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從鬼滅開始的諸天之旅
從鬼滅開始的諸天之旅 連載中

從鬼滅開始的諸天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青瓷等煙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南宮問天 遊戲動漫 青瓷等煙雨

一場措不及防的高空拋物讓南宮問天撿到一隻石質神光棒,在吸收了南宮問天的血液後,這石質神光棒竟然變得白金相間,富有金屬感,就像電視中大古變身成迪迦奧特曼的變身器一模一樣「這按下去我不會也變成奧特曼吧!」南宮問天手持着這神光棒心中惴惴不安的想着變聲器按下,南宮問天並沒有變成想像中的光之巨人,反倒是穿越到了一個陌生危險的環境即將葬身鬼口的南宮問天被一個背着硃紅色木箱穿着藍黑相間衣衫的少年救下「這是炭治郎?我被神光棒帶到鬼滅世界了?」南宮問天當即分析道原來這神光棒並非是什麼變身器,而是時空之匙,有了它便能穿梭萬界自此南宮問天開始了一場場諸天之旅展開

《從鬼滅開始的諸天之旅》章節試讀:

轉眼間南宮問天已經來到三木鎮大半個月了,憑藉著烈度強勁的蒸餾酒南宮問天在短短半個月間已經賺到了一大筆錢。

南宮問天生產的酒水的品質高,引得周邊不少城鎮的商戶們都慕名而來,紛紛上門求購南宮問天生產的美酒。這更加讓南宮問天賺的盆滿缽滿。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永久的穿越到了《鬼滅之刃》世界中,還是臨時穿越過來,南宮問天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因此南宮問天便用這賣酒賺來的錢在三木鎮開了一家招待商賈旅人的酒樓,店名就叫做有間酒樓。

南宮問天賣酒如此賺錢,自然會引來不少賊人打聽窺探。甚至一群三木鎮本地的一群小混混也見財起意,糾結在一起準備搶劫南宮問天。

這一日,三木鎮一個叫作武田和夫的小混混趁着南宮問天獨自一人堵住了他的去路。

南宮問天見前路被堵,又微微瞥了一眼後方,後面同樣有四五個手持棍棒鋤頭的小流氓。

只見武田和夫一臉笑意的走到南宮問天的跟前說道:「臭小子,你如果不想挨揍的話就乖乖把身上所有的錢和製作美酒的方法交出來。」

南宮問天見這不足十人的陣仗不禁冷笑了起來,心中暗道:「又是來給我練手的。」

由於賣酒生意好,南宮問天被圍追堵截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在此之前,南宮問天甚至有被人拿着武士刀帶着二三十人圍堵。

