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白初語陸戰庭
白初語陸戰庭 連載中

白初語陸戰庭

來源:google 作者:白若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初語 陸戰庭 霸道總裁

她總被人嫌棄,父母離婚後各自成家,她成了無家可歸的累贅他是一國之將,人中之龍,萬人敬仰她自卑懦弱,卻暗戀着他他勇敢剛強,卻藏着一件埋藏心底多年的秘密他是她後爸的兒子她是他後媽的女兒兩人本是水火不容的立場,卻因為他一張白紙簽下了終身婚後,她才發現,這個男人秘密里的女主角是她展開

《白初語陸戰庭》章節試讀:

白珊珊剛舉起手,白若熙反應迅速的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緊接着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到她的臉頰上。
「啪。」
「嘶」所有人倒抽一口氣,看着都覺得火辣辣的疼,全驚呆了。
白珊珊根本打不過白若熙,痛得她眼睛通紅,怒火中燒,恨不得吃了白若熙似的嘴臉。
白若熙眯着眸,一字一句怒斥:「你給我記住了,第一,我媽媽不是小三,她是在人家離婚多年後才認識我後爸的。第二,我媽媽不是殺人兇手,她是被陷害的。第三,喬玄碩以前不會這樣對我,他……」
說著,白若熙欲言又止,平靜下來的心又開始隱隱作痛,她何必要跟不相干的人解釋這些呢?
白珊珊深知自己瘦弱無力,根本打不過健康活力的白若熙,她甩手後退,很是不甘心地走到沙發坐下來,嘴裏呢喃詛咒着,眼神惡毒地射向白若熙。
白若熙愣住原地,心太累讓她茫然若失。
曾經,她的三哥也很疼愛她。
不知何時開始,他們的關係急速降溫,甚至到了冰點。
為了不打擾別人休息,白若熙沒有再拍門叫喊,一個人站在窗戶邊看海。
夜更深了。
所以人都睡了。
她蕭條孤寂的背影站在皎潔朦朧的夜色下,看滿天繁星,看漆黑海洋,聽風聽浪聽心裏那落寞的聲音。
她三歲的時候,母親就帶着她嫁入喬家。
從她有記憶開始,她就特別喜歡後爸的第三個兒子,那個性格孤僻,難以靠近的三哥。
他越討厭她,她就越想接近。
喬玄碩因為父母離異患有孤獨症,排擠所有人的靠近,可唯獨她曾經走入他的內心世界,那時候的她像個打不死的小強,化身牛皮糖天天粘着他。
每次見面,都不害臊地要抱抱。
吃他吃過的食物,用他用過的東西,穿他穿過的衣服,做他做過的事情,早已芳心暗許。
每天晚上偷偷溜進他的房間,鑽入他的被窩,抱着他睡覺,經常被醒來的三哥發現,但她還是不依不撓,把厚臉皮發揮得淋漓盡致。
他並沒有排擠她的靠近,雖然還是那麼的高冷,但至少她比其別人要特殊了。
她小時候鬧着把姓氏改為喬,這樣跟三哥更加親密。
她還鬧過長大後要做三哥的新娘子,被母親狠狠地揍了一頓,之後再也不敢提。
那是一段特別美好的童年回憶,她以為三哥是喜歡她的,即便不是愛也沒有關係。
可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那個男人如此討厭她。
他十年的軍旅生涯,她也回到白家跟父親居住,兩人能見面的次數寥寥無幾。
他不再是曾經的三哥,她也不再是那個無所忌憚又厚臉皮的白若熙了。
天亮後,船也靠岸。
**早已經接到通知,警車列隊在岸上等着,男男女女總共十幾人,一下船就被扣上手銬,推入警車。
而白若熙則是一個人獨自被押走。
去了一趟醫院,被強製做了全身檢查,然後押回**局錄口供,跟她現象中不一樣的是她並沒有被關押,**錄完口供就放她回家了。

