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的世界我很正常
崩壞的世界我很正常 連載中

崩壞的世界我很正常

來源:google 作者:焰歌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焰歌 陳柏

腦洞來源於一個和螳螂談戀愛的遊戲這在我腦袋裡印象還是很深刻的……遊戲名叫:和怪物談戀愛具體可以去看b站解說總體來說,雖然被評價為十二魔器,但實際上除去人物是怪物之外,是一款不錯的純愛向作品總之,本文的主人公,就要在這樣的一種情形下,艱難的當一個正常人了展開

《崩壞的世界我很正常》章節試讀:

「不用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

「陳柏同學。」

佐藤櫻關切的看着我,「你難道得了急性腸胃炎嗎?」

「佐藤老師……」

我一口老血差點沒吐出來,「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但是。」佐藤櫻聲音弱氣起來,「我覺得很像嗎。」

「佐藤老師。」我表示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不是百合?」

佐藤櫻整張臉都變得通紅,睫毛也不安的撲閃撲閃着,「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老師呢,陳柏同學。」

嗚哇,這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簡直讓人無語。

「所以你真的是吧……」

我再次重複。

她看起來不知道說什麼好的樣子,然後握緊了拳頭,又鬆開,「不是的哦。陳柏同學,老師並不是那個啦。老師覺得陳柏投同學你,也非常可愛哦。」

這次緊張的人輪到我了,我說:「老師……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被一個蟑螂說這種話,恕我不能接受。

雖然我看起來對佐藤櫻還行的樣子,可仍然改變不了我對蟑螂從生理到心理的厭惡。

呼,我已經想逃離這個地方了。

「因為。」黑髮的美女老師一臉認真的說:「因為我很喜歡陳柏同學啊。當然,是朋友的那種喜歡……」

我沒有說話,三下五除二吃完了剩下的飯,然後迅速起身,「我吃飽了。」

這樣說著,跑開了。

「陳柏君。」斯蕾莉喊道:「你跑那麼快做什麼啊……」

看了眼佐藤櫻,又看了眼斯蕾莉。

三無少女陳美麗決定,向著我的方向前進。

一路狂奔到教室,看了眼手錶,竟然還有時間。我鬆了口氣,瞬間癱倒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球注視着桌面的顏色,影音的痕迹在上面流動。

學生時代才能夠擁有的,不摻雜任何俗氣味道的純然欣賞。

「陳柏同學。」

有人好像在叫我,我回頭。

總之就不詳細的描述這位是什麼物種了,只能說,可能是由於我習慣了,我竟然覺得還好。

「啊。」我說,「蘇麗麗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這時,我突然注意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扭捏做作,而且周圍人若有若無的打量視線在我的這裡聚集起來,尤其是她的那幾個好姐妹,更是偽裝拙劣至極的向這個地方張望。明明書都拿反了還故作姿態的樣子。

有過此類經驗的我,開始在腦裏面組織接下來的語言。

果不其然,聽見她下一秒這樣說:「陳柏同學,我喜歡你……」

少女的聲音不算大,我沒有調笑她的心情,我也不會這麼做。喜歡是一件很神聖的事情,我一直是這麼覺得的。

所以,對待一個花季少女的喜歡,我選擇了,「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呢……?」明明是笑着的,少女的眼眸卻開始氤氳水汽,彷彿再過不久,那水色就要順着被打濕的睫翼流下來。

我說,「我並不能接受你的喜歡。」

「因為,我是一個獨身主義者,已經決定了永遠不會和他人在一起。」

「真的是這樣的嗎?」

少女終於像是釋懷了一點的樣子,可眉眼看上去還是很難過。

「是這樣的。」我面目嚴肅,聲音卻很溫柔。

這樣的一份喜歡,如果是認真的,就去好好的對待它,而不是選擇去傷害。

陸陸續續的,大家都回到了教室。蘇麗麗對我笑了笑,淚水洗滌過眼眸,她獨自回到了座位上。幾個女孩子嘰嘰喳喳的圍在她的身邊,看那幅同仇敵愾的樣子。

不用去聽我都知道她們說的是啥。無非就是我是個渣男之類的話,讓她別為了我這種男的傷心……

不過我並沒有在意這些事情。畢竟又不是第一次經歷了。而且我也明白,她們這麼說很大成分都可能只是為了安慰,因為也不需要為了這而計較。

不過我也挺佩服她的,在公眾場所告白,除了需要被拒絕的勇氣之外,還要有能夠承受別人閑言碎語的勇氣。

金髮少女飄揚的長髮隱約從窗邊閃過,就在我奇怪她身邊怎麼沒有陳美麗時。回頭卻聽見左側的窗戶發出了敲擊聲,飄在半空中的怨靈少女平靜的看着我。

因為容貌實在是太漂亮而沖刷了恐怖的感覺。我愣了幾秒,然後我就立馬反應過來,不會有人看到吧……!!!!

我迅速將窗帘拉上,回頭一看,周圍的同學卻還是毫無察覺的樣子。

「陳柏君。」斯蕾莉示意我別緊張,「她這個狀態,除了我們,別人是看不見的。」

「是這樣的嗎……?」

我自問自答,「是這樣的。」

等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我才半是抱怨的對斯蕾莉說:「但是剛才真的非常嚇人啊……那一瞬間,有種即使是外星人駕駛着ufo來侵略地球也都可以了的感覺。」

「陳柏君。」斯蕾莉說,「勸你最好別這麼說。畢竟連亞波倫都有,外星人什麼的,也未必不可能吧。」

「而且。」她露出一邊的小尖牙笑了笑,「對於絕大多數人類來說,我們這樣的吸血鬼,也和外星人差不多的哦。」

「吸血鬼從容貌上來說要比外星人好的多吧。」我說。

「咚咚。」敲擊窗戶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因為有了斯蕾莉的提醒,我這次很爽快的拉開了窗戶。看見三無少女細白的手指抵在窗戶玻璃上。看見我的臉,她收回自己的手,然後,開始比手勢。

「呃……」我向著斯蕾莉投過去一個求助的眼神,「她在說什麼?」

斯蕾莉看了一眼,道:「她在比手語,大意是:我找到了那兩個人的遺體了。」

斯蕾莉對着我笑了笑,「陳柏君,要來嗎?今天放學後。」

我看了眼她,然後說:「你會保護我的吧……?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