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風也曾笑我
春風也曾笑我 連載中

春風也曾笑我

來源:google 作者:舊月安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娜 現代言情 鄭江

親媽和男朋友即將要結婚,紀精微卻是最後一個知道婚禮當天,紀精微親眼看着前男友成為自己後爸遭遇背叛的紀精微,為了掩蓋傷痛,開始在事業上發憤圖強卻被大BOSS指着文件夾,質問:「紀精微,你好大狗膽,在我眼皮底下,你也敢虛報賬目,私自攬財」紀精微笑着說:「我以為,您從您父親身邊收買了我,這點酬勞,我該拿」紀精微以為只要自己拿捏好了分寸,一直這樣走下去,總會走到康庄大道……當滿城傳來他要娶豪門千金的消息,紀精微跑去問沈世林,卻被他壓在辦公桌上,語氣曖昧又危險說:「紀精微,玩票大的,來嗎?」他們之間,從相互利用,各取所需開始,可不知道怎麼了,最後竟然會從利益縫隙中纏出感情展開

《春風也曾笑我》章節試讀:

我這句一出,小餐館內的視線全部膠在我和鄭江身上,他大約也是明白自己理虧,本來極力維持的正常表面有些鬆軟了,他壓低聲音像我服軟說:「精微,是我的錯,我們能不能心平氣和的聊一聊?」

  「那你睡過我媽,我可以當做你沒睡過?」

  我這句話聲音並不高,可鄭江竟然有些害怕別人聽見一般,四處觀望着.確認好沒有人聽見,才鬆了一口氣,說:「我們換過一個地方。」

  手伸進口袋裡,便掏了錢放在油膩的桌上,甚至連錢都沒讓服務員找,拖着我手,便將我從小餐館內拖了出去。

  夜晚九點,這座城市星月稀疏,鄭江的手還一直抓着我,我跟在他身後,踩着高跟鞋一點氣勢也沒有。他停在一處大廈前的噴泉下,站在我面前,皺眉望着說:「精微,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恨我,其實這件事情我早已經想和你坦白了,可你工作一直忙,我們根本沒有機會談一談,既然現在事情已經大白於天下,那咱們就把事情攤開來說。」

  我聽着耳邊的泉聲,根本沒有挺清楚鄭江對我說了什麼,而是麻木的看着他那張不算太好看的臉,在我面前發生着變化,眼裡帶着愧疚與不耐煩。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愧疚和不耐煩這兩種天差地別的情緒,竟然也可以在他那張臉上糅雜到極致。

  他說:「精微,你去數一數我們這三年來,到底有多少日子真正在一起過,每次我去你家找你,你都不在。無論我在你家等你多久。你總是一個電話告訴我,今天夜晚忙,我要加班。我和你相處的時間竟然比和你媽多!這件事情發展下來,我也始料未及,我要的是一個會照顧我,會陪伴我的女朋友,而不是一個一心只撲在事業上的女強人!」

  他剛開始還極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到最後越來越激動,好像在這段感情里,是我辜負了他。

  我說:「所以,你就和我媽搞上了?」

  他皺眉說:「別說的這麼難聽,她是你媽。」

  我從他手中用力抽回手,面無表情問他:「如果我現在讓你跟我媽分手,你分不分?」

  他猶豫了好半響,抿着唇搖頭說:「我愛的人,是你媽媽。」

  我指着噴泉邊緣的階級對他說:「鄭江,你站上去。」

  他有些丈二摸不着頭腦,問我幹什麼。

  我笑着說:「我一直說你背影比臉好看,這最後一次,讓我看你最後一眼。」

  鄭江見我話語沒有先前那麼冷硬,竟然有些傷感的點點頭,他從我面前轉身,抬腿邁向噴泉周邊的台階上。

  我望着他後背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他站在那裡很久。

  周邊人來人往經過,我像是終於從這泉水聲中找回自己的聲音:「你從什麼時候和我媽開始的。」

  鄭江想轉過身來,我立馬喝住他說:「不準轉過來!」

  鄭江立馬不動,他猶豫了一下說:「沒多久,其實就在半年前。」

  我記得半年,鄭江還和我談過我們兩人的未來。

  我又問:「你是真心喜歡我媽?」

  這次他沒有猶豫,而是迅速而又肯定說:「是,雖然她沒你年輕,沒你漂亮,可我喜歡的是她這個人,與這些外在條件無關,精微……我希望你別怪你媽。」

  我一步一步朝着鄭江走過去,當他話落音後。我抬起臉看向背對着我的他,他短而薄的髮絲上,沾滿細小的水滴,在閃爍的霓虹燈下折射出光芒。

  我說:「你們第一次上床,是誰主動?」

  面對這設計**的問題,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過了好久,他才說:「是我……」

  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我抬起腳便朝他屁股狠狠一踹,他整個人朝着噴泉上的水柱快速摔落。

  噗通一聲,瞬間激起幾米高的水花。

  我大聲咒罵了一句:「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