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絕品奶爸
都市絕品奶爸 連載中

都市絕品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芊小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警官 蕭鳴 都市小說

兩年前,蕭鳴遭人陷害入獄,出獄後發現自己有了個女兒,孩子她媽的身份竟然是...展開

《都市絕品奶爸》章節試讀:

第9章 一臉懵逼

另一邊,三嬸打了個電話給物業和傢具公司,馬上就有人上門來收拾雜物間,床、桌椅、空調也很快就搞好了。

蕭鳴現在也才知道,付顏冰也是住在這個別墅里的。

過了一會兒,蕭鳴把淺淺哄睡著了,把她交給了三嬸,然後偷偷來到江含雪的房間。

裏面的陰氣,比在外面感應時要濃厚一些。

「乾坤借法,大道通靈,天眼開!」

打開天眼後,蕭鳴在一個衣櫃里,發現了陰氣的源頭。

蕭鳴馬上走了過去,打開衣櫃,拉出其中的一個抽屜。

嘶!蕭鳴倒吸一口涼氣,身子頓時僵住,體內有一股火焰燃起。

「看不出來,這小妞表面高傲,內心其實很悶騷啊!」

蕭鳴一邊嘀咕着,一邊目光鎖定在了內衣下面。

撥開小內內,蕭鳴正欲拿起壓在下面的一件玉器,忽然肩膀被人打了一下。

「我靠!」

蕭鳴嚇了一跳,剛才看小內內看得太入神,沒注意身後有人靠近。

扭頭一看,竟然是剛洗完澡,頭髮還沒完全吹乾的付顏冰。

「好你個蕭鳴,竟然是個死變態!你…」

蕭鳴連忙捂住了付顏冰的嘴巴,瞄了一眼門口,要是被三嬸聽見,他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嗚嗚嗚,放開我。」

「你答應聽我解釋,我就放。」

見付顏冰掙扎地厲害,蕭鳴一手捂着她嘴巴,一手抱住了她的身體。

好軟,好滑。

付顏冰此時穿的是露臍小短袖,蕭鳴隨手一抱就環繞住了她的腰。

忽然,付顏冰的臀部傳來一絲異樣,稍微一想,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連忙不再掙扎,點頭道:

「好,我聽你解釋,你快說。」

「我跟你講,這個房間里…」

話還沒說完,付顏冰就抱住他的一隻胳膊,使了一招過肩摔。

猝不及防之下,蕭鳴竟被她摔翻了過去,情急之中連忙伸手亂抓。

「啊!」

付顏冰發出一聲慘叫,整個別墅都要被刺穿了。

蕭鳴被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只是輕輕悶哼了一聲,還好他現在身體強橫。

如果是入獄之前,這一摔,恐怕至少要斷一根骨頭。

但是一看付顏冰,明顯比她更痛,正捂着左胸,眼淚都要出來了。

「我殺了你!」

付顏冰一個鞭腿朝蕭鳴的腦袋踢去,她此刻什麼都沒想,只想扒了蕭鳴的皮。

蕭鳴抬起雙臂,擋了兩下付顏冰的攻擊,見她絲毫沒有停手之意,頓時也產生一股火氣。

左手握住付顏冰的腳腕,用力一帶,付顏冰立即失去重心,身子向蕭鳴撲來。

不偏不倚,付顏冰的俏臉正好撲在了蕭鳴身上上,還好她及時雙手撐地,沒有完全埋下去。

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臉懵逼?

蕭鳴呆了兩秒,馬上推開付顏冰,站了起來。

付顏冰愣愣的躺在地上,我竟然打不過他?

蕭鳴來到衣櫃前,從抽屜里拿出那件玉器,這才看清是座玉雕——送子觀音。

玉雕入手冰冷,充斥着一股濃烈的陰氣。

「喏,我是來找這個…」

唰!

付顏冰已經站了起來,一腳踢向蕭鳴的胯間。

蕭鳴連忙用左手去擋,手上傳來一陣劇痛,右手一抖,玉雕滑落在地,摔成了兩半。

付顏冰還欲出手,見玉雕碎裂,瞪大眼睛,然後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

「你完了!這是含雪的寶貝,等着含雪收拾你吧。」

蕭鳴還欲辯解幾句,忽然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猜到是三嬸來了,擔心再被三嬸誤會,連忙溜了出去。

在雜物間的床上坐了好一會,蕭鳴又是憋屈,又是無奈。

被付顏冰誤會不說,這下肯定被她忌恨上了。

原本三個女人當中,就屬付顏冰對自己態度還算不錯,但以後恐怕就不會了…

而江含雪,自己摔了她的寶貝,這女人這麼喜歡坑錢,肯定會敲詐自己一筆,但自己哪來的錢?

難道真的要再回監獄去?自己今天才出來啊。

不知不覺,時間到了晚上,蕭鳴的肚子餓的咕咕叫。

但是沒人來喊他吃飯,他也沒好意思去找付顏冰。

好在兜里有十幾張鈔票,蕭鳴打算出去找點吃的,剛推開門,就聽到了汽車聲。

往大門口一望,是江含雪的車回來了。

不過,後面還有一輛車。

三嬸將大門打開,江含雪的車開了進來,下車的卻是一名穿着工作制服的代駕司機。

代駕?難道她喝醉了?

果然,江含雪搖搖晃晃的從後面的一輛車上下來了,同時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男子。

「含雪,你喝了酒,我扶你進屋吧!」男子伸手去扶江含雪的胳膊。

「不用了,學長。」江含雪退後一步,「今天已經夠麻煩你了。」

「客氣什麼,我們是老朋友了,應該的,那…你早點休息,改天我再單獨請你吃飯。」

「應該我請你才對,你這麼大老遠的送我回來。」

「也行,那什麼時候?明天晚上我有空。」

「嗯…那就明天吧。」

蕭鳴站在雜物間的門口,隱約可以看到男子,穿着西裝,打着領帶,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看起來是個成功人士。

而喝了酒的江含雪,身上少了點白天的高冷,多了几絲女人的柔美。

二人站在一起,竟然給人一種郎才女貌的感覺。

「這女人身邊果然不缺追求者啊。」

雖然知道沒必要,但蕭鳴還是感覺胸口有點發堵。

江含雪畢竟是自己女兒的媽,自己只是個捐精者,並沒有權利將淺淺帶走。

如果江含雪嫁了人,淺淺就要跟繼父過日子了。

江含雪目送男子上車,離開,然後搖搖晃晃的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

隨即,房間內響起一道讓蕭鳴心驚肉跳的爆喝——

「誰打碎了我的玉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