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陳晨寧不凡
陳晨寧不凡 連載中

陳晨寧不凡

來源:外網 作者:蟬聲且送陽西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蟬聲且送陽西

【武俠+劍道+權謀+腹黑+搞笑+扮虎吃豬】天下大勢為棋盤,世間眾生為棋子,一人執黑,一人執白。有人目生重瞳,冷眼看向凡俗眾生,抬手間天地顛覆。有人溫文儒雅,算計一環緊扣一環。有人以二品之姿一步入脈,一步不惑,引十數顆天外隕星燃放煙火。有人劍道剛正,卻俠客獨行......有人痛極大哭,有人暢懷大笑。有一腰佩木劍的少年從世外桃源走出,看這俗世,看那江湖。 葉落忽知秋意,蟬聲且送陽西。 你好,仙俠!展開

《陳晨寧不凡》章節試讀:

[]
幾十里路程不過半日。
烈陽當空,一行人行至江北城門數百步外。
正午時分,城門卻是緊閉,城牆內外布滿弓弩手,城門左右兩側駐紮數千兵馬,人口竄動,卻寂靜無聲。
再仔細一看,領頭之人左臂已斷,扎着白布繃帶,神色憔悴,眼中卻有怒火,不言自威。
葉辰眼力極好,他擺手止步。
「姜姑娘,你看前方那人,可是熟人?」
姜格定睛一看,驚呼出口:「胡將軍!」
此人正是當初護衛姜格突出重圍的那位鐵血硬漢,他二人離去之後,胡將三十多人陷入數百人包抄圍剿,本以為性命不保,沒想到他竟然還活着,他的身邊不見那位忠誠憨厚的二虎身影,想來已是遇難。
姜格忍不住潸然淚下,在眾人或疑惑或調侃或感慨的目光下,她身子顫抖,緩緩蹲下,輕微抽泣,哽咽了一會兒,站起身來大聲喊道:「胡將軍!」
寧不凡微微一笑,雖然平常這位公主殿下有着常人難以想像的沉穩,畢竟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
遠處的領頭將領聽到呼喊,疑惑的看向跑過來的嬌小人兒,看清來人,他目光一怔,口中竟發不出絲毫聲音。
將士們疑惑的看着這位殺伐果斷的胡總兵不知為何忽然愣住然後朝着一個方向跑去,跑了幾步竟還摔了個滿身塵土,好不狼狽。
待至兩人相見,胡將臉色一冷,呵斥道:「公主殿下怎能如此不顧及皇族禮儀風範!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姜格止住哭聲仍是眼圈微紅,她打量前方憔悴的將軍,斷了一條臂膀,眼下到嘴角有一條可怖血疤,傷口處仍有鮮血滲出。
「舅舅,你的手臂……」她剛止住的淚水又宣洩而下。
胡將內心一軟,嗓音微顫:「雲兒,你無事便好,我這區區一條手臂算得了什麼,所幸….你回來了,你回來了….便好。

李三思等人大感意外,他們知曉這位女子身份尊貴,卻沒想到還是有些出乎意料,此女竟是天風國姜王唯一嫡女,這可是頂破了天的尊貴身份,以幾人情誼,若是求情於她,寨主性命應是無憂,他們雖是振奮,此番場景也不好表露欣喜之色,只好靜默。
幾人走近,寧不凡朝胡將抱拳行禮:「胡將軍,那時我與縉雲公主突出重圍,實乃將軍拚死守衛,寧鈺承將軍恩情,因此帶着公主一路逃亡,途中遭遇數十次危機埋伏,幸好寧鈺劍道大成身懷絕技,十步一殺,血染荒野。
以性命相拼這才保下公主相安無事,此行雖萬般艱辛,但寧鈺想起將軍之恩,身死難報,如今公主平安而歸,借用戰馬理應還與將軍。

胡將聽得動容,此人看似儒雅書生,竟是文武雙全世間罕見忠義之輩。
葉辰聳肩,就當沒聽到,反正他也習慣了這廝的胡言亂語。
李三思及身後眾人不知實情,心裏想到寧公子不愧為天機榜首,果真不凡。
姜格破涕而笑,也沒反駁,而是真誠說道:「此行多虧寧公子,否則縉雲性命怕是只在毫釐。

