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情遊戲
愛情遊戲 連載中

愛情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小丫么小刺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斐野 現代言情 阮羲和

某當紅頂流在接受娛記採訪時,被提及感情問題當紅炸子雞說他永遠也忘不了他的前女友,當問道兩人因何分手時,他說因為他給他的前女友買了一個抹茶味的冰激凌某跨國集團總裁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被調侃是鑽石王老五鑽石王老五深情款款的說,他在等他的前女友回頭,記者驚奇,當問道分手原因時,他說因為分手那天約會他穿了一件駝色的大衣某影帝在新電影發佈會上,被記者追問,何時與某影后公開戀情實力派影帝語氣嚴肅,態度冷漠的澄清,自己與某影后不熟,心中只有前女友一人,請媒體不要造謠,以免前女友誤會某電競大神,展開

《愛情遊戲》章節試讀:

  

阮羲和真沒想那麼多,門鈴響起的時候,她以為是祁斯有東西落下了,來拿東西,044也沒有提示,很隨意就開了門,臉上掛着溫柔小意的笑容。
  

「唐御!」她也是有些驚訝的,聽人說他去打職業賽了,應該在國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唐御是超高智商的天才,從小跳級上的學,上高一時才14歲,說起來,他跟阮羲和該是同齡才對,生日比她還小三個月。
  

阮羲和是九月初九生日,他是十二月份的生日。
  

唐御沒有錯過她一瞬間表情的變化,聲音淡淡的,卻非常有質感:「你剛才以為是誰。」
  

「沒。」阮羲和不想多做解釋。
  

唐御知道這個女人有多冷血無情,也不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不請我進去坐坐。」
  

「和和,唐御的星級已經從二星半升為三星半了,有希望成為四星。」044驚奇到,它也是第一次發現一個人的星級居然會發生變化。
  

「可以重新攻略?」
  

「不能。」044沒想到阮羲和這麼問。
  

「嗯,我知道了。」既然不能重新攻略,那麼就算他升到五星跟她也沒有關係。
  

「進來吧。」阮羲和打開門,她當然不會問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這種幼稚的問題,沒有意義不是么。
  

他是個不明顯的完美主義者,脫下的鞋整齊的擺到一邊。
  

裏面穿的果然是一雙白襪子。
  

那年夏天,那場大雨,應該是他人生中最狼狽的一次。
  

阮羲和從鞋櫃里拿出了一雙備用的一次性拖鞋給唐御穿。
  

唐御不明顯的勾了勾唇角,沒有男人生活的痕迹。
  

「不是在國外發展么。」她態度自然的閑聊,似乎這兩年多的空缺都不存在一般。
  

「我為什麼回來,你不清楚?」他態度自然的坐在她家的沙發上。
  

當時決定勾搭唐御時,就是喜歡他對什麼都冷冰冰漫不經心的樣子,想打破他淡定的面具,看他炙熱時有多性,感。
  

她做到了,但是時間也到了,分手那天下着那麼大的雨,她就站在窗帘後面,看着唐御瘋狂的在雨里喊她的名字,莫名的內心很平靜,那一刻她前所未有清晰的認識道自己可能真的只愛錢。
  

沒多久,她又確定了下一個攻略目標,至於唐御去了國外,幹了什麼,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了。
  

所以啊,她這種女人還是別沾為妙,短暫的擁有三個月,就是漫長的毫無希望的等待與痛苦。
  

唐御在阮羲和離開他之後,忽然就理解了那幾句話真正的含義。
  

海棠開在石縫,雲雀與鯨魚相愛。香樟樹終於開出了綠花,烈火被太陽澆滅。星星不再陪伴月亮,豺狼對小兔子說我喜歡你。等到所有的不可能都成為可能的時候,我終於知道。它並不是我的花,我只是恰好途徑了它的盛放。
  

但是他捨不得,不可抑制的一遍又一遍想她,這朵花越是不屬於他,便越是渴望。
  

「來度假。」她裝傻,不接他的話茬。
  

「阮羲和你的心是冷的么。」他語意不明的吐出這樣一句話。
  

阮羲和拿出兩個被子,倒了水出來,一杯自己喝,一杯推到他面前:「溫的。」
  

「你還記得。」他拿起杯子,和她交往時,他腸胃不好,她就每天給他帶溫水,不讓他喝涼的。
  

「嗯。」她可有可無的應了一句。
  

「下個月我就要去集訓了,明年的世界賽,我拿到冠軍,你跟我複合好不好。」天之驕子又如何,在她面前就變得卑微起來。
  

「唐御,我不吃回頭草的。」她眉眼溫柔,聲音也像以前一樣又甜又軟,偏說出來的話好像一把刀子,猛的一下就扎進肉里。
  

「你明明說不喜歡書獃子,喜歡我陪你打遊戲。」他低着頭,聲音發悶。
  

「我只是一句調侃。」
  

「可是我當真了。」他自嘲的笑了一下,漂亮的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阮羲和。
  

「待幾天。」她不想跟唐御糾纏這個問題。
  

「一個星期。」他這樣筆直的坐着,依稀能看到當年的影子,南城一中的傳說,學神級別的大佬,長得又那麼帥,是多少,少女懷,春的夢啊。
  

「不回南城?」
  

「不想回去,收留我幾天吧。」他神色自然的說這話,就像在說吃飯喝水一樣自然。
  

「不行。」
  

「阮阮。」他其實很會撒嬌,跟阮羲和獨處的時候,很多他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話和事情,都自然而然的說了做了。
  

