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冰火聖徒
冰火聖徒 連載中

冰火聖徒

來源:google 作者:沐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沐林 沐靈

沐林的人生追求只有四個!吃、喝、玩,還有抽風~可是進入「零影」的組織後,他的世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身為遠古時間代言者後裔的他,又擁有了聖徒的身份古老的傳言中,聖徒可以穿梭界域異族的王者戈藍羅斯即將歸來,王者的殘劍漸漸浮現古老的契約羅曼蒂克緩緩綻放,這既是開始也是終結聖徒島的聖徒之約,這終究是束縛還是賜予?展開

《冰火聖徒》章節試讀:

「哦,原來是這樣啊。」
劉彥聽完沐林的解釋,意味深長地看了他身邊的少女一眼。

「如果事實如你所說,那這沐邪可真是個人渣啊。」

「他本來就是個人渣,除了身份尊貴些外也挑不出什麼好的了!」
沐林冷哼一聲,說道。

劉彥看了看沐林,覺得眼前之人並不像信中描寫的那樣污穢不堪,可也不能就這麼輕易相信了。

「我如何去相信你的話都是真的呢?」
他問道。

沐林見劉彥差不多已經相信自己的話了,便想了想,回答道;「沐邪不達目的是不會罷休的,恐怕這一段時間還會有人找上門來,到時候你就可以一辯真偽。」

「說的也有道理。」
劉彥點了點頭,看著錶情風輕雲淡的沐林,心下有些疑惑。

「你難道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

「我看你的實力好像還不到脫凡境吧,你怎麼應對它派來的人呢?」

「你忘了我剛才說的話了嗎?」
沐林笑了笑,拍了拍劉彥的肩。

「我會帶領村子奪取比武的第一名的,還有疑問嗎?」

「那倒是沒了。」
劉彥搖了搖頭,心中暗想道。

看來這叫沐林的並不簡單啊,只是他的憑藉究竟是什麼呢?

「那你先來說說村子的狀況吧。」

「是的。」
劉彥見沐林這麼快就進入了狀態,也是清了清嗓音道;「村長大人。」

嗖!
嗖!
沐家本家所在的西荒城不遠處的樹林中,兩個身穿幽紅色長袍,左面部戴着面具的人站在一棵樹的樹枝上,只是這樹枝好像沒承受重量一般,隨着清風微微的顫動!
一隻鳥兒落在這樹枝上,彷彿並沒有看到這兩人,這時樹枝稍稍向下歪去,對鳥兒的行動做出了回應。

其中一個人突然開口道;「綏思如,這是你第一次執行任務,所以只需旁觀吸收經驗即可。」

「好的,青墓大哥。」
少女回答道。

只見兩人身旁的鳥兒似是突然受到了驚嚇,急速地撲騰着翅膀從樹枝上飛離!

兩人見這樹枝開始搖搖晃晃沒個完,於是就跳了下來。
綏思如右半邊似天仙般的臉部的眉毛皺了皺。
她扯了扯自己的衣袍,說道;「這衣服也太奇怪了,穿上它可怎麼戰鬥啊?」

「這也是我們「零影」的修鍊之一,如果有一天你能穿着這衣服自如地戰鬥了,那時就可以脫下這衣服了。」

「這也是提高戰鬥水準的方法嗎?
可是在做任務時穿,要是遇見危險怎麼辦?」

「危險?」
青墓語氣提了提。

「真正對自己有自信的人從不相信危險,他們……」他眉目突然震了震。

「有人來了」聲音漸漸降低。

「哼!
王刑那傢伙這回可是真的怒了,要不是在竊風國的東南部開重要的會議,我都能想像他拿着大刀把那個不識趣的人四分五裂的場景了,不過,我還是對他看見王虎的命之玉碎裂時的表情比較感興趣。
究竟是痛苦呢?
還是怨恨呢?」

只見一個身後背着一個巨大棺材的中年男子經過此地,嘴裏喋喋不休,他的身後跟着一個面容慘白,雙腳裸露在地面,淡淡的暗色霧氣繚繞在其周身,一雙枯萎的雙手垂在胯間的青年人。

「殘棺,你的問題還是如此簡單幼稚。」
這青年人開口道,其聲音略顯渾厚與幽晦,聽上去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問題?
我好像沒有提出問題,所有做過的事情都不存在問題,歿。」
殘棺回頭看了看歿,又是說道;「王刑竟然讓我們去對付一個連脫凡境還沒到達的小子,他的腦子進水了嗎?
或是生鏽了?」

「都有可能」歿無神的眼球轉了轉。

「不過在我掌管的地盤上有七團的人被殺了,要是不親自給個交代,我也不好去見他。」

「讓血風的一個團長一個副團長去殺的人,應該感到很榮幸吧?
或者是有一些期待?」
殘棺陰陰地笑了幾聲。

歿好像是消泯了聲跡,他不聲不響地跟在殘棺身後,慢慢閉上了眼,身子竟是融進了殘棺的影子之中!

「累了,休息。」

「是嗎那為什麼不進棺材裏呢?
或者是,你真的想休息了?」

殘棺的身影漸漸消失不見,只見他們剛才經過之地泛起了一陣漩渦,青墓和綏思如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就是他們吧。」
青墓淡淡地說道。

「應該沒錯了,不過他們的氣息好強又好詭異啊,那是什麼元素?
怎麼如此邪惡?」
綏思如皺了皺眉。

「不知道,不過很快就會知道了。
我們跟上去吧。
「青墓向前走去,綏思如見狀也是跟了上去。

「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組織要做這個任務啊,難道我們的保護對象很金貴嗎?」

「可能吧,也許組織有讓他加入的意思,所以讓我們來調查一下,我們現在什麼也不知道,不過」他頓了頓。

「很快就會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