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殘唐勒馬
殘唐勒馬 連載中

殘唐勒馬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花已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惠 馬勒

唐乾符五年,王仙芝兵敗傳首京師,黃巢轉戰嶺南盛唐已殘,天下大亂屍橫遍野,民不聊生數十萬草賊軍縱橫南北,四十八鎮軍頭各懷鬼胎淮南之地突然崛起一個天雷大將軍馬勒穿越而來的馬勒被天下亂象震驚,矢志為天下蒼生謀福利於是戰軍頭卷腐朽,打土豪分田地,……直到天下成為百姓樂意的天下展開

《殘唐勒馬》章節試讀:

馬勒單槍匹馬挑着曾元裕的人頭,朝敵軍急趕。

令狐金則押着繳獲的戰馬和俘虜,當然最重要的是楊復光這條大魚,同樣朝後營逃跑的方向急趕。馬勒卻早已趕上了追擊後營的敵軍。

馬勒來晚了,後營三百人除那些跑得快些的精壯外,其餘大部分被追殺殆盡。

一將功成萬骨枯,戰場從來都是優勝劣汰。

馬勒舉着曾元裕人頭繞敵軍大喊:「爾等主帥已被我的天雷弩射殺,識相的快點投降。」

為儘快結束戰鬥,馬勒決定再使用一發子彈,他朝敵軍領頭的校尉開了一槍。巨大的槍聲和應聲倒地的校尉,加上已趕過來的令狐金等人馬,徹底震懾住其他敵軍,大家呆立原地。

這枚子彈顯然沒浪費,敵軍紛紛放下武器投降。馬勒決定原地整軍,這一整軍卻有個意外的收穫。

馬勒收伏的草賊軍殘餘在戰鬥中死去三百人,俘獲的敵軍卻有一千三百人,此外還有武器若干,戰馬三十匹。最令馬勒驚喜的是中軍俘虜中還有一個武陵人雷滿。

雷滿此人年近四十,武陵當地豪強,見天下大亂遂帶着自己操練的土團兵,投靠時任荊南節度使高駢。

這些知識馬勒爛熟於胸,但史載雷滿是個猛人,個性如何並沒有史料明說,能不能降服是個未知數。馬勒決定運用歷史知識震懾雷滿。

「雷將軍此時不應該在高節帥麾下,準備前往鎮海軍鎮壓黃巢軍嗎?將軍自己的隊伍呢?」

事實上黃巢起義前後,很多割據勢力都是如此。這些人多是地方豪強或者軍閥手下的偏將牙將,有的甚至本身就是起義軍,他們自行嘯聚一些人馬,力量壯大後驅逐藩鎮軍頭充任留後。朝廷無法控制後,往往會授予他們節度使或州刺史之類的職務,虛與委蛇幫着朝廷打擊反叛,趁機壯大自己的力量和地盤。

如果遇上不能驅逐的軍頭,這些人也會想辦法另立山頭尋求朝廷承認。

很多人打的都是這個如意算盤,雷滿肯定不例外。這也是穿越到這個時代最難纏的地方。沒有足夠的實力和威望誰都無法收服,但凡有點實力的都憋着勁做老大。

雷滿顯然被馬勒問話震懾,震驚的看着馬勒道:「將軍真是料事如神,在下的隊伍被留在高節帥麾下,隻身帶著兒子被派往曾將軍帳中歷練。」

雷滿說完帶着一些悻悻然看着楊復光,順手從俘虜中牽出一個十幾歲的男孩。

「這位就是令公子雷彥恭?」馬勒問雷滿。

「將軍真是神人啊!正是次子彥恭,長子彥威和幼子彥雄卻被高節帥留在軍中。請將軍收留雷某父子,定當效犬馬之勞。」雷滿心悅誠服拜服在地,眼睛卻偷瞄着楊復光。

「雷將軍請起,馬某受天神指引來拯救蒼生,正需如雷將軍這般勇猛無敵的將才,只要雷將軍不嫌棄,日後前途定比投靠腐爛的朝廷更好。」

馬勒扶起雷滿父子,看也不看楊復光一眼,開始調整新聚合起來的軍隊。

馬勒當即宣布雷滿為偏將。兩股人馬共計二千人,降兵根據戰力分配到前中左右四營,每營五百人,統一由偏將雷滿調遣。各營隊正依舊是令狐金、朱銅、苟鐵、羊錫。不過羊錫的後營為擴充後的中營改名而來。

牛銀則撿起原來後營剩下的一百人作為中營,押着楊復光和少量輜重跟在馬勒和雷滿身後。

馬勒準備給新集結的隊伍訓話後,進到雷滿建議的雲丹山稍作休整後再考慮下一步動向。

訓話之前雷滿建議:「將軍要扯旗自立,必須得有喊得響的名號。剛才您自報的天雷大將軍很不錯,要不就叫這個名號吧!」

馬勒聞言點點頭。雷滿不待馬勒訓話,先行舉起右手衝著隊伍大聲喊道:「天雷大將軍威武!」

大夥略為錯愕了一下,然後跟着舉起右手大喊:「天雷大將軍威武!」

喊聲很快變成節奏一致,山呼過後聲震山谷。

馬勒平舉雙手朝下做了個下壓的姿勢,隊伍立即停止呼喊安靜下來。馬勒瞬時有種登高一呼應者雲集的感覺,氣血上涌,激動地對大家說:

「馬某受神明指引,前來拯救天下蒼生,承蒙各位信任和抬愛,定要帶領各位闖出個太平盛世。使普天之下家家有田種人人有飯吃!」

「家家有田種,人人有飯吃!」

「家家有田種,人人有飯吃!」

「家家有田種,人人有飯吃!」

雷滿又帶頭領着大夥山呼。這傢伙還別說,史籍記載打仗是一把好手,搞思想發動工作也不遑多讓啊。

馬勒再次用手勢平息大家的情緒,嚴肅地說:「今日馬某有言在先,願意跟着我天雷大將軍乾的,留下!不願意乾的現在可以走!」

馬勒巡迴走了一遭,二千一百人沒有一個想要離開。

「既然大夥願意留下,那麼等會到達天丹山,馬某將會宣布軍規,以後大夥只要按規矩辦事,吃香喝辣榮華富貴指日可待。不過馬某醜話說在前頭,誰要是違反軍規的,馬某的天雷矢可不是吃素的。」

說完馬勒朝天開了一槍,這顆立威的子彈吝嗇不得。

「誓死追隨天雷大將軍!」

「誓死追隨天雷大將軍!」

「誓死追隨天雷大將軍!」

雷滿又帶着大夥山呼。

隊伍氣象一新朝雲丹山進發。

中午中營埋鍋造飯的時候,馬勒叫雷滿和五營隊正開了個會,主要是討論對楊復光的處理。

大家都主張殺了楊復光這個閹人,尤其是雷滿好像對他甚是不忿。但馬勒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留着楊復光不殺,而且準備放他走。

馬勒認真思考要如何說服這些人,他可不想做剛愎自用的軍閥。儘管有時為了建立威嚴,殺人都絕不能手軟,但正確的意見必須能聽進去,自己的意見面臨分歧時也要有足夠的說服力,這樣才能形成鐵板一塊的氛圍和凝聚力。

總之該決斷時要決斷,該商量時必須商量。

更何況意料之外出現的楊復光,完全改變了馬勒最初的計劃,一個與楊復光有關的更大的計劃在馬勒腦子中已初具雛形。

殘唐就像一口破鍋到處漏水,楊復光作為苟延的補鍋匠,可以留着他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