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沉默往事
沉默往事 連載中

沉默往事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季天厚 秦天嘯 都市小說

人生如戲,命運如此心有百姓,大公無私厲元朗身處錯綜複雜的情勢下,披荊斬棘,迎難而上,譜寫一曲新時代的壯麗篇章!展開

《沉默往事》章節試讀:

第 2 章

水亭亭!
這是季天厚提出來的第二個關鍵人名,如果韓茵不算在內的話。
和韓茵讓秦天嘯隱隱作痛不同,水亭亭是讓他徹底胸悶。
水亭亭和秦天嘯還有季天厚都是大學同學,而且跟秦天嘯還有長達三年的戀情。
之所以分手,是水亭亭母親堅決不同意從中阻撓,她看不起秦天嘯無權無錢的家庭背景,就動用各種手段硬是把他倆給拆散了。
這也導致秦天嘯一氣之下回到家鄉甘平縣,報考**公務員,從此和水亭亭再無聯繫。
聽季天厚說,水亭亭後來和一個世家子弟訂了婚,只相處不到一年,不知道什麼原因主動提出退婚,到現在她還是孑然一身,都成老姑娘了。
當然,這些不過是拋磚引玉,真正目的,是在水亭亭她爸水慶章身上。
水慶章這幾年風頭正勁,現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廣南擔任市委書記了。
按理說,甘平縣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有了這麼多的職務空缺,市裡早就應該討論人事任命,之所以至今按兵不動,都是在等待水慶章到任後再做決定。
金晟是在一個飯局上無意中聽到這個消息的,他知道秦天嘯和水亭亭是曾經的戀人,就想通過秦天嘯跟水亭亭接上關係,繼而搭上水慶章,希望提前拜訪這位廣南市的新老闆,為自己的政治前途邁進一條康庄大道。
書記管官帽子,即便爭取不到縣長,只要在新書記面前留個好印象,對以後的仕途發展無往不利。
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他可不想錯過。
說來說去,秦天嘯總算摸到季天厚找他的命門了,這是季天厚替金晟當說客來了。
他並沒有當場答應季天厚,他要權衡利弊,更為重要的是,水亭亭會給他這個前男友的面子嗎?
當初分手時,秦天嘯說的句句可都是狠話,把水亭亭傷得不輕。
回到自己冷清的家,秦天嘯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煙,思來想去,他決定幫金晟這個忙。
於情於理於公於私,這對自己只有益處沒有害處。
他拿起手機,按照季天厚提供的號碼撥了過去。
對方的手機唱了半天歌,一直沒人接聽。
就在秦天嘯灰心喪氣想要放棄之際,忽然響起一個悅耳聲音:「喂,哪位?」
是水亭亭,果然是她!
六年多未見,她的聲音依然那麼甜美、動聽。
「亭亭,是我。」
秦天嘯盡量調整着因為長期吸煙而變成的煙嗓。
「你!
你是誰?」
水亭亭竟然沒有聽出來秦天嘯的聲音,失望之餘,他如實坦白:「我是秦天嘯,你、你還好吧?」
靜,出奇的靜。
手機那頭的水亭亭沒有一點聲響,不知道她是驚是喜,是哭還是笑。
「亭亭,你在聽嗎?」
好半天,水亭亭才回答,聲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話,我沒有心情。
要是找我爸爸,我會把你的手機號發給市紀委的許伯伯。
我爸說了,在他沒有到任之前,廣南市任何人打電話找他,都由紀委的許伯伯替他接聽。」
沒等秦天嘯作反應,水亭亭毫不留情的掛了手機,留給秦天嘯足足驚呆好幾分鐘。
這面子丟的,如同鞋墊子。
秦天嘯鬱悶至極,早知道真不該打這個電話了,活該!
偏巧這會兒,季天厚的電話打過來,秦天嘯正有氣無處撒,索性把這股怨氣全都發泄到好朋友身上了。
季天厚也不生氣,而是笑呵呵的一個勁賠不是,還邀請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個委屈酒。
秦天嘯也沒多想,拿起車鑰匙直奔金鼎大酒店。
趕到218包房門口時,聽見季天厚正跟酒店經理激烈爭吵着。
原來,季天厚預定這間218號房被另一個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面想讓他們換一個房間。
倒不是季天厚不講理,實在是這個經理說話太難聽,拿着季天厚的工作證根本不屑一顧,語氣趾高氣揚,頤指氣使:「縣**辦的又能怎樣?
實話告訴你,這位大老闆可是廣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
我還能客氣的請你換房間,要是換成大老闆本人,馬上就叫你滾蛋!」
秦天嘯本就窩一肚子火,聽到季天厚挨欺負,便衝過來和經理理論。
經理上下打量着秦天嘯,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麼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個?
你算老幾?」
也是秦天嘯早就過了衝動年齡,若是年輕個五歲,非得一頓老拳伺候過去了。
他盡量壓制火氣道:「你別管我是誰,告訴你,今天這房間我們是不換了,誰來都不好使!」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身後響起一個刺耳的公鴨嗓:「這是誰啊,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說話這麼牛氣。
錢副縣長,你們甘平到底誰說的算,李運封還是這個?」
秦天嘯回身一瞧,見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胖子,一張肥頭大耳的臉看不到脖子,眼眶略微發青,一定是酒色縱慾過度所致。
他身旁是常委副縣長錢雲文,他倆身後還站着七八個人,都是各委辦局的頭頭腦腦。
看這架勢,胖子應該來頭不小。
只是市裡領導他都知道,可這胖子是誰,卻讓他一時摸不着頭腦。
秦天嘯沒搭理胖子,而是將目光落在錢雲文臉上。
「錢縣長,你好!」
秦天嘯和季天厚先後點頭打着招呼。
不管咋說,錢雲文是縣領導,在他面前,該有的姿態必須要有。
「嗯,是秦副局長和季副主任,今天我宴請恆總,我們定的包房小,換你們這間大的。
反正你們就兩個人,在哪吃飯都一樣。」
官大一級壓死人,錢雲文是常委副處級,壓兩個小小副科級,還不跟踩個螞蟻那麼簡單。
秦天嘯的老幹部局不歸錢雲文管,但是季天厚卻是錢雲文的直接下屬。
他的話表面看似平常,實際上官威很大,真像那個經理說的那樣,言外之意讓他倆快點滾蛋。
秦天嘯真心不想換,可看錢雲文越發陰沉的臉,又迫使他心思鬆動。
而且一旁的季天厚不住使眼色,好漢不吃眼前虧,看在季天厚的面子上,換就換吧。
「誰說就倆人,還有我呢!」
接着錢雲文的話頭,金晟竟然邁着大步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