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連載中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

來源:外網 作者:困的睡不着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困的睡不着

終南山,世人只知終南山有全真教,卻不知終南山下有一座破敗的道觀。那一天,古井觀的人橫空出世,從此名冠天下!古井觀唯一扣扣群:683117908,進群需要驗證,請備註你在酷匠的名字,消費過的讀者10塊就可以申請,..展開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試讀:

第二天清晨天剛亮,向缺就已經站在了卧室的窗前,這是多年在古井觀養成的習慣,卯時為黎明,那是一天陽氣開始之時,卯時修鍊對風水陰陽師益處頗大。
外面陳家大宅上空縈繞了兩個月的黑氣已經消散開來,取而代之的則是密布了整個山頭的淡淡紫氣。
紫氣東來,被常人稱之為貴氣乃皇家之氣,陳家輝煌了近百年這股盤繞在山頂大宅上空的紫氣就是來源,龍穴聚財局就是引入了紫禁城護城河積累了千百年的貴氣到陳家,使其家族氣運登峰造極在經商一道上無往而不利。
之前,風水局被破紫氣盡失,陳家氣運也被黑氣所吞噬,如今向缺斗贏了那三個風水大師又讓紫氣歸來,龍穴聚財局重新運轉,陳家將繼續輝煌。
門外響起了敲門的動靜,向缺打開房門,陳三金的秘書何盡忠一臉恭敬的說道:「向先生,老闆吩咐說您起來後就下去用餐」
「你把飯端到我房間里來,下去就不用了」
何盡忠一愣,心想這人夠怪的了,在主人家做客哪有不下去吃飯反倒讓人把飯端上來的,他剛想再開口又想到陳三金曾經吩咐他,無論對方有任何要求他都得無條件照辦,何盡忠只得告辭讓人把飯菜給端上來。
陳家的早餐準備的很豐富,除了北方的家常早飯外還有南方的糕點,看的人很有食慾但向缺拿着筷子嘆了口氣,只是隨意的夾了兩個饅頭喝了碗粥。
吃完早飯後,向缺也沒有踏出房門一步,一整天里他都盤坐在地上修鍊古井觀道法。
天下道法殊途同歸,分為五術,山,醫,命,相,卜。
五術中山為借用符咒來驅鬼鎮邪,醫就是中醫,丹藥,方劑和針灸,也稱玄黃之術。
命就是人的命理,人和天地,陰和陽。
相和命相近,也就是所說的相面,也包含風水,堪輿墓穴,卜則是卜卦推算也就是常人所稱的算命先生。
道家五術又可以延伸為很多派別,比如麻衣一派主相術,茅山和天師主驅鬼鎮邪,楊公專註風水堪輿,鮮有哪家道派會集五術為一身的,但古井觀就是個特列,當年古井觀祖師建觀之時其實是由五名祖師共同建立的,這五名祖師正好囊獲道家五術,所以古井觀就屬於特立獨行了五術全都集於一身了。
但幾百年來,古井觀也遭遇過很多變動,原本五術傳承齊全但到現在卻落個零零散散了,只剩風水布局,命相和卜卦了,玄黃之術墓穴堪輿則是已經斷了傳承。
道家所謂的修鍊,平日里最重道家經法,像太一生水,道德經,抱朴子,太玄經等等,經文讀熟了各種符咒也就能應用的隨心所欲了,其次道家修鍊靠的就是實戰了,驅鬼鎮邪,風水布局,擺攤算卦等等,而向缺呢完全是紙上談兵,他在古井觀十幾年整天窩在經閣里書沒少看,但真正的出手卻是僅有一次,就是幫陳家渡劫。
所以,前兩天這一戰下來讓他很是揪心,明顯感覺無論是破風水局還是跟厲鬼鬥法都很費勁,勞心勞力的累個半死,這明顯是經驗太少啊。
如果像老道和師叔那樣可以隔空畫咒,凝聚一
–>>
身煞氣的話斗那個厲鬼自己只要站那不動,動動嘴皮子和手指就能搞定了,哪像自己還得掏符扔符什麼的,太特么浪費時間還累人了。
傍晚,陳三金從京城返回,何盡忠告訴他向缺一天都沒有下來,兩頓飯都是在樓上吃的。
「他沒出來,也沒人上去打擾過他?」
「沒有,家裡還沒人見過他」
「我上去見他,你讓人做些飯菜,把陳夏,陳冬還有夫人叫下來」陳三金邊說邊走到樓上,敲響了向缺的房門。
向缺打開房門,看見站在門口的陳三金皺眉說道:「事情沒解決?」
「先生,怎麼知道的?」陳三金自問自己的表情算是雲淡風輕的,不明白向缺是從哪看出來的。
向缺說道:「你雖然沒耷拉着一張臉,主災宮平淡表明災難已過,面相三停,你的上停長而豐隆方而廣闊,是主貴,原本是沒什麼問題的,可現在長了顆痣也就是俗稱的瘊子,那就表明貴氣沒散但麻煩也在」
陳三金一摸自己的腦門子,上面果然長了個瘊子,自己的臉自己當然知道是啥樣,原本是沒長的,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
「找到幕後下手的人了,但對方的身份太敏感,我沒辦法手起刀落」陳三金很直白的說道:「也就是說,我明知道是誰幹的但卻拿他沒辦法,至少明面上沒有」
向缺拍着他的肩膀說道:「那就背地裡陰他一把」
陳三金愕然,說道:「陰他?先生出手?」
向缺搖頭說道:「我是有心無力,有些事我是不能做的,但我可以點撥你一下」
向缺從陳三金的面相上看出來他的麻煩還沒有過去,也就是說古井觀和陳家的因果仍舊存在,但向缺能做的已經做完了沒法再出手幫陳三金對付幕後黑手了,不能直接收拾對方,但他可以指點陳三金如何在背地裡下手。
「很簡單,你忘了那天我交給你的那個裝有五鬼運財術的罈子了」向缺說道:「把那個罈子偷偷摸摸的放到對方的家裡,或者他有什麼買賣放到他公司里也行,不能讓人發現,然後你找人去和對方做生意,明白么?還有,對方有風水師在身邊跟着對於這些門道會很清楚,你做的時候不能太貪太明顯了不然人家會察覺到的,要循序漸進一點一點的來,吃相別太難看了」
「先生你這麼說,那我就悟了」陳三金悠然一笑,一點就通。
明面上沒辦法收拾對方,但背地裡卻有機會下手,這種商業操作陳三金絕對在行,在向缺的指點下想要狠狠的坑幕後黑手一把並不難。
向缺又說道:「別大意了,對方既然先前能找風水師動你,被你躲過了這一劫,但難保背後他會接着下手,他們不會如此甘心輸這一局的」
陳三金陰着臉說道:「我雖然沒有辦法立刻解決這個麻煩,但有了提防的心他們再想下手也沒那麼容易了」
陳三金已經打定主意,古井觀沒辦法常年守在他身旁,他打算花大價錢請個風水大師在家裡坐鎮,時刻防着對方在此道上再來一手。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觀傳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