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楚清陶奕辰
楚清陶奕辰 連載中

楚清陶奕辰

來源:外網 作者:八零致富有空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八零致富有空間 都市言情

楚清上一世被最愛、最信任的人利用,落得一個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機緣巧合之下,重生了。這一世,她要報仇雪恨,還要活得瀟瀟洒灑。虐渣路上有點累,好在有空間和暖男陪伴左右……展開

《楚清陶奕辰》章節試讀:

不等他說完,李來花虛弱地說道,「孩他爸,你說什麼呢?當時若不是你硬用腿接了鐵箱子一下,我就被砸得癱瘓在床了。醫生不是說了嘛,就差那麼一點,不然真就癱瘓了。趕緊跟我一起吃飯。」
楚清也跟着勸了楚平幾句,楚平才同意吃煎餅,但把雞蛋留給李來花和楚清吃。
楚清心裏明白,爸爸心中有她和媽媽,只是有些愚孝,才會被奶奶牽着鼻子走。
病房裡有三張床位,楚清的爸媽每人一張,還空了一張。
上一世,她在家裡忙着麥收,壓根沒過來看爸媽,並不知道有空床位的事。
這會看到空床位,楚清有些慶幸,晚上可以睡這床位上。
吃過晚飯,李來花意識到哪裡不對,朝楚清說道,「閨女啊,現在忙着麥收,你沒在家幫忙,怎麼跑縣城來了?」
楚清沒打算瞞着,眼淚嘩嘩流,「爸媽,我今天中暑暈麥地里了,我想回家休息一會,我奶奶不同意,還打我,幸好村裡人攔着,但我奶奶顛倒是非,說我打她,村裡人都看着呢,都知道我沒打她,是她打我……」
說到這裡,抬起胳膊,讓爸媽看上面的淤青。
李來花看到那些淤青,心疼得直掉眼淚。
「楚平,我就說你娘當面一套,背地裡一套,你還不相信!」
楚平替他娘辯解,「清清啊,你奶奶脾氣不好,我和你媽受傷住院,無法幫着麥收,你奶奶心裏有氣,拿你出氣,你多擔待些。」
楚清心裏有些難受,耐心給爸爸解釋,「爸爸,我奶奶不止一次打我,以前她不准我告訴你,她說過,若是我告訴你,她會拿淺淺出氣,今天我說出來,是因為我不想再忍了,淺淺才六歲,還沒有四歲孩子高,我奶奶卻安排她給一家人做飯,今天中午她踩着凳子往灶鍋里添水,差點掉進去!幸好我回家發現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我挨打挨餓無所謂,但我不能眼睜睜看着淺淺出事。」
楚平沒想到自己親娘會做這樣的事,氣憤地握緊拳頭,「清清,等我出院後,跟你奶奶好好說道說道!今晚你在這住一晚,明天一早就趕回去幫着收麥子吧。」
楚清有些無奈,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更沒提分家的事,因為她了解爸爸,絕不會因為這三言兩語跟奶奶鬧翻。
楚平並不知道,他娘根本就沒想出醫藥費,很快,他就會好好體會一把被親娘放棄的辛酸。
李來花不同意楚平的話,但也沒有直接反駁自家丈夫,反而看向自家閨女,「清清,你在麥地里中暑醒過來後,你二叔和你爺爺是什麼態度?」
楚清苦笑一下,「他倆裝作沒看見也沒聽見,埋着頭割麥子。」
「這不就是默許你奶奶使喚你嗎?」李來花強壓下憤怒,繼續問,「你奶奶讓你妹妹做飯,你二叔和你爺爺支持嗎?」
楚清實話實說,「不僅支持,我二叔還說,大哥大嫂不在家,家裡的活就該兩孩子頂上。」
李來花再也壓不住怒火,朝自己丈夫說道,「你都聽見了吧?咱倆不在家幹活,孩子得頂上,咱倆為啥不在家?還不是因為老二的錯!要不是他把你絆倒,我又何至於不顧一切過去替你挨磚頭和鐵箱子的砸?要不是為了老二,我們倆住院何至於花家裡錢?我們為他付出這麼大代價,他是怎麼對咱們孩子的?」
楚平依舊替楚輝辯解,「來花,老二已經跟我解釋過了,當時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想避開上方的磚頭,才不小心絆倒我的。咱倆不在家,可不得孩子們多幹些活,可好替家裡分擔一點……」
楚清聽不下去,「爸,明天我不會回去,等你和我媽什麼時候出院,我什麼時候回家,因為我怕被我奶奶打死。我奶奶在你面前是個慈母,在我和妹妹面前可是一隻母老虎,我和妹妹受得委屈多了去了,以前我沒跟你和我媽說,是不想給家裡找麻煩,你若不歡迎我在醫院照顧你和我媽,我現在就走,但我絕對不回楚家。」
楚平心裏矛盾不已,看一眼窗外,天已黑,嘆一口氣,「外面天黑了,不安全,有什麼事明天一早再說吧。」
李來花拉住楚清的手,目光中帶着歉疚,「清清,對不起!是我沒保護好你和淺淺,我這個媽當得不稱職,平時我為了你爸,總忍讓你奶奶,連帶你和淺淺也沒了地位。你放心,以後不會了,你爸願意孝順你奶奶,我管不着,但我決不允許你奶奶再欺負你和淺淺。」
楚清心裏有了些許暖意,「媽,不怪你,也怪我自己平時太渴望爺爺奶奶的關愛,才會任勞任怨,以後我不會再奢望他們的關愛,我們一家四口平安就好。」
造成今天的局面,楚清知道自己也是有責任的,好在重生一世,讓自己認識到了這一點。
楚平有些不相信,低着頭思考,對他那麼好的親娘,私底下竟對他孩子這麼差,更沒想到他從小疼到大的二弟,竟然不疼他的孩子。
楚清捕捉到楚平眼中的不可置信,輕聲說道,「爸爸,咱倆打個賭吧?」
楚平抬頭看向楚清,「賭什麼?」
楚清拍了拍病床旁放着的催費單據,「賭我奶奶看到這些催費單之後不認賬。」
楚平立馬擺擺手,「不可能!我是你奶奶的大兒子,她絕對不可能不認賬。她說過,家裡還有些錢,足夠給我和你媽看病。」
「那是因為奶奶擔心我二叔被判過失罪,現在事情已經壓下去,明天你就讓人捎信給我奶奶,讓她送錢過來,就說沒有五百塊,先送兩百過來也行,你看她還會不會給你和我媽看病!」
楚平就是不信,被自家閨女這麼一激,立馬說道,「不用明天,我這會就可以打電話給村辦公室,讓人幫忙通知你奶奶明天一早送錢過來。我可是你奶奶最疼的大兒子。」
聽到這話,楚清差點氣笑了,張春花經常對楚平說這句話,但實際上,最心疼的還是二兒子。

《楚清陶奕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