「先入城。

胡將帶頭領着幾人往城門口趕去,城上軍士看將軍要入城不敢阻攔,立馬呼喊人手打開城門。
一行人等魚貫而入,行至街邊卻見家家戶戶緊閉大門,街上只有飛馳而過的一隊隊兵馬。
「胡將軍,這是?」縉雲公主已經平復心境,好奇問道。
胡將板著臉:「江北城主將陸之唯暗通北滄國,只為爭奪天機榜首寧鈺寧不凡。
此前圍殺我等之人正是此人派去,昨日我深陷重圍,身受重傷,命本該絕,二虎等人卻以死拖住敵軍步伐,帶我衝出一條血路,三十多人全軍覆沒,幸而在趕往江北城途中,有孟河家嫡系次子孟河離蘇以五百飛鷹衛相助,才逃脫此難,據孟河離蘇所言,月前設計幾次三番伏殺之人也是這陸之唯。

孟河家主是朝堂三公之一,身份尊貴,其下嫡系長子孟河朗更是手握天下一半軍權,號征西大將軍總領總督職銜,文武俱在,乃是天風國三大世家之首。
他看似無意間用餘光掃了一眼寧不凡,繼續說道:「孟河離蘇此時正在將府與守城各文武議事,你們舟車勞頓,暫且安置下來歇息,我自去找他。

李三思皺眉問道:「敢問胡將軍,草民雖身份卑微,卻也能看出一些問題,那孟河離蘇怎知是陸之唯叛國?」
「他說曾收到督察院密報,一得知此等消息,孟河離蘇便直達江北城,那時陸之唯已逃,我雖有些疑慮,但督察院直隸聖上,不容作假。

李三思雖覺得此間仍有蹊蹺,但已然論及當今皇帝陛下,他自然不敢再多加言語。
胡將帶領眾人到一寬闊府邸,轉身對姜格說道:「城外有我昨日急件招來的數千精良兵馬,縉雲公主今夜暫且歇息,幾位客人也有僕役安置房間,明日臣護送殿下回返萬京。

待胡將離去,入了待客大殿,幾人稍作歇息,李三思還是忍不住朝寧不凡說道:「寧兄,此事雖不禍及我等,但我仍然覺得胡將軍所言之事其中巧合甚多。

督查院知道陸之唯叛國消息時機巧合,孟河家飛鷹衛來的時機也甚是巧合,最重要的是陸之唯生死不明,叛國之人,竟逃得出江北城,即使逃了,又怎能安置數百精兵圍殺胡將。
寧不凡微微一笑,沉吟道:「李兄,方才你甚是草率,須知胡將軍若是當真輕信他人,又怎會在飛鷹衛把持江北城城防之時,再從旁處徵調數千精良兵馬,若是他當真輕信孟河家,又怎會告知我等明日迅速離去?他此番遭此大難,身旁親衛死傷殆盡,若非逼不得已,不報此仇又怎會輕易離去此地。

李三思驚疑不定。
葉辰表示啥也聽不懂。
姜格反應倒是平淡,卻也在暗自思索。
寧不凡嘴角勾出一絲弧度:「這胡總兵可是個外粗內細之人,否則又怎會被安排護送公主遙遙萬里來此荒蕪之地,無論此事真相如何,我等不必理會,胡將軍既然活着,那麼以他之手,想必已經安排妥當,放心便是。

何況他還有個便宜打手葉辰,那可是位一品入脈的世間絕頂高手,雖說不知他來到寧不凡身邊究竟是何用意,但這些一兩天觀察下來,此人也是俠肝義膽之輩,既然已經與他結拜,便不會危害到他。
他並不覺得當初葉辰出現是偶然,若無絕密準確情報,怎麼可能出現在寧不凡逃亡之路,他當時使用話術將其留在身邊,何嘗不是給了葉辰一個台階,一個正大光明出現在他們身邊的借口。
與這些人接觸當真煩悶,一個個的都有別樣心思和目的,寧不凡不禁回想起,柳村那位同他一起長大,單純的陳家大少,陳晨若是知曉他心裏熱血激昂的江湖竟是這般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光景,也不知他究竟,會不會感到些許失望。
「寧公子為何發笑?」
「無事,想到一個傻子。

《陳晨寧不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