駕車上路。

時間不長,沈曼文的車子停在了街邊,一棟獨立的三層小樓前。

陳堅下車之後,抬頭看向了這座小樓,只見是幾個鎏金的大字:誠信金融服務有限公司!

「我未婚妻白玉在這?」陳堅看向了沈曼文問道。

「不錯,這家公司就是白玉開的。」沈曼文回答道:「她平時都在公司里!」

沈曼文沒告訴陳堅的是,白玉開的這家所謂的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實際上就是一個放貸公司,而白玉的背景很深,可不是什麼善茬。

「沒想到啊!」陳堅一臉燦爛的笑容,說道:「我未婚妻里還有開公司的!」

聽到陳堅這話,沈曼文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帶着陳堅推門而入!

公司一樓,十來個穿着統一黑色西裝的男人,正圍在一張桌子前打撲克,很多人都叼着煙,整個公司一樓烏煙瘴氣的,就跟下了霧一般。

陳堅和沈曼文差點一口被嗆出來。

陳堅更是眼尖的看到,他們打撲克只是每人三張牌,桌上還有這一摞摞的現金!

這種玩錢的撲克,還是如此大額的現金,顯然是在賭博。

陳堅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公司怎麼如此不正規?上班時間賭博?

「美女,要用錢?」一個臉上有道疤的男人,瞄了一眼外面的法拉利,很隨意的問道。

這年頭不一定開豪車的就是有錢人!

很多開豪車的,說不定是租來充門面的,兜里比臉都乾淨!

「不是,我找你們老闆!」沈曼文指了指陳堅,說道:「這是你們老闆白玉的未婚夫,我幫他找到你們這裡來的!」

這十來個傢伙,聽到沈曼文這話,先是面面相覷,隨後爆發出了震天的大笑聲。

好一會,這群傢伙才止住了笑聲。

臉上有疤的傢伙斜睨着沈曼文,說道:「美女,找樂子也不是你這種找法,你是來消遣我們哥們的?就他這德行,不知道是哪個山上下來的猴子,怎麼可能是我們老闆的未婚夫?趕緊的,哪涼快哪待着去!」

其餘的傢伙此時都是一臉好笑,看白痴的神色看着沈曼文和陳堅。

「你跟你們老闆說,他叫陳堅!」沈曼文正色說道:「是不是你們老闆的未婚夫,一問便知!我吃飽了撐的沒事,來跟你們找樂子?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們老闆是做什麼的,別怪我沒提醒你,他真是你們老闆的未婚夫,怠慢了貴客,你們老闆怕是也饒不了你們!」

沈曼文的神色不像是在開玩笑,而且,沈曼文還點出了一點,她知道白玉是做什麼的,整個海港,知道白玉背景的,還真沒人敢開這樣的玩笑,來這裡找這樣的樂子!

臉上有疤的傢伙猶豫了一下,說道:「行,等着,我們老闆不在,我給她打個電話!」

這傢伙一個電話打了出去,說道:「老闆,我疤子,有個女人帶了個叫陳堅的過來,說是您的未婚夫!」

此時的白玉,身處醫院一間病房內,病床上躺着一個瘦削的老人。

老人閉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昏迷不醒。

聽到疤子電話里的話,本就憂心忡忡的白玉,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怒道:「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哪來的什麼未婚夫?誰吃了雄心豹子膽,敢這麼戲耍我?收拾一頓給我扔出去,什麼狗屁陳堅,不認識!你是腦子進水了?這樣的鬼話也相信?」

疤子本想回答一句「好嘞」,可他還沒回答,電話就被掛斷了!

毫無疑問,白玉十分生氣!

疤子收起了電話,陰測測的看向了沈曼文和陳堅,冷笑說道:「老子打電話問過了,確定你們是來找事的了,我們老闆根本沒什麼狗屁未婚夫,兄弟們,老闆發話了,狠狠收拾他們一頓扔出去!」

疤子說完這話,一擺手,那十來個傢伙,迅速圍了上來!

「有話好說,別動手!」陳堅閃身擋在了沈曼文前面,說道:「我真是白玉的未婚夫!你們把白玉叫來,我當面跟她對質!我這裡有婚書!」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都這個時候了,還他媽敢消遣我們!」疤子一甩手,一根甩棍在他手中出現:「兄弟們,動傢伙,給我往死里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