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之農女有空間
穿越之農女有空間 連載中

穿越之農女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梁芳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吳揮楊 梁芳 穿越重生

意外穿越了,怎麼辦?面對極品親戚柔弱娘和家徒四壁的艱難處境,怎麼辦?那當然是滅渣渣懲奸惡,持葯膳,種田開店,一路開掛,帶上一家子勤勞致富,康庄大道走起!空間在手,怎麼死都不會是餓死!展開

《穿越之農女有空間》章節試讀:

空間較小,可利用的面積大概有十平米。
土質肥沃,種植花草樹木不在話下,如果能有精貴的草藥就更好了。
「難不成這個是空間戒指?」梁芳的眼底漾開一抹清新的笑容。
一個呼喚聲將她從徘徊的思緒里喚出來:「粥來了!」
梁芳緊拿草戒的手一下子鬆開,轉眼又回到了普通的草棚里。
喝粥的閑暇時間裏,梁芳抬眸問道:「家中這麼窮,為什麼不想辦法賺錢呢?」
梁萁木為難的道:「蓮瑚村除了那幾戶從縣裡來的,大傢伙兒都這樣。」
李氏忸怩的道:「我們現在都要靠小叔子接濟,不然連飯都吃不飽,賺錢得有本錢啊!」
小叔子梁萁泯也是個不着調的,特喜歡去外邊賭博,有錢就處處施捨點,沒錢就各處討錢。
梁啟垣一聽到關於錢的事就來了勁,振振有詞地說著:「上次有人在山腳下挖到靈參,一賣到都城裡可賺了不少錢!可惜現在找不着靈參了。」
「好,哥哥,我們明天就去找靈參!」梁芳彎唇笑了笑。
說不準那山腳下還有其他的寶!
第二天,梁啟垣雄赳赳氣昂昂帶着梁芳趕往青峰山山腳,各自分開去尋着草藥。
梁芳單獨走沒走兩步就看見了一個戴着面具的男子橫躺在地上。
男子的身上都是無可計數的劍傷,從他微微翕動嘴唇的動作上看得出還沒死。
該救不該救呢?
梁芳踱步上前輕輕包紮了傷口,快速簡單的動作將男子流血的傷口給堵住了。
她本想一走了之,卻被戴面具的男子細聲細語的呼救音激發了不忍。
梁芳在現代是個醫生。作為醫生就是要救死扶傷,不能因為嫌麻煩就例外!
思想鬥爭還未結束,梁芳就被地上豐富多樣的草藥給吸引了去。
梁芳在地上採集到了冬蟲夏草和野天麻以及其他某些不知名的藥材,順便將它們塞入空間戒指種植。
天快黑了,梁啟垣拿着一麻袋的玩意兒向和梁芳匯合的地方走去,邊踱步邊欣喜地說著:「芳兒,大哥整到了好多東西,就是不知道哪樣值錢。」
他視線掠過梁芳用麻繩拽着的男子後突然變了臉色:「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怎麼能帶一個男子回去?」
「看他可憐,我發發善心。」梁芳嫌棄地瞥了一眼:「多個人不就多雙筷子嗎?」
大不了她少吃點省給他。
她力氣不大,拉了好久才移動了一米後直接甩開繩子求助道:「大哥,你幫我搬下人,我來幫你拿草藥。」
她本來是想將此人塞進空間戒指裏面的,但怕他們發現家中多個人後嚇一大跳,只好就地取材扯根破繩拽去。
「芳兒,你也來了呀?」梁蘭挽着個籃子嘲弄一語:「聽說你盜了王四娘的錢,你來這麼個僻靜的地方是為了藏贓的吧。」
王寡婦因為在家排行老四,所以被稱為王四娘。
她帶着輕鄙的眼神審視了梁芳,又瞧了一眼被丟在後面的男人,譏屑道:「這是你男人?」
梁蘭在村裡可是美名遠揚,可偏偏每次都被人拿來和梁芳這個孬種比較,她心裏不怎麼好受,打壓幾下樑芳已是每日必不可少的事情。
梁啟垣憤憤不平地越過梁芳道:「你這張嘴還是那麼臭!整日胡謅八扯的,有本事就別拿芳兒當箭靶子使。哼!」
「嘿!你居然敢這麼說我們蘭兒姐,看來嘴臭的是你嘛!」陳莉幫腔道。
梁芳看到陳莉,不由扯上一抹笑容,輕聲淡語:「陳莉,你不知道你爹有一堆齷齪事嗎?他可是和王四娘好得不得了,被我發現了,還妄圖做出殺人滅口的勾當。」
她的話還未說完,陳莉就沖了上來使個勁推搡。
梁芳輕鬆往左一閃就躲開了:「不信的話,咱們就去對證下。」
臨近半夜,幾人吵吵嚷嚷喋喋不休,接二連三吵醒了安在睡夢中的人。
他們一個個的穿着褲衩披件衣服就出來了,睜着稀鬆睡眼看着陳老漢差點和梁啟垣打了起來。
這事還驚動了村裡的何村長。
何村長絮絮叨叨的過來勸架,得知事情原委後直將梁芳說了一遍:「小姑娘甭胡說,陳老二是多老實的人!從不沾花惹草,諸位都是有目共睹。」
在陳老漢死了媳婦之後,村中還有一個女子看中他家財富極盛有了勾引他的念頭,結果可想而知。
「當時王四娘相公未死,大概是心屬王四娘,就等着上位。」梁啟垣據理力爭道。
陳老漢一個拳頭直往梁啟垣這奔來,隨口發怒:「是如何與你何干?」
這一句話讓大家聽出點門道。
按照常人來說,遇到誣陷一般都會直接否定,他卻來個和你無關,明顯他和王四娘沒那麼簡單,不準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