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安少,寵妻有理(書號:8250)
安少,寵妻有理(書號:8250) 連載中

安少,寵妻有理(書號:8250)

來源:google 作者:張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簡 張倫 現代言情

簡介:某少:我有病「有錢行天道,你有理!」某少:有病得治「顏值即正義,你有理!」某少:「很好我的後半輩子就交給你了」「為啥?憑啥?」某少:病因是你,葯是你,我有錢有顏還有理你說呢?」某女:卒展開

《安少,寵妻有理(書號:8250)》章節試讀:

「怎麼了,簡?」電話那頭的聲音驟然一緊。

「沒事,沒事,庄默,你放心。我這邊有點事……

「沒事,真不是什麼大事……庄默,你先掛,我呆會兒再打給你。」

雲簡一邊忙不迭對着電話解釋,一邊蹲下伸手準備把琴譜撿起來。

正當她的手捏住琴譜一角的時候,那隻黑皮鞋忽然往前一伸,這次是一整隻漆黑鐙亮的皮鞋,越過她的手,重新將那頁琴譜整張踩在腳下,重重的發出「邦」的一聲響,又狠又准。

要不是雲簡縮得快,只怕連手指都要遭殃。

剛才是不小心,這次就是故意了。

「也?」雲簡訝然出聲,抬眼望去。

居高臨下站着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模樣年輕,但是打扮中規中矩,讓人瞧不出年紀。

「出什麼事了,簡!」聽見雲簡有些變調的聲音,電話里庄默的聲音更加急切,連喚了她幾聲,「簡,簡,簡!怎麼了?你還在嗎?出什麼事了?簡,你回答我。你還好嗎?」

雲簡強壓心頭怒火,快速衝著電話喊了幾句,「沒事,沒事,我沒事!庄默,你先忙,回頭再說。掛了!」

掛了電話,雲簡縮回手,仰臉,皺眉怒視眼前這個一身深棕色斜紋西裝的男人。

Anderson&sheppard頂級剪裁,基本定價六百七十五萬。

作案的黑皮鞋,FENDI,基本定價,一百九十萬。

算上襯衣領帶,還有剛扯下來搭在臂上的圍巾,男人的這身行頭近千萬。

雲簡在心底飛快地計算了一番,最後目光鎖定在男人的臉上。

雲簡突然很可惜死黨寧曉冉不在。

這絕對就是寧曉冉口中回頭率百分之二百的男人。

臉部輪廓分明,眼窩深陷,眸子清澈透亮,只是顏色有些奇怪,墨石一般的黑色中似乎泛着淡淡的藍光,頗有些異域的味道;鼻樑高挺,薄唇微抿,唇角微微上揚,於是自然而然形成的笑意,就讓硬朗的臉部輪廓明亮柔和起來。

寧曉冉將生着這類唇形的男人統稱為性感殺手。更何況男人還生着一對足以魅惑眾生的眸子。若是寧曉冉在,只怕花痴的口水可以逆流成河。

然而男人居高臨下緊盯她的目光像結了寒霜,狹長的眼裡眸光冰冷如刀。

殺手是真的,哪有半點性感的影子?尤其眼裡那抹若有若無的神秘藍色讓男人看起來就像一頭在暮色掩蓋下,隨時準備撲向獵物的狼。

雲簡立刻地在心裏否決寧曉冉的高論。

這種男人,帥則帥矣,絕非善類。真正的好男人,就應該像庄默,就應該像她過世的父親。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咳……」一聲女人的輕咳將雲簡從神遊中拉回來.。

雲簡愣神的功夫,門裡緊跟着進來一個濃妝艷抹的美麗女子,高挑的身材裹在灰色的皮草里,像只狐狸。豐滿的胸部幾乎要貼到皮鞋男的手臂上去。

看看男人,再垂下眼皮掠一眼蹲着的雲簡,狐狸的臉上瞬間換了幾個表情:迷惑,生氣,鄙夷。

這張臉在哪裡見過?

這個念頭只在雲簡心裏閃了一瞬,便立刻反應過來。18號電梯應該是直通酒店客房的了,看這裡與眾不同的裝修布局,上面還應該是預留給貴賓的總統套房。

情人節嘛,滿大街都是露水鴛鴦,一夜夫妻。酒店到處爆滿,這還得有點身份地位的男人,才能預留到容城最頂尖的酒店最頂尖的套房吧?

雲簡再看向皮鞋男的目光里多了幾分不屑。

男人的目光跳了一下,他看出來了。他才不以為意,還是以那樣怪異的姿式站着:雙手環於胸,為了更踏實地踩緊,他一腳前跨,重心前傾,以一種很彆扭的姿式踏在琴譜上。

他的臉上沒有丁點兒歉意,微昴着光滑的下巴,唇角與生俱來的笑容就更像是嘲弄。

如果眼光可以殺人,估計雲簡早己讓男人胸背透心涼!

然而這男人身上自帶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雲簡蹲着,本來就沒有佔據高地,開始就失了上風。最終男人犀利的目光明顯贏了幾分。

「你!」

雲簡才說了一個字,就被男人惡狠狠地喝止:「閉嘴!」

他高高在上,肆無忌憚來回打量着雲簡,連發頂都沒有錯過。

男人很奇怪地咧了一下唇角,可是笑容還來不及綻放,就被緊抿上揚的唇線扼殺,取而代之的仍是那抹冷峭的弧度。

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對她有極大的敵意。

認識的?得罪過?雲簡心裏打起了鼓,在大腦記憶體搜了一遍。

男人盯着她的目光里漸漸跳躍起一種奇怪的藍色亮光,讓他原本就深邃如幽潭的眼睛出奇的漂亮。可惜這點光彩就像冰山頂上的星星,散發著透徹心底的寒光,讓人冷得打哆嗦。

不知是不是心理失勢又不甘失敗的錯覺,雲簡覺得男人的目光很奇怪,不是孟浪輕浮,卻是意味深長。

為什麼?

腦子轉了一大圈,最後雲簡確定這人就是個神經病!

「腦子有坑!」雲簡低聲哼哼。

男人挑眉不答,只是唇線綳得更緊了些,然後在她目光的注視下,慢慢地,慢慢地,腳尖再往前挪了幾分,「邦!」再一次用力踩緊。然後用力地,再用力地,在紙上狠狠地扭動腳尖。雪白的紙很快就皺成了一團。

「你這人神經病啊……」

雲簡罵聲未完,就被狐狸冷笑聲截住。

「說吧,小姐,」狐狸掃她一眼,把金色皮夾從右手遞到了左手,打開,懶洋洋地:「別演了,這一張紙,你打算開價多少?大冷天的,你穿成這樣混進來,真挺不容易的。」

「你腦子有天坑吧!」雲簡忍不住罵了一句,還是強將喉中更難聽的話吞了回去。

寧曉冉說了,寄人籬下,拿人錢財,脾氣暴躁是大忌。想發火的時候,深呼嘆,心裏默念三遍:不惹事,不惹事,不惹事!

《安少,寵妻有理(書號:8250)》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