好在南宮問天複製了炭治郎的水之呼吸和火之神神樂(日之呼吸),對付這群凡夫俗子簡直就像是在虐菜一般。

因此對於這次不足十人的小混混,南宮問天依舊沒放在眼裡。不出片刻功夫,南宮問天就將這群小癟三揍倒在地。

這武田和夫一眾人個個都躺在地上哀嚎叫喊着饒命。

剛買下一家酒樓的南宮問天突然想到自己店裡人手不足,便走到武田和夫面前問道:「你們願不願意到我的酒樓里去打工?」

武田和夫一眾作為純正的小本子,其本性就是慕強欺弱的,別看此刻眾人對南宮問天馬首是瞻,但哪天他們要是覺得自己又行了,又會生出反骨。

南宮問天當然知道這一點,但現在自己也是用人之際,南宮問天自認為能夠壓制住武田和夫等人,就算幾人有什麼異心,自己也能控制住他們。

事實也和南宮問天想的一樣,南宮問天的酒樓正式開張後,生意異常紅火。

被南宮問天收服的武田一眾在酒樓打雜手腳靈活不說,還沒人敢來收保護費了。

南宮問天見武田幾人如此賣力,不僅給他們發了高額工資,還在夜間教導他們基礎劍術。

酒樓的紅火,不僅吸引了三木鎮本地人,就連周邊附近的小鎮也有不少人慕名而來。

一個身穿鬼殺隊隊服,黑髮青目粗眉毛,戴着勾玉掛墜與手鐲的少年走進了南宮問天的酒樓。

「好酒好菜都給我上上來。」少年一進酒樓,就自顧自的找了一個最佳的位置獨自坐下後喊道。

這少年一進門就吸引了南宮問天的注意力,衣服上大寫的滅字表明了他的身份。

「不知道這是鬼殺隊的哪位,要是是路人的話那可以把他的日輪刀搶來。」南宮問天暗暗想道。

南宮問天在少年坐定後,親自上前招待起來,問道:「小夥子,我們這裡的酒水度數比較高,而且價格也有點貴…」

不等南宮問天介紹完,少年就不耐煩的說道:「怎麼,合著你覺得我稻玉獪岳會喝不起你這的酒?」

說罷獪岳就從懷裡掏出一袋錢幣砸在桌上。

「獪岳?」南宮問天心中一凜,想起了《鬼滅之刃》中那個令人厭惡的角色。

「沒有沒有,當然不是認為客人你喝不起我們的酒,只是我們的酒度數很高,怕你喝醉了。」

「廢什麼話,趕快把好酒好菜端上來!」獪岳自大倨傲的說道。

一旁接待完客人的武田見這小子如此沒禮貌的對自己的老大說話,便怒氣沖沖走到獪岳身邊,想要教訓一頓他,不過卻被南宮問天及時制止了。

「武田去把我們最好的酒給這位客人來上三壇!」南宮問天向武田和夫吩咐道。

武田聽到南宮問天這話,立**意。知道南宮問天是想用烈酒讓這個無禮的小子當場出糗。

南宮問天所指的最好的酒,那是經過多次蒸餾得到近乎純酒精的酒水。

武田剛來酒樓之時就曾偷喝過這『最好的美酒』,一杯下去武田知感覺有團火在胸口中燃燒,又是一杯下去武田直勾勾的醉倒了。

後來又有幾個小弟也學着武田偷喝那美酒,同樣是沒撐過三杯。

自此之後南宮問天就把這近乎純酒精的酒水稱之為「三碗不過崗」。

武田和小弟兩人很快就抱了三壇「三碗不過崗」放到獪岳桌上。

南宮問天的酒獪岳在附近其他小鎮上曾聽說過,喜歡喝酒賭博的他在武田拿來酒時就迫不及待的撕開酒罈的泥封。

一陣濃郁的酒香頓時迎面撲來,獪岳猛吸了一陣酒香,不由得大喊了一聲:「好酒!」

邊上無事的武田等人開始在一旁打起了賭,賭這獪岳能喝下幾杯酒。

「老大你都喝不了兩杯,這小子小胳膊小腿的能喝的了一杯酒不錯了!」武田的小弟拍着馬屁說道。

南宮問天卻微微一笑,說道:「你們這以貌取人的習慣可得改一改,指不定哪天就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了!」

武田面色一變,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大您的意思是…這小子不簡單?」

「剛剛他進門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他的氣息和普通人不一樣。我上前查看的時候發現他的手上全是練刀時產生的刀繭。所以別看他身材弱小,但絕對是個高手。」

聽了南宮問天這話,武田等一眾人紛紛覺得不可思議。

「那老大您覺得他能喝幾杯呢?」武田試探的問道,寄希望從少年的酒量中了解少年有多強。

南宮問天也摸不準,模糊的回答:「少說能喝一壇吧,不過喝多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喝完了有沒有錢付賬就行。」

「等他喝醉了,再來和我說一聲。」說罷南宮問天便走回自己的房間開始休息。

由於沒有正確的預估這酒的烈度,獪岳在喝第一杯酒的時候便被嗆到了。

一旁的武田不由得嘲諷道:「我還以為酒量有多厲害呢!」

獪岳聽了武田的嘲諷,臉上一片紅雲,也不知道是羞愧還是醉酒的紅暈。

重整旗鼓的獪岳有了前車之鑒,再也不敢像剛剛一樣那麼兇猛的喝酒了,而是小口小口的品嘗着。

等適應的差不多了才開始一杯一杯的盡情喝着。

守候在一旁的武田等人也是看呆了,這獪岳果然和南宮問天說的一樣,一口氣把一壇酒喝完了。

直到第二壇酒喝得快見底了,這獪岳整個人才眼神迷離,全身癱軟的趴在了酒桌之上。

「老大老大,剛剛那個人已經喝的不省人事了!」武田叫一個小弟向南宮問天報告道。

離開自己的房間南宮問天直向獪岳那裡走去。

看着眼前爛醉如泥的獪岳,南宮問天上手將他身邊的日輪刀拿起。

南宮問天單手持刀,配合著水之呼吸,手中的日輪刀瞬間變成了藍色的刀刃。

南宮問天又換成日之呼吸握住刀刃,這日輪刀此刻又變成了炙熱的紅色。

武田和一眾小弟看到這能變幻顏色的刀刃,不由得嘖嘖稱奇。紛紛以為這是一件寶物,南宮問天是為了獨佔這見寶貝而將少年灌醉的。

《從鬼滅開始的諸天之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