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嫡女狂後
嫡女狂後 連載中

嫡女狂後

來源:google 作者:雲鶴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雲小姐 雲鶴 穿越重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斬草除根!她本是現代賭場黑老大千金,不想被人垂憐財產殺害,魂穿為赤狐國中四大家族雲家小姐;一身冠絕天下的賭術,一顆雲淡風輕的心,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棋子反為下棋人,且看她素手指點萬里江山!展開

《嫡女狂後》章節試讀:

「小姐,大事不好了……」

  半躺在床榻上的雲溪聽到丫鬟秋兒的呼喚,翹眉微皺,悄悄把拿在手裡的骰子藏於袖裡。剛要起身開口,隨後慢咳兩聲作罷,無奈道:「什麼事這麼慌慌張張的。」

  進門的秋兒一身淡綠色衣服,此刻稚嫩的臉上顯露出為難之色,她是看到自家小姐面容憔悴,話到嘴邊又給咽了回去,急忙跑到床榻旁扶住要起身的雲溪。

  「可是已下了聖旨,要招我進宮?」

  平淡的語氣讓身邊的秋兒有些吃驚,當下便擔心道:「老爺此刻已在書房接待從宮中來的七王爺,看樣子,小姐這次是必須進宮了……」

  「嗯,知道了。」

  看着小姐一如既往的平靜,秋兒按耐不住心裏的怒火,惡狠狠道:「肯定是四太太在外頭使壞,讓那昏君把小姐選了去,且小姐現重病在身……」

  「不得胡說。」雲溪語氣加重。

  嚇得秋兒連忙低頭:「小姐……」

  「雖在雲府,但仍的提防小人,小心隔牆有耳,別再讓人捏住把柄。」臉色慘白的雲溪顯得柔弱無力,眼神卻是格外的明亮:「我前些時日讓你準備的東西,現在可是妥當了?」

  「都準備好了。」秋兒轉身道:「我去給小姐取來。」

  自家小姐自從幾年前大病一場後,在太醫都束手無策,雲府準備辦後事的時候,一雷震通天的晚上,突然醒了過來,雖然一如既往的贏弱不堪,甚至變得神秘起來,不過她知道自家小姐洪福齊天,定是大富貴之命。

  「溪兒。」門外一宏厚有力的聲音讓剛要轉身的雲溪一愣,心想該來的總是要來,可是沒想到會是這麼快罷了。

  剛要出門的秋兒看到一群人已經進了院子,為首的是雲鶴與七王爺,當下行禮:「奴婢秋兒拜見七王爺,老爺。」

  「溪兒可是梳妝打扮好了?」雲鶴雖不情願帶着這七王爺來看自家女兒,雲家在赤狐國也是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但是聖旨面前,不敢不為。

  不等秋兒回話,雲溪已經開門而出,抬頭掃過眾人,為首的身姿修長,長相俊美,如同那自九玄天際飄然而來的謫仙一般,自帶着一股子飄雅脫俗,一身白色衣袍更是將他渲染得高貴、獨世,讓人不忍褻瀆。

  雲溪與這七王爺不曾有太多來往,此時正面相對,倒是感覺此人如同溫玉,讓人親近,隨後俯身行禮道:「見過七王爺,爹爹。」

  雲鶴連忙上前扶住:「溪兒,七王爺這次來……」話還沒說完,輕聲的嘆氣聲便亂入雲溪耳中。

  面前這位接近不惑之年的年紀、一派儒雅的人,便是她這世的爹爹,只是他還不知道,他心愛的三女兒雲溪,已經被他四姨太折磨致死;上一世她為愛情,被親妹妹毒害,上天憐惜她,硬是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只是身體的本錢不好,況且生存環境也太過惡劣,空有一副好皮囊,惹得昏君垂憐。

  「雲小姐,本王此次來,是來接你入宮侍奉皇上的。雲小姐看何時啟程,隨我一起進宮。」七王爺如溫水一般的話響起,雖然句句不帶有威壓之詞,但是聽到耳朵里,如同洪水而至,壓迫的人喘不過氣。

旁邊的秋兒似乎是被七王爺高貴典雅的氣質所迷,兩眼直勾勾的看着不說,小嘴微啟,口水都要出來了,獃獃的樣兒讓雲溪好不生氣,心想這些時日的**仍不能抵擋一個男人,看來這小丫頭的花痴病,仍然的抓緊時間醫治了。

  雲溪微笑相應:「七王爺,如是皇上召見,乃是雲溪的福氣,可是近來雲溪身體虛弱,卧床多日,服用數味配方也不見好轉,雲溪想等病情好轉,再去宮中伺候皇上。」

  聽完雲溪的話,七王爺方才回過神,審視雲溪的眼神顯得有絲慌亂,只見她碧綠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柔肩束腰,肌膚如凝脂,吐氣如幽蘭,嬌媚無骨入艷三分。當真是擁有傾國之色,其病態之狀,更是顯露出柔情美,讓人忍不住憐惜。

  「赤狐國中御醫多是天下奇才,雲小姐若是不嫌棄,此刻我們回城醫治,本王想不出數日,雲小姐病情定會好轉,如何?」七王爺何嘗不知道雲溪這是推脫之意,但是隱約之中,她感覺面前的女子不是傳說那般弱不禁風。

  似命令的一句話讓雲鶴不知怎麼為雲溪解脫,剛才雲溪的推脫尚未不妥,但還沒想出對策的雲鶴,生怕王爺生氣;沒想到王爺不但沒生氣,而且給了雲溪台階下,若是雲溪再不領情,恐怕這七王爺要翻臉了。

  「溪兒。」雲鶴好意提醒,給雲溪使出一個眼神。

  誰知雲溪當做沒看見,清白玉指緊握手帕,遮住口鼻輕咳兩聲道:「雲溪謝七王爺的好意,只是近來雲溪發現此病似有傳染跡象,所以搬進這聽雨院,整日與秋兒相伴,可我苦命的秋兒得其他怪病,整日發獃,讓雲溪不想再去牽連他人。」

  雲溪說罷,硬是擠出幾滴眼淚,惹得眾人紛紛看向一臉花痴相的秋兒。

  此刻秋兒正看着七王爺入神,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目光,嚇得馬上低頭,拋給雲溪眼神求救。

  幸災樂禍的雲溪先是假裝沒看見,而後使眼神讓秋兒離開,離開時腳步慌亂,差點摔倒,不得不讓人相信已怪病纏身。

  不知緣故的七王爺,帶着疑問看向了雲鶴;精明的雲鶴何不知道自家寶貝女兒的花招,也不拆穿,嘆了口氣道:「七王爺,雲某昨日請來南方一代有名的郎中,明日便能到達。不妨讓那郎中看看,若真能醫好,溪兒便與七王爺進宮也不遲呀。」

  思慮片刻,七王爺點頭:「高手在民間的說法也不是虛傳,如此這般,那本王改日再來。」也不強求,轉身便走。

  雲鶴甚是吃驚,相來表面溫柔的七王爺可不是那麼無害,是與振國大將軍殺敵守衛的勇士,現在對雲溪幾番挑絆不加理會,更是妥協到改日,這不得不讓雲鶴提防有什麼奸詐在裏面。

  「恭送七王爺。」再次俯身,勝利的微笑已經勾勒在她的嘴角。

  欲言又止的雲鶴領走前留下「早些休息吧。」便也離開了聽雨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