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酈朝做女官
穿到酈朝做女官 連載中

穿到酈朝做女官

來源:google 作者:霜花飛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時蔚 霜花飛雪

什麼?還在為工作而煩惱的21世紀女青年,一到酈朝就搖身一變,變成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女官,且看我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為大酈百姓提高生活幸福感!(此文純架空)展開

《穿到酈朝做女官》章節試讀:

時蔚年方十三,已過了蒙學階段,不在私塾就讀,正式上館學,又稱小學,主要考察讀經、習字、練武等等。因地處京都,也稱京都館學。

現在還處於所謂的寒假,還有時間利用起來。大酈朝學堂學子也有放寒暑假,美名其曰放鬆更有效促進學習。

時蔚將每日行程安排的滿滿當當,清晨六時許,起身洗漱後,便到小花園晨練。這小身板孱弱不堪,難怪武術科會掛掉,必須抓緊時間強身健體,武術科也是重要的一門考試,不能輕視。

先來練習八段錦第一式,先伸出兩掌五指分開並在腹前交叉。這個動作倒是不難,

接下來,雙腿挺膝伸直,左右掌上托於胸前,兩臂內旋向上托起,掌心向上。時蔚感到些許吃力。

抬頭目視前方時,下頜內收,目視前方,雙腿膝關節微屈……這樣一套下來,身體已是微微出汗。

如果能做到長期鍛煉的話,可以幫助調和人體氣血,提高手腳靈活性,對於武術科有着莫大的好處。

接過丫鬟小菊手上的絲巾,擦了擦流下的汗水,晨練算是完畢,可回房屋用早膳了。

時蔚所住的乃是坐北朝南的凌雲院,這名字聽起來就知道時御史夫婦對時蔚寄託的期望之情,牌匾上的筆墨蒼勁有力,是時御史親自書寫,足以看出對二女兒的重視程度。

穿過石階小路,回到凌雲院,小菊招呼一聲,幾個丫鬟上前,不一會兒,桌面布滿了珍饈玉食,糕點有糖蒸酥酪、招積鮑魚盞,粥是碧粳粥,湯有旋覆花湯,還有金絲燕窩等等。時蔚感慨,為了這個女兒,時府還是下了血本的。

用餐結束,時蔚伸展了一下身軀,吩咐小菊拿來筆墨紙硯。

鋪開宣紙,慢慢研墨,時蔚深吸一口氣,拿起毛筆,揮手幾下,瞄一眼,時蔚不禁捂臉,這字連自己都覺得不堪入眼。

換了張宣紙,再次揮筆,依舊是毫無進步。看了看紙上的狗爬字體,「唉,好難…」,時蔚忍不住嘆氣,書法一直是她的薄弱項,可是原身簪花小楷寫得極好,怎麼才能彌補過去呢?

此時,廳堂內,元氏拉着時御史的袖子,「是不是因為你對阿蔚說的話太重了,你看看,從回來之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時御史聞言也是擔心,畢竟從前的二女兒不曾如此拚命,雖也勤勤懇懇,但即使是備考期間,該去別府串門的時候還是抽空去了。「要不,我們躲在窗外看一眼,如何?」

元氏點點頭,兩人躲在假山旁,踩在一塊青石上,從遠處眺望窗內風景。

只見時蔚頭髮上插着一根毛筆,手上捏着一本小冊子,搖頭晃腦默讀書本,一邊來回踱步。

看到時蔚心神全集中在學習上,時御史和元氏感到欣慰不已,眼神交匯中,雙方感慨,孩子總算長大了,晚上可以燉一點豬蹄湯給孩子補補。

這時,時御史忽然注意到,一旁桌上充斥着狗爬字體的宣紙,滿額黑線。讀經和習武是趕上來了,可這書法怎麼回事?一落千丈啊,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偏科,可不能任其自然發展,越寫越丑怎麼辦?可不能讓阿蔚成為同門的笑柄。

時御史趕緊跑到書房,衣袖掩鼻,輕咳兩聲,「這書法呢,不能硬來。書法的美,一直是與生命相通的。不能只是刻板的形式臨摹,而是要有自己的體會和感悟」。

看了眼心情低落的時蔚,時御史努力憋出一個和善的眼神,給予鼓勵,這時候可不能打擊自家女兒的上進心,再次離家出走就要被元氏鎚頭了,「阿父相信你,你以前簪花小楷就寫得不錯,衛夫子也曾誇獎過你,要有信心,回歸自身感受,好好體會」,說完就飄然離去,獨留下一臉懵逼的時蔚。

時蔚扶額,光說不練假把式,什麼書法與生命相通,這也太籠統了,究竟怎麼才能知道如何練習啊?時御史一點兒也不考慮自己女兒才十三歲,基礎都沒築牢,直接就要回歸自然。

時蔚用希冀的眼神望向小菊,小菊連連搖頭,「小姐,我們學的是女使之學——繡花、縫補等,與小姐學的不一樣,小姐還是找三小姐幫忙吧。」

正在時蔚抓耳撓腮的時候,「叮噹、叮噹……」,一位身着水袖紅花綾裙的女郎走了進來,頭上戴的白珍珠吊墜參銀敲擊作響,俏生生言道,「二姐,最近是昏了頭么?你最擅長的簪花小楷怎的寫的這般……」。

時蘭不忍說出狗爬字體,怕傷了時蔚的心,「二姐不會還在為了學堂小考考不過江雪羽而生氣吧,不過是個小考罷了,下次阿妹輔導你,保證趕超那個江雪羽,莫要生氣了」。

時蔚嘆氣,她不認識那個所謂的江雪羽啊,一點兒也不生氣,問題是她真的不會書法,也不知怎麼學。

不過原身記憶中,這個三妹字帖寫得不賴,長得又嬌俏漂亮,加上能說會道,在學堂也是混的不錯,不如向她探討探討,「蘭蘭,二姐最近不想學簪花小楷了,想重新習得字帖,教教我吧,我把八寶齋買的那隻銀鍍金嵌寶蝴蝶簪送你」。

一聽到銀鍍金嵌寶蝴蝶簪,愛美的時蘭一口答應了下來,「其實很簡單的。筆畫里是蘊含著巨大的彈性,我們每揮出一筆,就像把一支箭射出去。」

看着時蔚聽的入神的樣子,時蘭滿意,繼續說道,「我們聽到夏天的雷聲,像是從很遠的地方滾來,由小變大,一波一波,連續不斷,這叫雷奔。具體而言,就是當我們寫遠、近的最後一筆,要長長的拖出去……」

在時蘭的講解之下,時蔚漸漸懂得了書法的入門之道。

不知不覺,過去了兩個時辰,宣紙上的字寫得越來越好,時蔚握拳,雖然離正常水平還有一定距離,但假以時日,一定能練好簪花小楷的。

《穿到酈朝做女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