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阿娘蘇醒後,成了我們全家的錦鯉
阿娘蘇醒後,成了我們全家的錦鯉 連載中

阿娘蘇醒後,成了我們全家的錦鯉

來源:google 作者:花了腳的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羅綠染 花了腳的貓

(種田、萌寶、空間、溫馨向)羅綠染坐飛機失事,穿越到了,一個差點被誤埋的農家傻女身上幸運的是,她身上自小攜帶的異能,在這個世界,覺醒了異能體,喜提了異世界物資集中倉雖家境貧寒,丈夫戰死,但公婆通情達理,兩個女兒聰明體貼,羅綠染決定帶着家人努力生活缸里沒米、家裡沒錢、房子漏風、極品找茬,這都難不倒她羅綠染,看她如何帶着全家人斗極品,開店賺錢,送女兒學藝,發家致富······某一天,一媒婆來家拜訪:「羅掌柜,你要富戶郎君不要?」羅綠染:「呵呵,我自己便是富戶」展開

《阿娘蘇醒後,成了我們全家的錦鯉》章節試讀:

第二天,羅綠染早早地起了床,為了不讓家人們擔心,留下一張紙條就出門了。

羅綠染出了門,走在鄉間小路上,見四周無人,她連忙從空間里,拿出麵包和牛奶,原地解決早餐。

吃完早餐後,她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腳下的步子,也輕快了起來。

夏天的日照,即使是上午,也很灼熱。

羅綠染才剛走到普峴山腳下,出的汗就已經把衣衫都浸**。

她便從空間里,拿出一套速干運動服,火速換上,再把脫下來的衣服,放到空間里的洗烘一體機中清洗,以便回來時換上。

羅綠染換了衣服後,不禁感慨:

「還是運動裝舒服啊!」

她又從空間里,拿了一個手持小風扇吹着,取出一根巧克力冰棍吃了起來。

這麼下來,整個人都舒服了不少。

羅綠染也不敢停歇太久,吃完冰棍,便繼續趕路了。

普峴山的路很窄,大概是人煙稀少的緣故,路兩旁的草,都長到羅綠染的腰線位置了。

蚊蟲很多,隨便一叮,身上就是一個大包。

羅綠染實在是癢得受不了了,便從空間里拿出花露水,噴了噴身上長包的地方,又拿出一些防蚊貼,貼在身上各處,這樣一來,就沒有蚊蟲咬了。

普峴山的路陡峭又不好走,好在還是一直有路往前延伸,羅綠染就這麼沿着小路走,直到走到半山腰,她實在有點累了,便坐在一塊山石上休息。

她從空間里拿出一瓶礦泉水,正準備喝,隱隱約約聽到旁邊的草叢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

羅綠染的第一反應就是:

有蛇!

果然,一條蛇探出了腦袋,正望着羅綠染,羅綠染看着蛇的眼睛,這條蛇的記憶便顯示了出來:

眼鏡蛇,15歲,性情溫和,不輕易咬人,喜歡四處溜達······

羅綠染的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亂咬人就好。

羅綠染便望着這條眼鏡蛇道:

「你好,我僅是路過,無意冒犯。」

眼鏡蛇聽了羅綠染的話,當即一怔:

第一次見到不怕蛇的人,還是女子,你既無意冒犯,我也無意恐嚇,我這就去別處溜達。

眼鏡蛇說完,便很快地離開了。

故作鎮定的羅綠染,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連忙從空間里取出一瓶風油精,抹到身上,用此辦法驅蛇。

她心想:

畢竟,不是所有的蛇,都性情溫和!

