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不敗戰尊
不敗戰尊 連載中

不敗戰尊

來源:外網 作者:周元李清舞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周元李清舞

浴血七年,榮耀歸來,第一戰尊返回都市,曾經被別人奪去的,我將千百倍拿回來......展開

《不敗戰尊》章節試讀:

丟下這句話,周元帶着劉若琴和周曉彤離開了周家。
這個地方,也讓他找不到半點待下去的理由。
……
周元剛走,楊喜萍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當了七年兵,真把自個當個人了?還要讓周家破產?可笑。」
周家人則都是一陣好笑。
「雲輝,你快聯繫一下,元龍戰尊還有多久到。」周治國思緒不在這上面,直接沖周雲輝開口說道。
「好。」
周雲輝點點頭,趕緊撥打了剛才聯繫他的電話。
周家人該準備的準備,女人們該化妝的化妝,都必須要用最好的一面,去迎接元龍戰尊。
過了好一會兒。
周雲輝尷尬的轉過頭:「爸,那邊說元龍戰尊已經來過了,不過剛剛走了。」
「什麼?」
周治國大驚失色,來了又走了?
還有這種操作?
周治國猛然轉向眾人,着急的問道:「你們剛才誰見到有人進來了?」
「除了周元以外,我們沒見到別人進來啊。」
周家人紛紛攤手。
周治國深呼了一口氣,大好的前程,就這麼溜走了?
怎麼會這樣?
「爸,元龍戰尊估計到了之後,看到周元他們,所以一氣之下離開了。」周懷禮捂着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周元在這裡動手打人,元龍戰尊以為我們周家都是沒素質的人,所以走了。」楊喜萍以及周家其他人,也都趕忙插嘴。
周治國氣的捶胸頓足,怒道:「周元,千古罪人哪!」
……
周元和劉若琴、周曉彤回到了家中。
這是一個破舊的小區。
不大,兩室一廳。
房子雖然破,但收拾的很乾凈。
「媽,這些年,你們就住在這裡?」周元看了一下房子,開口問道。
劉若琴點了點頭。
她道:「你去當兵不久,你爺爺就把天正集團收走了,併入了周氏集團名下。你也知道,媽不是生意人,也沒文化,後來,別墅就被你大伯設計給沒收了,現在是你大伯住着。」
家裡有一套別墅,是爸爸周恆留下的。
周元深呼了一口氣。
他沒想到這麼多年,媽媽和妹妹過的水深火熱。
「對了兒子,這些年,你去哪了?」劉若琴問道。
周元一嘆。
劉若琴是個婦道人家,恐怕接受不了元龍戰尊這種層次的人。
身份,以後有機會再說出來。
周元道:「我在宛城那邊,因為打仗封城了,我回不來。不過現在回來了,媽,我以後不會再讓你和小妹受苦了。」
劉若琴興奮的笑了起來,周元是她的兒子,她親生的。
她的家裡,終於有男人撐腰了。
「但願你有這個本事。」周曉彤冷淡的說了一聲,回了自己房間。
「曉彤……」
劉若琴本來想叫她,被周元攔住了。
周元道:「媽,小妹在恨我,你說她也沒用,以後,我會慢慢的跟她解釋的。」
劉若琴嘆了一口氣,周元七年沒回來,也就只有她這個當母親的不會恨他。
周曉彤,卻一直都在恨着他。
……
「對了媽,清舞呢?」
周元突然問道。
李清舞是周元的妻子,她是十九歲的時候嫁給了周元,新婚第二天周元就被周治國送走了,一直沒有聯繫。
李清舞是燕城李家人,她爺爺和周恆是至交。婚事,是李清舞爺爺和周恆一手操辦的。
「清舞這孩子,也不容易。」
劉若琴道:「她和你結婚不久,她爺爺就去世了。我也說過讓清舞改嫁,但清舞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嫁給你,就是你的人,死就是你的鬼。」
「清舞的奶奶一直逼着清舞改嫁,她都沒同意。李家,都把她趕出來了。」
周元深呼一口氣。
這個女人好傻,直到如今還在等着自己。
劉若琴又道:「後來她和朋友合夥開了家公司,還算不錯,我們的生活有點起色。但最近她公司出了事,現在還在公司呢。」
「周元,你去公司接她吧。」
「要是知道你回來,她一定很開心!」
劉若琴道。
周元點了點頭。
李清舞是他最對不起的女人之一,為自己守了七年的活寡。
而且。
她和周元結婚之後,僅僅只相處兩天,直到現在,周元都沒有碰過她。
這七年,對她來說也不容易。
……
晚上。
燕城,千舞集團。
這是一家小規模的服裝公司。是李清舞和她一個名叫陳千姿的閨蜜合夥開的。
周元來到千舞集團門外,望着辦公樓,一陣激動。
七年不見,他還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李清舞呢。
此時。
千舞集團已經下班。
公司里的路燈還在亮着。
除此之外,各部門燈都已經熄滅了,但僅有辦公大樓的一間辦公室里的燈還在亮着。
估摸着那就是李清舞的辦公室,她在加班。
「清舞,我來了。」
周元有些激動。
當他邁步正要走進千舞集團,從門外的黑暗中,突然間走出來兩個一身西裝,戴着墨鏡的保鏢。
「公司已經下班了,你哪個部門的,這麼晚來這裡幹什麼?」
保鏢突然將周元攔住。
周元停下,轉過頭,目光落在這兩個保鏢身上。
這兩人看起來身手不錯,不像是千舞集團的保安。
因為,剛才聽劉若琴說,李清舞的公司,已經連保安都請不起了。
「找人!」周元回道。
那兩個保鏢相視一眼。
其中一個保鏢道:「大晚上的來這裡找人?這種時候,來找李清舞的吧?這公司上下,現在就剩她自己了。」
周元有點意外。
聽這話,似乎一直都在關注着李清舞。
「什麼意思?」
周元反問一聲。
保鏢登時一笑:「李清舞正在辦公室和我們魏總聊天呢。今晚千舞集團關門了,任何人,也進不去。」
周元頓時一怔。
這言外之意是,李清舞在辦公室出軌?
這怎麼可能?
劉若琴說過,李清舞一直以來都在等着他,難道,這些都是做給人看的?
……
周元有些震怒。
他沒想到李清舞居然不守婦道,這麼晚了留在公司里,跟男人鬼混?
虧劉若琴還一直以來這麼喜歡她。
周元深呼一口氣,朝公司大門走去。
「老子說話你沒聽到?皮癢了?」
兩個保鏢見狀頓時大怒。
他們是魏總的保鏢,被魏總留在這裡看門。見周元進去,直接沖了過去。然而砰砰兩聲,兩個保鏢瞬間發出殺豬的慘叫,被廢倒在地上。
「李清舞,我來找你了。」
周元從兩人身上踏了過去……

《不敗戰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