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連載中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來源:google 作者:蒼涼如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辰絕 沈卿雲 現代言情

血染江山淚,不及她眉宇間的風情相府之女機關算盡一生錯愛輔他成相,一顆不見的守宮砂,被懷疑不貞亂棍打死宿命的糾葛,她再次重生一場詭異難測的陰謀,一次乾淨利索殺戮,一位暴斃而死的寵妃,一座繁華酴醾的皇宮若,愛是一首永不停息的末路曲,誰為我而歌?弦斷,音絕,悄然無聲,四處寂寥或是望斷天涯,也終是擦肩而過,我在你身後,期待你回眸…展開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章節試讀:

切她的嘴?那就看付香,有沒有這個本事。

沈卿雲右手捏住氣勢洶洶衝來的付香的手腕,利索的反手一擰,左手華麗的接過落下的劍,蓮步輕轉,劍梢穩穩地的落在付香的嘴尖。半笑着:「說,你想怎麼個刺法?」

徐老伴娘的付香先前一副得意的神采愣了幾分後演變為驚恐,她雙手的手指緊緊捏住刀尖,生怕沈卿雲一個不留神,就割了。

沈卿雲是個廢材小姐,什麼都不會,作為二娘的她,比誰都清楚這一點,可剛才那利落的姿勢,如脫胎換骨般。

她一臉討好的說:「卿雲啊,好歹二娘照顧你這麼多年,有什麼話不能回家好好說,一定要拿着刀呢?」

沈卿雲冷笑,不知道剛才是誰一邊罵一邊說要刺爛她的嘴。回家好好說?是讓付香有機會再整死她嗎?「二娘,是讓我在回到那個容不下我,人人都想誅殺我的家嗎?好。」說罷,她拿着刀,蓮步慢移,朝往相府。

「大小姐,有話好好說。」

「是啊,趕緊放開夫人,別傷了和氣。」

「大小姐,好歹顧及下相府的顏面呀。」

侍衛們看着沈卿雲緊緊相逼,遲疑不敢向前,生怕一個不小心,讓沈卿雲傷了夫人。

「都給我讓開,把沈卿雪給我叫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沈卿雲冷斥道,精密的眼盯着那些蠢蠢欲動的人。

不客氣?都逼到相府門前還算客氣嗎?

紅漆高門,雙獅相望,一副小身板挺得筆直,與這門府同樣,威嚴無比。

相府內

「你說什麼?那個賤人衣衫不整的挾持我娘跑回來了?」沈卿雪一掌拍在茶桌的邊沿,杯中的水猛地一下,濺出。

丫鬟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看來我當時那一劍力度不夠,沒能刺死她。」冷辰絕摸了下右手上的扳指,神色凜然。按照他的了解,沈卿雲是那種吃了虧還要悶在肚子里的人,怎麼會回來,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現在怎麼辦?」沈卿雪蹙眉,她怎麼都沒想到沈卿雲還有臉回來。

冷辰絕端起桌上的茶,道:「再等等吧。」

門外的沈卿雲少了幾分耐性,她知道沈卿雪再拖延時間,置身事外。反正她已經沒什麼名聲了,不如把沈卿雪也拖下水,讓相府徹底的名動京都。

「二娘,看見沒,你的寶貝雪兒,都不管你的生死呢。即使我這麼拿刀逼着你,她也不出來。」說著,沈卿雲手裡的刀又迫近了點。

付香着急的大嚷,「雪兒,你快出來啊,難道你真的不管娘了嗎?」

門口遲遲沒有沈卿雪的人影。

她轉而絕望的看着沈卿雲,哭訴着:「卿雲,這一切都跟二娘無關啊,好歹,我是你娘啊。」她渴望的看着沈卿雲,希望沈卿雲能念着情分手下留情。可她全然忘記之前她又是怎麼對沈卿雲的。

娘?沈卿雲的娘早死了。她,不配。

「剛才,二娘說,我浪蕩成性,不知羞恥。」她一刀轉至付香的腰間,刀尖輕輕一挑。

裏面大紅色的肚兜就露出來了。付香伸手想拉回來卻被沈卿雲接下來的話嚇到:「動一下我就要你的命。」

付香的僵在那,顧不得周圍,她真正的意識到沈卿雲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唯唯諾諾的女人,她什麼都做得出來。付香求饒道:「卿雲,二娘知道錯了,你放開二娘好不好?」

付香雖三十多,卻仍風韻猶存。不少人盯着她大紅的肚兜。這些帶刺的眼光讓付香的頭皮有些發麻。

「二娘知道錯了,可是妹妹還不知道錯呢。」沈卿雲唇畔勾起。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住手。」冷辰絕走出來,沈卿雪隨後。兩人最終還是出現在相府門前。「趕緊放開付夫人。」冷辰絕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命令道。

沈卿雪咬着牙,她真的不想摻和到這件事裏面影響她在商國第一美人的名聲,爹的孝期才滿,但如果她娘死了,她還要再等一年。到時候皇妃的後選哪裡還輪得到她?她只有說服冷辰絕出來。不出來還好,這一出來,就看見娘親衣衫半露的站在沈卿雲的刀下。

「二娘想要我回府把事情說清楚,那妹妹就先解釋一下,昨天的事情。」沈卿雲的眼光在這先後出來的兩個人身上掃視。

沈卿雪繞道冷辰絕身前,道:「姐姐,先不論昨天發生什麼,單單你穿成這樣,就是不禮。就你這樣挾持娘回來,不孝。然而揭開娘的外衣,讓娘露在天下人眼前,實為不敬。」

沈卿雪的話一出,周圍人看沈卿雲的眼光也開始變得鄙夷。

她傾城一笑,「你從相府被趕了出去,是你沒有守宮砂,冷相只不過是做了一個正常男人都會做的事情。你,還想要什麼解釋?

再說了,我替姐姐求過情了,姐姐自己不肯跪下認錯,惹怒了冷相,還要遷怒到娘的頭上……」後面的話她沒繼續說,但自然而然容易讓旁人浮想聯翩。

其實,她先一步在冷辰絕之前說話也是怕冷辰絕衝動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因為愛慕她所以休妻。太子商文君有意於她,可她從未給予正面的回答,若是在這裡傳出什麼流言,對她的錦繡前程不好。

「沈卿雲,還不趕緊鬆開夫人,進府認錯。」冷辰絕呵斥。

都是她的錯?沈卿雲冷笑,兩個人的嘴也是厲害,黑的,都能給說成是白的。「錯?我從來沒錯。你們為什麼要忽略亂棍打我之後喂野獸的事?對拿劍刺我胸口卻又隻字不提?原本的沈相府,變成了冷府,這又如何解釋?作為妹妹的沈卿雪不在意,可不代表我能接受!是早有預謀還是另有所圖?」

聲色鏗鏘,所有人都屏息臨聽。

沈府,前丞相沈微的府邸,兩代忠臣,一年前暴斃。沈微曾極力推薦冷辰絕擔任禁衛軍,但是被司馬將軍極力反對,皇帝便擱淺了建議。後來,沈微去世後,冷辰絕戴孝七七四十九天,沈家無子,冷辰絕在沈微死後,仍盡孝道,天恩廣盛,特讓冷辰絕暫代丞相一職。

如今被沈卿雲舊事重提,很多人揣測,冷辰絕是不是早就盤算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