白家!
一套位於高檔小區的商品房。
白若熙現在居住的家,屬於小康家庭,父親和後媽開食品廠,生活還算過得去。
白若熙剛踏進家門,還沒有來得及開口打招呼,直接恭迎她的是火辣辣的一巴掌。
「啪」的一聲。
清脆響亮的聲音打破了早晨的寧靜。
臉頰被打得生疼生疼,白若熙整個人都愣住了,錯愕地捂住疼痛的臉頰。
甩她一巴掌的女人正是白珊珊的母親劉月,也是她的後媽。
劉月單手叉腰,臃腫的身材配上俗氣的珠寶首飾,氣勢凌人的姿態,怒問:「你把我女兒帶到哪裡去了?為什麼**通知我們說她被關押了?」
白若熙很是心累,咬了咬下唇。
她這輩子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忍,然而這一巴掌她不想再忍了,冷冷的怒懟:「那你問**去啊。」
「你把珊珊帶出去,害得她被**捉走,你好意思安然無恙回來?你還真有臉,你到底對珊珊做了什麼?」
白若熙苦澀冷笑,反問:「為什麼不敢去問**?還是你已經知道了她所犯的罪?」
劉月沒有回答,瞪着白若熙咬牙切齒,目光兇狠。
坐在客廳的中年老男人一聲不吭,他就是白若熙那無能軟弱的父親。
而另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卻含沙射影的開口:「有什麼樣的媽就有什麼樣的女兒,讓珊珊別什麼人都認着親,現在什麼人模狗樣的都有,人心叵測。」
人模狗樣?
白若熙只是從心底發出一聲冷笑,很是苦澀。
說話的正是她奶奶,聽母親說當年離婚也是因為有一個強勢的家婆,受不了那個罪才帶着她離開的。
白若熙冷冷道:「那請你們轉告白珊珊,以後不用叫我姐姐,更加不用跟我拉親近,她這份親情,我白若熙無福消受。」
劉月被氣得臉色瞬間暗沉,緊握拳頭想發作的衝動。
白若熙剛邁步要走,老婦人狠狠地一掌拍在茶几上,一聲巨響,白若熙的腳步戛然而止。
老婦人怒斥道:「給臉不要臉了是吧,還給長輩擺起臉色,你造反了你?珊珊這麼乖的一個好孩子怎麼會吸毒賣淫呢?一定是你從中作梗。」
白若熙心累得快要透不過氣,她不想解釋,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她。
這時,她父親白柳華終於說話了,但也只是對老婦人唯唯諾諾:「媽,或許真是珊珊做錯了,成天想做明星想瘋了……」
劉月立刻呵斥:「你放屁,我女兒還能做錯什麼事?」
白柳華縮了,又是一陣沉默。
老婦人聽到兒媳罵自己兒子也很不爽,但還是很給面子地清清嗓子提醒她的態度,「咳咳……」
劉月收斂了自己囂張的氣焰,瞪着白若熙緩緩道:「我現在見到她就覺得心煩,都25歲了也不嫁人,也不滾回她媽媽那邊家庭住,一直在這裡禍害我們,簡直就是掃把星,現在害得我們珊珊都被關起來了。」
說著,劉月便矯情得哭了起來:「珊珊到底哪裡得罪了你,你這樣害她坐幾個月牢,該多苦啊!」
白柳華心疼得立刻走過去,抱住劉月,安慰道:「別哭了,我會想辦法把珊珊救出來的。」
老夫人也心急安慰:「兒媳你放心,珊珊會沒事的,那些心腸歹毒的人一定會有報應。」
白若熙嘴角露出苦澀的冷笑,再笨的人也聽明白其中意思。
她一言不發的上了樓,回到房間立刻收拾行李離開白家。
沒有挽留,沒有不舍,無論在那個家庭,她都是最受排擠嫌棄的人。

《白初語陸戰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