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皇太子他興風作浪
大唐:皇太子他興風作浪 連載中

大唐:皇太子他興風作浪

來源:google 作者:流光如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羽 蕭令儀

張羽本以為自己這個接受過科學教育的新時代小青年,在唐朝能大展拳腳結果想破了頭,連個上廁所用的手紙都沒研究出來張羽活生生的用竹片颳了菊花十七年無奈只能和道士師父習武卜卦進入長安城後張羽收到了系統提示展開

《大唐:皇太子他興風作浪》章節試讀:

「哼!你這產的精鹽我們鹽運司都要了,一斤五百文,怎麼樣?」

和張羽預計的差不多十斤就能賣上五兩銀子。

張羽這一共也就提煉了幾十斤精鹽。

「就這麼點?」

鹽運司的官吏本以為這些只是樣品。

沒想到已經是張羽能拿出來的全部精鹽了。

初唐是不禁鹽的。

賣鹽的若想出售給鹽運司。

都是自己將鹽拉去鹽運司出售。

這個鹽運司的官吏是收到上官傳話,說有細鹽需要去收購。

這才親自帶了好幾個人來,還以為有什麼大生意。

「啊,這是我昨天煉製出來的,過幾日再來,至少產出上千斤的細鹽。」

「還是太少!」

鹽運司的官吏想了想說道:「一百兩銀子,你的鹽方,我鹽運司要了。」

聽着這官吏的口氣,明顯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張羽的臉一下拉的老長,瞥了眼李世民。

「鹽賣!鹽方不賣。要買就買,不買趕緊滾!」

剛在心裏誇完你。

轉身你就給我撩橛子了?

「你!」

鹽運司的人將張羽幾人包圍了起來。

張羽腳下踏了個罡步,若是這幾個官吏敢來橫的。

他張羽也不是吃素的,習武十幾年,解決這幾個酒囊飯袋還是不成問題。

「很好!你們給本官聽好了,鹽運司可是受官府管制,你若不賣,等鹽運司出手,到時候就不是一個鹽方能解決了的!」

「放肆!」

李世民被李羽那一個眼神,弄得也是一張老臉有點掛不住。

是他親自吩咐的人,通知鹽運司底下的人來買鹽的。

這麼點小事,竟然辦成這樣。

一個小小的鹽運司都敢如此欺負百姓。

今日是他在,如果他不在張羽該如何應付。

一想起張羽會被欺辱的場景。

「趕緊滾!」

李世民就已經對這小官吏動了殺心。

官吏也怒了,他堂堂一個七品官員竟然接二連三的被草民指着鼻子罵滾。

「大膽刁…」

「刁你奶奶個腿兒!」

那個官吏話還沒說完,程咬金一個大逼斗呼到了官吏的臉上。

官吏被抽的像個陀螺似的,最後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幾個小吏想衝上前扶起長官。

直接被李靖程咬金抓起來,一手一個直接丟出門外。

門口的那幾個小吏還叫囂着,要把他們都抓進牢里。

「在狗叫,老子脖子給你們扭斷!」

程咬金戰場上殺過的人那是不計其數,一身的煞氣外露。

「你們給我等着!」

一個小吏放下狠話,招呼着同伴抬起暈倒的長官就跑了。

「不過是幾個小吏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我來處理!」

李世民氣的胸口起伏不定。

一股王霸之氣險些沒有壓住。

跟着來的幾個國公此刻也是大氣不敢出。

尤其是長孫無忌,他是百官之首。

就眼下小吏們這般囂張行事。

不就是當著陛下的面,打他長孫無忌的臉么。

更何況張羽還有可能是他的親外甥。

「我張羽從小習武,這些蠅營狗苟之輩,又有什麼好畏懼的!」

張羽逼王氣息十足。

長孫無忌出言打趣。

「呵呵,你這麼厲害進城的時候怎麼讓人扔大牢里去了?「

「這個…不一樣,他們有刀,武功在高也怕菜刀!

我血肉之軀哪能和他們硬碰。」

「好了,好了,老李啊,你問吧!」

李世民出言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李靖聽到李世民終於想起他的事了。

面露欣喜,走出一步。

「張小子,你師父可能是我一位舊相識,你能具體的描述下你師父的長相么?」

「長相?就一個字丑!老丑了!我小時候第一眼看見他魂都嚇飛了一半,我還尋思看見閻王了呢……」

經過張羽的一番描述。

幾個人都確定張羽的師父。

就是李靖與紅拂女的結拜大哥虯髯客。

本名張仲堅!

出生的時候就是因為丑的像鬼似的。

差點讓他親爹給活埋了。

「我這師兄虯髯客早些年就手段通天,看相卜卦都神乎其神。

十幾年沒見了,我也一直在打聽他的下落。

有人說幾年前親眼看見我大哥飛升成仙。」

張羽聽到有人傳播迷信,趕緊出來闢謠。

「不信謠不傳謠奧!是不是飛升成仙我不知道,反正我師父今年才走,人都是我親手埋的。」

「以張天師的手段,救活個人也不是沒有可能吧?」

李世民說完,看着其他幾個人。

想聽聽他們的意見。

李靖、程咬金、長孫無忌、李勣沒有一個人接茬。

尤其是那程咬金,腦袋低的都快塞褲襠里了,生怕被點名。

你想認就認,別瞅我們。

到時候不是,我們還得跟着吃瓜落。

一直悶不作聲,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李勣終於開口了。

「張羽,你可知你師父為什麼給你取羽這個名字么?」

「知道啊,我師父說把我從棺材裏摳出來的時候,身上就有個純金的長命鎖,上面刻着個羽字。」

李世民、長孫無忌聞言,只覺腦袋轟的一下。

刻有羽字的純金長命鎖!

當年,李羽出生時,太醫就說胎里先天不足,怕是留不住。

李世民特意叫人打了副純金的長命鎖,刻上了李羽的名。

沒想到金鎖還沒等打完,李羽就咽氣了。

入棺時,李世民親手將就長命鎖放了進去。

李世民努力的壓制自己的情緒。

長孫無忌聲音都有些顫抖。

「長命鎖快拿給我們看看,你師父是如何撿到你的?還有你是否有天生的咳疾?」

「你說那個長命鎖啊!我就這麼一個值錢的東西,師父走的時候放師父棺材裏給他壓棺材板了,

再說了我沒病沒災的,早上一睜眼就造兩碗乾飯,吃嘛嘛香,要那玩意兒幹啥!」

張羽頓了頓又道:

「對了,我師父說那天他找了塊風水寶地正準備吸收天地精華,排除身體的雜質,

聽見有小孩哭,順着聲音,就給我從棺材裏摳出來了。」

對上了,基本情況都對上了。

只要確定那塊長命鎖是李羽入殮時的那塊,那張羽就是李羽。

李世民問了張羽他師父的墓在哪後,就急沖沖的走了。

李勣最後一個走的,小聲的問了張羽一句。

「你師父飛升是不是與他在風水寶地吸收天地精華有關?

還有如何排除自身的雜質,你可知修鍊的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