「不行。」阮羲和知道他跟家裡關係不好,不要求他回家住,但是也不會答應收留他。
  

「阮阮,這是我去幾內亞灣的時候撿的。」他把一塊粉色的小石頭拿出來放在茶几上。
  

交往時,他也是無意中發現的,她特別喜歡這種漂亮的石頭,那次他去她家裡,她在南城的家裡有一個房間,裏面做了四個面的到頂陳列架,放滿了各種各樣特別漂亮的石頭。
  

房間中間定了一個大陳列櫃,別人家放的都是手錶首飾之類,偏她這裡也擺滿了石頭。
  

果然阮羲和眼神輕微的起伏了一下:「次卧我沒有收拾。」
  

「沒事,我自己收拾。」唐御露出了今天見面以來第一個笑容。
  

阮羲和已經拿起那塊石頭了,仔細的看着。
  

小時候,每次爸爸出差回家都會給他的小公主帶一塊當地的漂亮小石頭,爸爸說,一塊石頭就代表一個地方,爸爸給和和帶回來,就好像和和也去過那個地方了。
  

她從小就對這種漂亮的小石頭情有獨鍾。
  

唐御達成所願住了下來。
  

阮羲和下午還有課,叫了兩份外賣過來吃。
  

她要出門時,唐御還跟着。
  

微微皺了下眉頭:「你幹什麼?」
  

「陪你去上課。」唐御理直氣壯。
  

「不用,你在家待着吧,要是無聊可以自己出去逛逛,滬市好玩的地方還挺多。」
  

「阮阮。」他拽了拽阮羲和的衣角。
  

阮羲和不喜歡麻煩,就唐御這長相帶去學校還跟她一起上課,估計學校論壇馬上就要炸了,她對自己的影響力還是多少清楚一點的。
  

「不行。」阮羲和擰開把手。
  

唐御仗着身高優勢,一把將門帶了回來,關上,一隻手撐着門板,將阮羲和轉過來,低頭逼近:「阮阮,你說我親你會,你會不會遲到啊?」
  

鼻息呼在她耳側,阮羲和下意識的縮了一下,他卻不依不饒的又離的近了些,全身上下,她這裡最敏,感,以他對阮羲和的了解,她對待學習是很認真的。
  

阮羲和咬了咬牙,所以智商太高就是這點不好,他觀察力太細緻了。
  

「走吧。」她剛成年沒多久,駕照還沒考呢,更不用說買車。
  

牡丹庭小區門口就有地鐵站口,兩人一起走,回頭率百分之二百,外形太出眾了。
  

她一慣喜歡穿連衣裙的,今天也是,一身紅色的a字裙,裙擺到膝蓋上方一寸,一頭鴉發披散下來,豐,乳,肥,臀,露在外面的小腿又長又直,清純又勾人,手裡拎着一個珍珠小包,右手抱着幾本書。
  

唐御順手接過她手裡的包包,替她拎着。
  

兩人過安檢的時候,唐御一低頭,那個穿制服的小姐姐就紅了臉。
  

他對外人一向沒什麼表情,精緻又冷漠,身高腿長,氣質又好,是人得不到的高嶺之花。
  

阮羲和站在前面等他,唐御對阮羲和笑了笑,那一笑真是要醉到心裏。
  

只不過,看一看他的女朋友,算了,神仙都是和神仙談戀愛的,和吾等凡人沒什麼關係。
  

地鐵這個點還不算高峰期,但是人也實在算不得少。
  

唐御把阮羲和圈在角落裡,不讓人擠到她。
  

阮羲和背靠着牆面。
  

唐御離她很近,一低頭就能吻到她的發旋。
  

他最喜歡到站的那一刻,因為車子會停一下,她會因為慣性力晃動,兩人肌膚相貼,給他一種擁着她的錯覺。
  

有多久沒抱過她了,在國外的多少個日夜,發了瘋的想她,他偷偷回來過很多次,她身邊總是不缺人,但是每一個都留不久,他又開心又難過,開心沒有一個人可以留在她身邊很久,難過自己也是被她拋棄的其中一個,又有什麼好得意的。
  

兩人一踏進滬大,就遭來強勢圍觀,阮羲和當時進滬大就是以南城高考狀元的身份,甩其他省份狀元十幾分,新生代表,在台上發言,溫柔優雅的模樣被太多男孩子奉做女神,藏在心裏偷偷喜歡。
  

阮羲和就是這樣,隨便出現一下,就能讓全世界的人圍着她轉,如果她願意再笑一笑,那些人幾乎要激動的痛哭流涕感謝神明的恩賜。
  

可是唐御討厭別人圍着她轉,更討厭她對別人笑。
  

唐御陪阮羲和去上的是大課,高級數學,所有大學生必上的高數課。
  

阮羲和另結新歡的消息,有圖有真相,掛在論壇裏面,前面飄着一個扎眼的爆字。
  

「野哥,野哥,你看!」斐野的一個小弟,刷到這個帖子,震驚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阮羲和跟斐野感情有多好,他們都是看在眼裡的,昨天不是還闢謠了,野哥陪着上課去了,今天怎麼身邊就換了一個。
  

而且,這個新歡看起來可半點都不輸給斐野,甚至單就長相來說,那人冷漠精緻的樣子比斐野這樣的更吸引女孩子一點。
  

斐野眼睛眯起,臉色陰沉下來,一把砸掉了手裡的礦泉水瓶,整個籃球館瞬間氣氛凝重下來。
  

廖霏遠也看到了那個帖子,照片里那個人,是唐御,他手無意識摳緊了掌心,她和唐御曾經是南城一中公認的金童玉女,唐御居然回來了。
  

那邊斐野已經衝出去了。
  

這些小弟們擔心斐野出事,連忙都跟了上去。
  

「咣當」一聲,教室的門被踹開。
  

阮羲和看向門口,跟斐野冒火壓抑的眸子對了個正着。