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我在大唐擺地攤
穿越:我在大唐擺地攤 連載中

穿越:我在大唐擺地攤

來源:google 作者:楚飛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世民 李想

穿越大唐,重生後神級地攤系統加身!李世民:你這地攤都有些什麼新鮮玩意兒呢?李想: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這買不到的!長孫皇后:仙師未卜先知!法力無邊!李想:比袁天罡和李淳風知道的多一點而已!長樂公主:准駙馬爺今天知錯了嗎?李想:你懂什麼!我要幫你爹平定天下!成就大唐盛世!展開

《穿越:我在大唐擺地攤》章節試讀:

成功從閻王手中救回了李世民!多虧了萬能的地攤系統,光速送來洗胃機和解毒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念及到此,李想頓時揚眉吐氣!自從有了神級系統,他一路開掛,小小太醫又算的了什麼!睥睨天下都不在話下!

長孫無垢則是喜極而泣。剛才強壓下去的緊張情緒終於綳不住了,淚水一再決堤,她泣不成聲道:

「殿下,你要是真有點什麼事!觀音婢也絕不獨活!」

秦王李世民溫柔的撫了撫長孫無垢漆黑柔亮的長髮,輕聲安慰了幾句之後,轉臉向一眾太醫怒罵道:

「還杵在這兒幹什麼?都是些沒用的東西!醫術還不如一個擺地攤的!」

太醫們尷尬至極,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生怕再多吱一聲便會招來殺身之禍,都連滾帶爬得滾出去了秦王府。

長孫無垢看他已緩過氣來,便細細問起端陽節東宮夜宴的來龍去脈。

話說端陽之夜,東宮之中。

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和齊王李元吉三人觥籌交錯,共賞輕歌曼舞。

酒過三巡,李大端起一杯酒,言辭懇切,聲情並茂地向李二暢敘往日情。大概意思是說:

二弟啊,外面都在傳咱哥兒幾個不和的謠言。開玩笑!自打父皇從太原起兵,咱們仨一路生死相隨,共同浴血,方才打下如今的錦繡江山!二弟啊,你可萬萬不能中了外人的離間之計,壞了咱們兄弟的骨肉之情吶!

李二見李大如此動情,那酸楚的淚水憋得雙目通紅的模樣,不由地為之動容,當場表態,啥都別說了,一切都在酒里了!大哥,你也別信那些長舌之人的挑撥,我李二並無篡權奪位之心!

兩個戲精一陣推杯換盞,李二最終還是把金樽中的清酒給喝了。

沒想到,這金樽清酒一喝下肚,李二立馬口涌鮮血,當眾狂吐三升不止!

只覺得自己胸中有如油燒火煎,催肝斷腸!想要憤然離席,卻發現自己渾身乏力!

好在淮安王李神通是個有良心的好人!見李二如此,便攙扶着送他打道回府!

「他們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如果說上次昆明池的事,系事出偶然,並非有意為之,那麼,此次再行如此惡劣陰謀!豈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長孫無垢怒目圓瞪,頭上斜斜插着的珠釵,跟着她氣到顫抖的身子,一起搖晃不止。

「李建成這個狗東西!上次送我一車金銀珠寶籠絡人心,被我原封不動的退了回去!他就又去打程咬金的主意!差點就把老程調到康州去當刺史了!現在居然敢下毒謀害我家秦王殿下!老子現在就衝去東宮砍了他的頭!」

尉遲恭沖了過來,一雙鐵拳揮舞的呼呼作響,咆哮道。

「敬德,稍安勿躁。大哥跟我喝的是同樣的酒,期間我們還交換過杯子。或許,並非他下的毒?」

李世民皺了皺眉,猶疑道。

「也可能是李建成在你出門後馬上喝了解藥,所以他沒事,你卻中了毒?」

長孫無垢沉吟了片刻,說道。

「秦王殿下是在太子的東宮中的毒,當眾吐血數升,不管是否是太子下的毒,他都難逃天下悠悠之口了!再者,身為正位儲君,他在上,你在下,在這種公開的場合欲除你而後快,未免有些得不償失了!」

默默聽了一出好戲的李想,突然插了一嘴,推測道。

「你的意思是……」

李二機警的目光一個急轉彎,看向在一旁負手而立的李想。

「沒錯,此事,應是老三李元吉所為!至於老大李建成,要麼是共謀,要麼是事後服了李元吉給的解藥!」

李想大膽推斷道。

「此言在理!齊王向來驕橫跋扈,行事簡單粗暴,太子反而軟弱猶疑,處事往往舉棋不定。今天這件事,確實更像是齊王的行事風格。」

長孫無垢附議道。

「哼,就憑他!也想白撿個大便宜?想得美!」

尉遲恭恨得牙痒痒,喝道。

眾所周知,如果秦王李世民於東宮毒發身亡,東宮自然難逃其咎。再加上李大和李二之間長期不睦,從此太子李建成定然會背上殘害手足的罵名!

那麼,唯一的受益者是誰呢?

「李仙師未卜先知,昨日已好心提醒。只可惜,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唉……」

長孫無垢輕輕嘆了一口氣,感慨道。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李想瞥了一眼李二,故作高深莫測道。

此時,李二眼中的機警戒備之光已慢慢退卻,眼神漸漸柔和舒緩下來,分明已經對自己放鬆了警惕,開始願意接納他了。

「不知秦王殿下是否想過……」

李想才剛動了動唇角,那個犀利辛辣直指人心的問題都還沒來得及問出口來,就被李世民掐死在萌芽中。

這副急切的模樣,卻更加顯得欲蓋彌彰了。

空氣出奇的安靜。房間中站着的長孫無垢和尉遲恭同樣噤若寒蟬而不鳴。

「聖人駕到!」

李世民心中半是驚喜半感憂慮。

李淵簡簡單單的慰問了幾句,見他無礙後,吩咐以後要少喝點酒,便草草結束了本次探望。

李世民望着父親的背影,只覺得心裏拔涼拔涼的。

簡短的探視中,完全沒有論及要如何處置本次下毒事件的幕後兇手!

反而叫我以後少喝點酒?!

李世民心頭一陣血氣翻湧,難以遏制的怒從心頭起!

「此時醒悟,還不算太晚!」

李想悠悠的說道。

李世民的眼神中已經布滿了戾氣和殺意,一個橫掃過來,讓人心生膽寒!

李想的目光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退避閃躲,直直迎將上來,沉穩的嗓音冷靜的一語道破天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聖人偏寵太子,又何嘗不是帝王為了明哲保身的制衡之術?」

「李道長說得對!秦王殿下多年來南征北戰,深得民心,恐怕,早已經功高震主了!」

尉遲恭一拍大腿,附和道。

「李仙師!還望指點迷津!」

長孫無垢虔誠的望着李想,行了個禮道。

李想笑了笑,卻像沒有聽見她的聲音一樣,大踏步的往府外行去!

《穿越:我在大唐擺地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