羅綠染望着前方的路,喃喃道:

「前面還有什麼考驗,等着我呢?」

山裡的風都是涼颼颼的,羅綠染又沒有同伴,更是覺得身上清冷。

她壯起膽子,硬着頭皮,繼續前行。

羅綠染往前走了沒多久,便聽到耳畔傳來重重的喘息聲,那喘息聲離她越來越近,但她又不敢回頭,只好加大步子往前走。

老虎見羅綠染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立馬向前一躍,將羅綠染踢倒在地,然後橫擋在羅綠染前方。

羅綠染被老虎這麼一踢,直接摔趴在了地上,小山石硌得她生疼。

她強忍着痛,坐了起來,揉着自己的痛處,打量着眼前的龐然大物。

這隻老虎,可比羅綠染在動物園裡見到的,要大得多,它通體金黃,毛髮茂密有光澤。

此刻,老虎正瞪大眼睛,盯着羅綠染看,還不時朝着羅綠染,發出震懾山林的吼叫。

羅綠染了解到,這隻老虎是普峴山的鎮山之虎,眾獸皆尊稱它為虎王。

虎王對隨意闖入普峴山的人,有極強的戒備心,它雖不會隨意傷人,但人若惹惱它,必會招來它的攻擊。

虎王打量着羅綠染,心想:

這女子,着裝好生怪異,我怎從未見過,着此服飾的人類?

羅綠染讀到了虎王的心思,心想:

蠻幹肯定不如智斗來得輕鬆,我試試吧。

她便對虎王道:

「虎王你好,小女子只身前來普峴山,是對山那邊的海域好奇,只是想前去賞賞景,請虎王允許我通行。」

虎王聽了羅綠染的話,又朝着她吼了一聲:

每一個亂闖普峴山的人,都這麼說,到最後,不是去傷害我們獸群,便是去伐木。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們人類的鬼話?

羅綠染連忙擺了擺手道:

「虎王多慮了,我說的絕無虛言,虎王若不信,大可追蹤我的動向。」

羅綠染心想:

我這個提議,雖然有些冒險,但如果虎王同意和我一路同行,林中的其他獸類,便不會來找我麻煩,豈不一舉兼得。

虎王又大吼了一聲:

好你個女子,竟能窺察到本虎的心思,真是奇怪!那本虎,便與你一路同行,看看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招。

虎王瞄了一眼羅綠染,吹了吹鬍須,便往前走去。

羅綠染望着虎王高傲的背影,心裏鬆了一口氣。

如羅綠染所料,有了虎王在她前方帶路,一路暢通無阻。

等到翻過普峴山,展現在羅綠染眼前的,確實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海。

雖然隔山腳還有一段距離,但海的氣息,彷彿已在鼻間,羅綠染的心裏有些雀躍起來。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這個世界的海,還有這裡的燕窩了。

羅綠染走到海邊後,便開始興奮地撥弄海水、在沙灘上蹦來蹦去。

虎王見她玩得不亦樂乎,以為她真是來看海的,停留了片刻後,轉身離開了。

羅綠染瞄着虎王已走,便開始觀望,這些沿海峭壁上的情況。

峭壁上確實築有燕窩,不過,她需要藉助工具,才能採摘到。

羅綠染從空間里拿出一副軟梯,從小路走到崖壁的上端,將軟梯前端固定到一個石岩上後,再把軟梯貼着崖壁緩緩放下去。

為方便操作,她還從空間里,拿出了一根長長的粗麻繩,麻繩的一端,綁在崖壁邊的那棵大樹上,另一端緊緊地系在她的腰間。

一切準備就緒,羅綠染便開始順着軟梯往下爬。

此時的日照正毒,她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汗水糊了眼睛,她很想去擦,卻擔心手一松,會重心不穩,只好輕輕地晃動腦袋,把汗水甩掉。

終於爬到燕窩旁了,羅綠染便將扶着軟梯的雙手迅速抽離,抓穩麻繩,雙腳依然踩在軟梯上固定。

她從空間里取出採摘燕窩的工具,小心翼翼地將一個燕窩取下,放進了空間,之後又取了幾個,直到她實在累得不行了,便結束了這個采燕窩的工程。

最後,羅綠染氣喘吁吁地爬上了崖壁上端,坐下來休息,她心想:

血燕在市面上的價格不低,我摘了這些,應該能賣個好價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